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一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回到归真园,方妈妈早已准备好了晚饭,一边唠唠叨叨:「姑娘以后去赤霞山需得仔细些,瞧这裙子角上」郑香盈刚刚坐下没多久,就听外边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抬眼一看,就见金锁旋风般跑了进来,走到面前站定身子,一张小脸红扑扑的,就如熟透的苹果般。她的气息很不匀称,说话的声音都有些紧:「姑娘,何嫂子回来了,我方才在外边瞧着她那灰蓝布衣裳了,快些问问她,究竟那铺子今日里边赚了多少银子?」

    瞧着金锁那急吼吼的模样,郑香盈笑了笑:「不用太着急,咱们铺面肯定会是个赚字,至于赚多赚少,那便要看荥阳百姓买不买账了。」

    正说着话儿,就见那本还在晃荡的细竹门帘子后边有个人影,金锁赶着上去将那竹帘儿撩起半边:「何嫂子回来了,快些进来,姑娘正等着你呢。」

    何嫂子迈步走了进来,一张脸上容光焕发,似乎抹了一层艳色脂粉般,灰蓝色的衣裳上起了几个细细的褶子,走到面前来福了福身子,抬起头来时,那眼角眉梢的笑意已经流了出来:「姑娘,我回来了。」

    「何嫂子,今日铺子里赚了多少?」金锁拉着她的衣袖直摇晃:「快说个数字出来,让姑娘听了欢喜下!」

    何嫂子站直了身子只是笑:「你个精猴儿!赚多少姑娘心里还没得个准数?只是不说罢了。」

    郑香盈笑着将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何嫂子,你便别卖关子了,我又不是个神仙,连铺子门都没有进去过,如何能知道赚了多少?只是瞧你笑得舒坦,心里想着准不差,你倒是说说看,也好让金锁安个心,免得她在一旁着急跳脚。」

    「那我便说了。」何嫂子笑着望了望郑香盈,伸手掠了掠鬓边的头发:「姑娘,今日赚了差不多三百两银子,东西都卖空了不少呢,我现儿带了张单子过来,上边记的是今晚要补货的东西,姑娘安排人将货物装车,请禄伯送过去罢,我们还得连夜称好,标上价格,明日才能不会慌了手脚。」

    「三百两!」金锁在旁边欢喜得叫了起来:「这么多银子!那每年该能赚到多少呢?」

    旁边的方妈妈已经开始板着手指头算了起来:「每日三百,两天便是六百,三天九百……」

    郑香盈笑着拉住方妈妈的手道:「妈妈别扳指头了,指头都不够用呢!一日三百,十日三千,一个月九千,一年十万两差不多。」

    「十万两!」金锁听了这个数字尖声叫了起来,捂着眼睛直摇头:「不可能有这么多罢?十万两银子,堆在一处能有半间屋子吗?」

    瞧着金锁乐成了那模样,郑香盈只觉得好笑,旁边小翠更是笑得揉着肚子直打跌:「金锁,十万两银子你便不敢相信了?咱们姑娘买那赤霞山都花了差不多十万呢,扣去人工与原来投进去的银子,还不知道回了一半本钱没有呢。」

    郑香盈点了点头道:「小翠说的没错,给赤霞山修围墙建房子、又搭鸡舍、酿酒间、还有那山上的整改,哪样不要花钱?再说了,这超市第一天开业生意自然要会好些,过了前三日,自然没有最开始这么赚钱,我这么算着,一年也就五六万的样子。」

    「五六万也很多了,姑娘真是厉害!」金锁望着郑香盈的眼睛里充满着崇拜:「我要多跟着姑娘学学,以后也能赚大把大把的银子!」

    一屋子的人都笑了起来,焦大望着郑香盈那镇定自若的脸,心里不住在赞叹,郑小姐真是厉害,小小年纪便能带着一园子下人赚那么多银子,而且说到五六万两的时候,就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仿佛是很容易不过的一件事情般。其实仔细想想,她这铺子一年绝不止五六万两,现儿很多东西都还没置办齐全,等着铺子的名声打响了,顾客多了,自然生意会更好些,她说五六万两一年,不过只是往小处说罢了。

    「郑小姐,你有没有做点旁的盘算?」焦大善意的提醒了一声:「若是荥阳的一些地头蛇见你铺子生意好,勒索着要银子,你该怎么办?」

    「哼,他们敢,我来帮香盈收拾了他们!」杨之恒马上愤愤的冲口而出:「来一个收拾一个,看谁还敢来猖狂!」

    「之恒,你怎么忽然间便如此鲁莽了起来?」焦大心里头暗自叹气,自己这徒弟素日里做事挺有分寸,可一遇着郑小姐的事情便不能冷静思考了,想着刚才杨之恒亲昵不过喊出了香盈两个字,看起来他心里已经是认定了这位郑小姐了。「之恒,你马上就要去西北投军,你有多少时间能守在荥阳?莫要开口说大话,我问郑小姐这事情只是想让她早做些准备,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

    「焦大叔提醒得是。」郑香盈微微点了点头:「我正想着要去趟钱知府那边,带一坛好酒和几篓水果,告诉他,许二公子的铺面开业了,若是府里头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去那铺子里边选选看。」

    「这倒是个好主意!」焦大频频点头,亮出许二公子的名号来,钱知府自然要多多照顾,万一那些地头蛇狮子大开口要铺子出高额的保护费,郑香盈也能用官府来压制他们。「郑小姐,这事情便不用你出面了,我与之恒等会便去钱知府那边,由我们去说,比你去说要更好一些。」焦大伸手摸了摸腰间的一块铜牌,手指感觉到上边凸起的花纹,心里暗自想着,若是那钱知府瞧着这块牌子,定然是不敢对他的要求说半个不字。

    「焦大叔,这真是太感谢了。」没想到焦大会主动提出帮忙,郑香盈真心感激不已,她上门去说自然比不上焦大带着杨之恒去钱知府那边的效果,毕竟他们是两个堂堂男子,说出的话怎么也会比自己要有分量一些。

    杨之恒听着师父如是说,也放下心来,一双眼睛望着郑香盈只是笑:「你放心,有我师父出手,没有办不成的事儿。」

    焦大正色道:「之恒,这只是小事,你别把师父的能耐夸得那么大,师父不能做到的事情多着呢,只是没有告诉你罢了。」伸手拍了拍杨之恒的肩膀:「自小就教你要谦逊,怎么这些日子都将我教的丢到脑后去了?你去西北投军,可千万要记得我嘱咐的话,凡事不可轻举妄动,不要自以为是!」

    「是。」杨之恒耷拉着脑袋应了一声,郑香盈瞧他那吃瘪的模样,心中好笑,赶紧招呼焦大:「焦大叔,先吃饭罢。」

    用过晚饭,何嫂子那边已经将要送去铺子里的东西清点好了,禄伯也已经套好了车,坐在小推车的板子上边,手里拿着一根马鞭在微微的笑:「快走罢,赶着还有点天光,路上看得清楚些。」

    这边送给钱知府的东西也准备好了,焦大瞧着那两篓水果一坛酒,又看了看自己的坐骑,有些犹豫,郑香盈笑着走上前来道:「焦大叔,你别担心,我让禄伯给你送过去,绝不会让你这么好的宝马良驹用来拉货。」一边指挥着下人将那些东西搬上车,一边又再三道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