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焦大与杨之恒并肩策马出来,回头望了望归真园的大门,郑香盈带着丫鬟婆子正在那里殷殷相望。焦大见杨之恒的脖子往后扭着,只恨不的自己的脑袋能生反过来,脸朝着后边长便再好也不过了。微微一笑,焦大从坐骑上探过身子,伸手将杨之恒的脑袋拧了回来:「难道我是教你这样骑马的不成?」

    杨之恒的脸上一阵发热,望着焦大讪讪道:「我是想看香盈进园子去了没有。」

    「她是个机灵丫头,真是眼眨眉毛动,我才看了一眼坐骑,她便知道我在想什么。」焦大一边策马往前走,一边叹着气儿:「之恒,以前我瞧着你是个聪明孩子,可自从你遇着郑小姐开始,你便变得笨了不少,都没法跟人家比了。」

    「师父,香盈本来就比我聪明,何必与她去比。」杨之恒听着焦大称赞郑香盈,瞬间便来了精神,策马追上了焦大,急急忙忙道:「我瞧着她赚钱的主意一个又一个,不出几年,定然会是荥阳的大财主了。」

    焦大撇嘴笑了笑,自己这个徒弟看起来已经是被郑小姐吃得死死的了,一个劲的在为他说话。他也不再说什么,拉住马等着禄伯从后边过来交代了一句:「禄伯,你先去铺子那边卸了货,然后再赶着车去钱知府那边,他家住在正阳街,你问问便知道。」

    交代清楚以后师徒打马扬鞭往前疾行,不多时便到了钱府。门子见着两人的坐骑甚是神骏,不敢怠慢,笑着迎上来道:「敢问两位爷怎么称呼,可是来找我们家老爷的?」

    焦大从腰间摸出一块铜牌来交给那门子:「你将这个送进去,你们家老爷自然便知道了。」

    门子接了那铜牌过来,只觉那牌子沉甸甸的,举起来放在灯笼下边看了看,就见这牌子是青铜铸成,牌子中间刻了一个大字「青」,上边有个狰狞的虎头,那虎头瞪眼望着他,张开了血盆大口,仿佛要从牌子里边跳出来吃人一般,唬得那门子吓了一跳。

    「还不赶紧将这牌子送进去!」焦大沉声呵斥了一句:「是你能拿了看的不成?」

    门子听着焦大说话的口气颇大,也不敢怠慢,赶紧与身边那个同伙交代了一声,打发他将这牌子送进去。没过多时,就听着门里边有杂沓的脚步声,钱知府那胖胖的身子跨出了高高的门槛,见着焦大师徒,迎上来就作揖打躬,手里将那块铜牌擎得高高的:「不知大人驾到,有失远迎,还望大人恕罪。」

    焦大微微一笑,从钱知府手中将那块铜牌接了过来:「钱知府不必紧张,焦某只不过是偶尔路过荥阳,并非来查案的。」

    钱知府听了这话才松了一口气,站直了身子,抬起衣袖在额头上印了印,将汗珠子擦了个干净:「还请大人进府叙话。」

    焦大点了点头,带着杨之恒进了钱府,两旁到处都是幽竹,被风一吹叶子便哗啦啦的作响,倒也有几分凉意。钱知府引着焦大往前走,一边小心翼翼问道:「不知大人何事路过荥阳?要不要下官帮你去安排住处?」

    方才见着那块铜牌,钱知府一颗心便悬了起来,这铜牌上边的青字,乃喻意为皇上亲领的青衣卫,这青衣卫虽然官职不大,只隶属宫廷禁卫司,可实权却比朝中三品官有过而无不及。皇上经常派了青衣卫去暗地里查办案件,不少官员被莫名其妙革职,传言皆是青衣卫查案后的结果。拿着那块铜牌,钱知府只觉得摸着一块烧热的铁般,手心里发烫,嘴唇哆嗦,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虽然焦大方才说只是路过,可心里还是没有底。

