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铺子里边的东西都是明码标价,品种齐全,货物又好,顾客们进了铺子里边随便挑,不自然就会多装些东西,即便有些东西是可有可无的,见了心里喜欢也会捎带几件回去,这位郑小姐的算盘可真是打得精刮响,焦大眼睛似乎掠过了郑香盈那狡黠的笑容,不由得又抬头去寻杨之恒,自己这徒弟倒是眼光好,一眼便瞧中了一块美玉。

    杨之恒在人群中不住的打量那些提着篮子买东西的顾客,一心想抓个小偷小摸的人来惩处一番,转了不少光景,也没见着那把东西往自己兜里装的人,正有些沮丧,忽然间焦大走了过来,扯了扯他的衣裳,就见着一个中年汉子正偷偷的将一个鸡蛋往衣兜里边放。

    等那人将鸡蛋放到衣兜里,杨之恒从旁边地上捡起一片菜叶,手上用劲,那菜叶便犹如浇了一层浆子一般变得笔直,飞奔着朝那中年汉子的手肘处飞了过去。那汉子正得意洋洋的准备去拿旁的东西,忽然间手便不听使唤,伸在半空中动弹不得。旁边有人想要来这边货架拿东西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让让,让让,你伸着手不动这是做什么呢?」

    那汉子愁眉苦脸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忽然间这手便不能动了。」

    旁边的人听了惊诧,围过来捏了捏他的手:「这究竟是怎么了?你莫不是在骗我们罢?怎么忽然间不能动了?能不能收回来?」

    那汉子摇了摇头,这事来得太突然又太蹊跷了,他只觉得有些惊恐,额头上冒出了星星点点的汗珠子来,说话都不利索了:「我……我……谁帮我去请个大夫过来瞧瞧?」

    焦大将金锁拉了过来,在她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金锁会意,点着头走了过去,嗤嗤的拍着手笑道:「恐怕你做坏事被神仙瞧见了,有意惩罚你罢!大家都在买东西,你却在偷东西,少不得神仙罚你!」说着走上前去,伸手到那汉子的衣兜里摸出了几个鸡蛋来:「大叔,这几个鸡蛋你是不打算付账的了?」

    那汉子见自己的行径败露,垂头丧气只是不吱声,金锁将那几个鸡蛋放回货架上边,清清脆脆道:「大叔,举头三尺有神明,你若是当众向掌柜的赔个不是,或许神明能饶过你也不一定。」

    「哪有这样荒谬的事情?你分明便是在胡说八道!」那汉子蜡黄的脸上汗珠子不住的滚了下来,这六月末的天气委实太热了些,他的背上汗涔涔的一片,一根干纱都没有。

    「我可没有胡说,那鸡蛋确实是你偷拿的,难道我说错了?若是你再不向掌柜的赔不是,我担心你另外一只手也会出毛病呢!」金锁讥讽的望着那中年汉子,眼中尽是不屑:「掌柜的开这铺子容易吗?卖几棵菜,几个鸡蛋,还要被你偷偷拿去一些,那她这铺子都可以关门了!」

    「这真是近朱者赤,就连她的一个小丫头子都这般机灵了!」焦大感叹了一声,见那中年汉子举起另外一只手准备要打金锁,他赶紧扣了一枚大钱弹了出去,只听那汉子「哎呦」大叫了一声,双膝跪倒在那里,周围买菜的顾客们都莫名其妙的望着他。

