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赤霞山变得我都不认识了。」跟着郑香盈往山上走,杨之恒不住感叹:「那时候我帮你来寻梅花,下着大雪,把这山上都封掉了,看不到什么东西,但我记得完全不是这样子的。」

    再走过去些,便闻到一种甘甜的气味,让人闻着有醺然欲醉的感觉,瞧着那边有一个烟囱正在不住的往外边冒着白色烟雾,杨之恒指着那烟囱道:「这可是酿酒的地方?」

    郑香盈笑着点了点头:「这边山泉水清冽,正适合酿酒,而且现儿订货的多了,在归真园里酿酒不太方当,我便在这边盖了个酿酒的屋子,要不是每次酿酒都跟打仗似的!鲁妈妈说这边做起事情来方当多了,她现儿可神气了,手下都有快二十个人帮着酿酒呢。」

    焦大站在两人身后听着他们说话,却插不上嘴,借口要去酿酒的那边瞧瞧,打发他们两人自己继续往前边走。焦大的身影才消失在酿酒的屋子那边,杨之恒与郑香盈便觉得全身都轻松了不少。杨之恒轻轻碰了碰郑香盈的衣袖:「咱们继续往前走?」

    小翠在旁边伸了个懒腰,打着呵欠道:「姑娘,我怎么忽然便觉得有些疲倦,想去底下那两排屋子里边歇息一会,姑娘准还是不准?」

    「准准准,你快去歇息罢,跟着我们走也怪累的。」不等郑香盈开口,杨之恒已经喜滋滋的开口了,心里赞叹着小翠真有眼色,他有不少的话想要对郑香盈说,可偏偏后边跟着师父与这小翠丫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了。

    「小翠谢过杨公子体贴。」小翠微微笑着弯了弯身子,一溜小跑的往山下去了。郑香盈笔直的站在那里,只觉自己心跳得很快,脸上也渐渐的发烫起来,这难道便是正式开始谈恋爱了不成?低头望着地上的两个身影,一时间都不知道要说什么话才好。

    「香盈,咱们还往前边走走,我带你去看我找到骨里红梅的地方。」杨之恒打发了小翠走开,一身轻松,瞧着郑香盈微微低垂着头站在那里,脸颊上有着淡淡的粉色,心中微微一乐,索性伸手将郑香盈的手牵住:「走累了?我来牵你走。」

    郑香盈的心不争气的砰砰跳了起来,越跳越快,仿佛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一般。被杨之恒拉着往前边走着,一路上她不住的鄙夷着自己,再怎么样自己也比杨之恒多活了这么些年,走过的桥比他走过的路还要多,怎么还比不上这青涩少年的镇定,偏偏心慌意乱了起来。偷偷瞥了一眼旁边那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却发现他也在瞧着自己,郑香盈更觉慌乱,不由得转过头去,心中甚是懊悔,前世没有谈过恋爱可真是吃亏,到这世走在一个青涩少年身边竟然还会手足无措。

    几歪几拐,凭着记忆,杨之恒终于带着郑香盈寻到了那眼清泉,现儿虽然是盛夏时分,可山间却十分清凉,清泉旁边的小树林幽静,投下了一片寂寂的黑影。杨之恒将一块大石头上边的落叶拂去,带着郑香盈飞身落到了上边:「咱们坐在这里说说话儿。」

    「香盈,你脸红了。」杨之恒转脸冲着郑香盈傻笑,见她低头望着自己脚尖不言不语,总想逗着她说点什么:「你瞧这泉水多清澈,是不是就是鲁妈妈酿酒的那泉水?」

    郑香盈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估摸着该是。下回我让人将这泉水打一桶回去比较下,看是不是水质一样,若是这种更好,下回便用这泉水来酿酒。」