    「住处不需要你安排。」焦大不拘言笑,愈发让钱知府胆战心惊,微微佝偻了背陪着往前走,额头上的汗珠子滚落下来都不敢擦,脖子上边已经有道道汗流,就如小蛇一般,蜿蜒着望前胸后背去了。

    大堂里边灯火通明,钱知府才落座,这边便有丫鬟们送上香茶,焦大坐在宽阔的椅子上,依旧是一副不拘言笑的模样,瞧得钱知府心中有些发慌。他转脸看了看坐在焦大身边的杨之恒,忽然心里松了一口气,这个白衣少年他记得很清楚,便是上次跟着豫王府二公子来荥阳买山头的,只是不记得他姓什么。

    「这位公子,咱们原来见过面,才几月不见,小公子越发长得俊秀,真是面如冠玉。」钱知府稳了稳神思,既然这少年跟着焦大人一起过来,想必真不是查案,他朝站在身边的丫鬟吩咐:「骑马容易落灰尘,去拧几块帕子来给贵客净面。」丫鬟瞧着钱知府的额头上一片发亮,汗珠子不住的在往外边钻,心中会意,应声走了进去,不多时便带着几个丫鬟端了水盆帕子出来,服侍着钱知府焦大与杨之恒净了面。

    这钱知府倒也算是个狡猾人,焦大心里暗自点头,看来自己托付他多关照西大街那铺面,他自然不敢不从。将帕子交还给丫鬟,焦大伸手掸了掸衣袖:「钱大人,今日这么晚还来拜府,却是为着我这侄子来的。」

    钱知府屏声静气的听着,见焦大望着杨之恒,连连点头:「焦大人只管吩咐。」

    「豫王府二公子在荥阳买了一座山,这事儿是钱大人亲自经手罢?」焦大瞧着钱知府的头点得如小鸡啄米一般,继续往下边说了去:「今日二公子在荥阳开的铺面开业了,他自己事情多忙不过来,特地托我侄子过来给他瞧瞧。」

    「二公子在荥阳开了铺面?」钱知府吃了一惊:「怎么也不给钱某送个信儿,总得要去到场道贺才是。」

    杨之恒淡淡道:「哪里敢劳钱大人大驾!只是杨某却有个请求,因着洛阳与荥阳有一段距离,二公子也没时间过来查看,唯恐有人不知道这东家的底细,会不知好歹的去铺子里闹事,我想请钱知府素日里多多关照着。」

    「这个好说,好说。」听说只是这件事情,钱知府彻底松了一口气:「不知二公子的铺面开在哪里?名字叫什么?」

    「铺子开在西大街,街口第一家便是。」杨之恒笑着答道:「名字叫悠然农家香,若是钱知府家中有需要的,尽可以去那边瞧瞧。」

    「悠然农家香?好名字,真是好名字,二公子真不愧乃博学多才,竟然能想出这么别致的名字出来!」钱知府毫不吝啬的给远在洛阳的许兆宁送上了一顶大帽子,转头吩咐丫鬟道:「去内院告诉夫人,以后要买什么东西,便先去西大街的悠然农家香瞧瞧,他们家没有再去别的铺子买!」

    「钱大人真是有心了。」杨之恒心中也是满意,这钱知府还真是上道,都不用自己说,已经主动表了决心,这样郑香盈的铺子里边可多了一个大主顾:「钱大人,我们家二公子还有个合伙的,你还记得罢?」

    钱知府的眼前浮现出一个少女的身影,脸若芙蓉明眸皓齿,言行举止十分得体合度,他点了点头道:「当然记得,那不是郑氏七房的小姐?」

    「以后她有什么事儿找你,就等于是二公子找你一半,你可不能敷衍了事,必须要十分上心!」杨之恒细细叮嘱道:「若是她有事情求你你却不闻不问,别怪我们不客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