    「这位大叔,你哪里用得着行个这么大的礼来赔不是?」金锁笑嘻嘻的转脸望向了柜台那边,冲着何嫂子扯着嗓子道:「掌柜的,这有人偷了你几个鸡蛋,正在下跪给你赔不是呢!」

    何嫂子抬起头来看了看这边,「哟」了一声,将手搭在柜台上撑着身子道:「他倒也识趣还知道下跪呐。偷一罚十,你帮嫂子看看他偷了几个鸡蛋,让他到柜台这边来付账便是。」

    「他拿了五个鸡蛋!」金锁扬声喊了一句,望着那中年汉子道:「大叔,你起来罢,掌柜的说你不用行这大礼,只消去付了五十个鸡蛋的钱就行了!」

    那中年汉子跪在地上,蜡黄色的脸上不住的往下滴着汗珠子,他颤抖着声音道:「不是我不想起来,是实在不能起来!我这膝盖这里又酸又麻,两条腿都不得力!」今日真是遇着怪事,这中年汉子懊悔不迭,不就是偷偷拿了几个鸡蛋而已,开始是手不能动,后来膝盖处似乎猛的撞到了铁板上一般,痛得他不由自主跪倒在地,想要爬起来都不行,只觉得两条腿不得劲。

    周围的顾客听着他这般说,皆露出了不相信的神色来,几个好事的人放下自己手中的篮子走上前去拉着那汉子的胳膊将他搀扶起来,可刚刚站起来,又溜着跪了下去,那中年汉子惊骇的睁大了双眼往柜台那边瞧着,不住的磕头:「掌柜的,让我起来罢!」

    金锁回头望了望焦大,就见他指了指铺面正中放置的着的神龛,心中会意,清清脆脆说道:「这位大叔,你求我们掌柜的有什么用?你定然是得罪了这镇店的神仙爷,这是他有意在惩罚你呢!」

    那汉子扭着身子瞧了瞧那神龛,就见里边供奉着一尊神仙,方面大耳,蟒袍玉带,手中拿着一块玉笏,瞧上去十分威严。此时那汉子已经顾不得去想这神仙的真假,跪在那里对着那神龛,嘴巴里边念念有词:「神仙老爷,你饶过我罢,以后我再也不敢在这铺子里边偷摸东西了!」

    杨之恒见了只觉好笑,贴着焦大的耳朵小声说道:「师父,你瞧那人真是识趣,还挺主动的,咱们都还没开口让他怎么说,他到自己说出来了。」

    焦大笑着拍了下他的肩膀:「师父还只想打他一边膝盖的穴道,让他一条腿不得力也便是了。你倒好,把那边膝盖的穴道也点了,生生让他在众人面前跪了下来,要知道男儿膝下有黄金,这是在折辱他呢。」

    杨之恒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声:「师父,对待恶人自然要用不同的法子,你这般为他着想,他可不觉得膝盖下有黄金。」说话间已经暗地里手头用劲将那汉子的穴道解开,笑着对焦大道:「师父,咱们可以出去了。」

    那汉子忽然间觉得膝盖上的酸麻感骤然消失,心中有些不相信,试着动了动脚,竟然又灵活自如了,用手撑着地站了起来,两条腿就如以前一般没有丝毫异状。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又动了动腿,旁边众人都关切的问:「怎么样?好了吗?」

    「好了,好了。」那汉子敬畏的望了望神龛,又向那神仙合掌行了一礼:「神仙老爷,多谢你开恩,以后小的再也不敢手脚不干净了。」一边说着,一边拿了五个鸡蛋放到篮子里边匆匆的向柜台那边挤了过去:「快给我买了这五个鸡蛋,不,是五十个鸡蛋!」

    众人望着那汉子的背影,似乎不是在作伪,一个个惊诧的望了那神龛一眼,心中都有些畏惧,有人忍不住窃窃私语:「果真是神仙降罪?」

    「你们自己都看着的,哪里还能有假!」旁边一个婶子喃喃说道,朝那神龛侧目:「幸得咱们行得正站得直,也不怕神仙怪罪。」

    「我倒觉得可能这人是与掌柜的串通一气演了一场戏给咱们瞧,让我们不敢有那小偷小摸的主意。」有一个人讥讽的看了一眼周围的人:「你们莫要被他们糊弄了!」这话音还未落,忽然他便觉得自己的膝盖处也有些发麻,似乎有点站不稳,赶紧扶了货架,颤抖着手去摸自己的膝盖。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