    「哎,我只有说到赚钱上边你的话才会多一些。」杨之恒叹了一口气:「我七月便要去西北投军了。」

    「去西北?」郑香盈惊诧的睁大了眼睛:「你不才满十四?怎么就去投军?恐怕还没到年龄罢?」

    杨之恒自豪的拍了拍胸膛,嘴边浮现出快活的笑容来:「你瞧我这样子哪里只能看做十四岁?便说十七八岁也有人相信!再说我有豫王的荐书,那边自然会收我。」

    「哦。」郑香盈心中忽然有一丝惆怅,眼睛瞟了瞟身边的杨之恒,慢吞吞开口问道:「那你要在西北呆多久?」

    「豫王是要我加入那青云军,每年七月去,十一月回来,可我自己却想到那边呆得久些,一年总该有一次假。」杨之恒说到军营的事情便兴致勃勃,忽然间他的声音低了几分,似乎有些恋恋不舍:「我会回来看望你的,香盈。」

    「嗯。」郑香盈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了一声,低头看着身边淙淙的清泉,自己与杨之恒在水中的倒影,被不断欢快向前的溪流冲击得摇摇晃晃,仿佛转瞬间便要分崩离析,心中忽然有些不舍,有些离别的惆怅。

    水中的倒影很是清晰,她能见到杨之恒的手伸了过来,在她头发上摸了一把,转瞬便将手摊开,一枚亮晶晶的琉璃蝴蝶簪儿躺在他的手心里,映着那日影不住的闪着光亮。「这个给我做个念想罢,我瞧着这簪子,便如见到你一样。」杨之恒言语诚挚,一双眼睛盯着郑香盈,眨也不眨。

    「嗯。」郑香盈轻轻点了点头,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你从西北回来的时候帮我带样东西。」

    「没问题!」杨之恒听郑香盈求自己办事,立刻来了精神:「无论那东西多么金贵,我都会想法子去替你弄到。」挺了挺背又加了一句:「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你相信我便是!」

    郑香盈抿嘴笑了笑:「也不是些什么稀罕物事,我只是想要你替我在那边带回些种子来。高昌产的葡萄个头大汁水多,尝起来格外香甜,可我们大周种出来的葡萄却粒小而且味道涩得很,我很想引来高昌的葡萄种到赤霞山上,看看是不是能结出好吃的葡萄来。」

    江南为橘,江北为枳,虽然高昌的葡萄在荥阳种出来不一定有那么好吃,但她很相信自己的嫁接技术,过不了几年便能培植出优质品种来。

    杨之恒瞪眼望着郑香盈:「只要带葡萄?」

    郑香盈摇了摇头,满脸兴奋的神色:「要带的多呢,胡椒、胡瓜、胡萝卜、核桃……」她板着手指说了个没歇,听得杨之恒头大,一把将郑香盈的手握住:「你回去写张条子给我,我听你这般一念,头都是晕沉沉的了。」

    「素日里瞧着你是个机灵人,怎么此刻便糊涂了。」郑香盈微微挣扎了下,没有能将手抽出来,只觉得杨之恒的手热乎乎的一片,触着她的肌肤,就如发烫的烙铁一般。郑香盈娇嗔的瞥了他一眼:「这点东西都记不住!」

    杨之恒眉开眼笑回答:「还不是你在我身边坐着,我脑子里头全是你,再也装不进旁的东西了!」

    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甜言蜜语,郑香盈本以为自己会被雷到,但没想到她却非常适应,一颗心竟然有着隐约的欢喜。时间仿佛静止,她只见着溪水里两个倒影在不断的晃动,她的手在他的手心,他掌心的炙热一点点传了过来,让她的思绪慢慢遗失在记忆的河流里。

    前世的她是个典型的女汉子,生得五大三粗,又最喜在田间劳作,所以从来没有听到过一个男子如此向她表白,而且她也觉得自己喜欢花草胜过了喜欢男人,与男人在一起还不如去栽花种草,至少它们不会用嘲讽的语言伤了她的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