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夫人,咱们不能跟十五小姐与十八小姐比,她们可是老夫人的眼珠子。」管事妈妈小心翼翼道:「夫人只要是在打理内务里得了些实惠便好。」

    「哼,得了些实惠?指派了她几个心腹过来,美名其曰是我一个人管事太累,来几个帮忙的,实则不是给她在这里监管着?我即便是想多攒些好处,可要做得不显山露水还真是为难。」郑六夫人走到了一座凉亭前边,见着周围树木葱茏,倒也是显得阴凉一片,前边还有几座假山,将凉亭与外边隔断:「跟我去那亭子里歇歇脚。」

    丫鬟婆子赶紧上前替郑六夫人将凉亭里的桌子凳子擦拭了一番,郑六夫人的贴身丫鬟道:「夫人,我去取柄蒲扇过来,这里虽然荫凉,可终究还是有些暑气。」郑六夫人点了点头,对身边的妈妈道:「你也一道去,帮我去盏冰镇酸梅汤来。」

    两人应了一声,踏着碎步下了台阶,另外一个贴身丫鬟则留在凉亭里边,低声说了些府里头的闲话儿:「听丹霞园的小丫头子说,十五小姐现儿已经在准备东西了,老夫人昨日去了丹霞园,将她陪嫁里边的一对多宝手镯子拆了,十五小姐和十八小姐每人得了一只。」

    难怪今日见着郑香枝手腕上的夺宝镯子觉得眼生,原来是昨日才得的。郑六夫人一想着便觉气愤不已,自己讨好了郑老夫人这么多年,可她偏生手里卡得紧紧的,她陪嫁丰厚,原来掌管府里内务时更赚得盆满钵满,可却不肯漏一点点给六房。想着郑香依与郑香晴手腕上的那赤金镯子,郑六夫人咬了咬牙,本以为自己给女儿买的这两只镯子成色好,款式新,可今日与那多宝镯子一比,那可便显得寒酸了。

    「夫人,咱们小六房又不是没有银子,何必眼热着老夫人的?夫人随便哪地方刮些下来便能给两位小姐买对好镯子了。」那丫鬟瞅着郑六夫人满脸不虞,只能小心翼翼的建言,生怕自己说错了一个字,惹得主子不高兴。

    「你知道什么。」郑六夫人不悦的瞧了那丫鬟一眼:「六房又不是只有两位小姐,还有四个少爷呢,虽然有两个是姨娘生的,成亲的时候不还是要从小六房的账目上开支?即便将那两个扒开,我自己的额两个儿子,怎么说也要比女儿金贵些,银子可全要花在他们两个身上。若是老夫人心里头高兴,打赏了香依和香晴些首饰,那我也能省出一笔银子来。」

    那丫鬟听了郑六夫人说话,哪里还敢开口,只能唯唯诺诺的垂手站在一旁,凉亭里边刹那间便沉默了下来,只听着树上的知了不住的在长鸣,让人听得心里头不由得有几分焦躁。

    「香莲姐姐,你可要帮我出一口气。」外边传来细细的说话声,还有一阵脚步声,似乎有人正在往凉亭这边来。郑六夫人耳朵颇尖,听出来那是郑香枝的声音,赶紧站起身来,带着贴身丫鬟转到了假山的后边。

    「出什么气?你还记着及笄那日的事儿?」郑香莲瞧了一眼挽着她的手往前走的郑香枝,伸手刮了下她的脸颊:「你便算了罢,那郑香盈也只不过是掐青了你的手腕,你也向祖母告了状,这事儿也该揭过了。」

    「怎么能就这样揭过了?」郑香枝嘟起了嘴巴,一脸的气愤模样:「你是没有被她捏着手腕不知道那滋味,她那力气可大得惊人,我都痛了好几日!再说她欺负我,不是在欺负咱们大房?还能由着她这样打脸不成?」

    郑香莲缓缓走上了凉亭,瞥了一眼不依不饶模样的郑香枝:「那你说说看,你准备怎么样做?我听听是不是可行。」

    凉亭的位置很好,周围绿树葱茏,四面凉风习习,真是极适合聊天的处所。丫鬟们将石桌石凳擦了擦:「倒是干净,没有一丝儿灰尘。」

    「这地方经常有人来坐,自然会干净些。」一个丫鬟拿着刚刚擦石凳的帕子瞧了瞧,上边有一丝淡淡的灰色印记:「你看,这不还是有灰尘的?」

    「这世上的事儿,怎么能做到一尘不染?」郑香莲笑了笑,拉着郑香枝的手坐了下来:「香枝,你说说看,你准备怎么样做?」

    「我听祖母说过几日要给你办宴席,到时候各房姐妹都要邀请过来。」郑香枝深思道:「不如我们寻个不注意,偷偷塞件东西到她荷包里头,然后……」她笑了笑,举起了自己的手腕儿,多宝镯子映着阳光,那光彩一闪而过,地上万点金星:「一般的东西她定然瞧不上,这贵重物事不由得她不动心。」

    「香枝,这样怎么行?毕竟是族里的姐妹,攀诬她手脚不干净,说出去咱们脸上也没光彩。」郑香莲沉吟了一声,点了点头:「不如塞到她丫鬟的荷包里边,到时候将那丫鬟捉出来便是,虽然这事儿明面瞧着与她无关,可旁人都会想,是不是她动了这心思才让丫鬟下手的呢?即便是旁人不这么想,也可以定她一个管教不力的罪名儿。」

    「哎呀,十五姐姐,你可真是聪明,比我这法子又好多了!」郑香枝拍了拍桌子,脸上都出敬佩的神色来:「难怪祖母要我向你多学着些,果然是比我想的又高明多了。」

    「咱们都是郑氏姐妹,不必做事太绝,也得给她留一条退路不是?」郑香莲脸上有一丝淡淡的笑容:「再说了,她亲自动手偷镯子,旁人也会有些不相信,推到她丫鬟身上,既合情理,又能让人往旁处想,这岂不是一举两得?」郑香莲伸出手替郑香枝抚平了裙裳上的褶皱:「以后遇着什么事儿该多想想,别这般风风火火的!」

    「我知道十五姐姐对我最好!」郑香枝笑眯眯的将头靠在郑香莲肩膀上边:「十五姐姐要去京城了,香枝可真舍不得。」

    「咱们都是大房的姐妹,咱们的爹又是祖母亲出的,自然要比其余姐妹感情要相好些。有什么舍不得呢,以后你也是要回京城的,咱们京城再见面便是了。」郑香莲笑吟吟的拿起丫鬟摆在桌子上边的水果:「香枝,来尝尝这个瓜,瞧着瓤儿的颜色好。」

    郑香枝直起身子,拿过一小块切好的香瓜,几口便将它吃得干干净净,然后拿了帕子擦了擦嘴巴:「十五姐姐,你说得真对,咱们可算是最亲的姐妹了。今日你瞧见刘婶娘那脸色没有,沉得像刷了锅底灰一般!哼,她那郑香依与郑香晴笨嘴笨舌的,吃了祖母的排头也是活该!」

    旁边郑香枝的贴身丫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姑娘说得可真贴切,今日六夫人的脸,便是抹了一层粉也盖不住那沉沉的黑色。」

    「谁让她自不量力,总想要郑香依与郑香晴到祖母面前分宠,郑香依郑香晴那两个笨人,怎么及得上我与十五姐姐的聪明伶俐?连话都不会说,还想得祖母垂爱不成?」郑香枝笑嘻嘻的将手伸了出去,让那多宝镯子不住的转着:「瞧这镯子多美,可祖母就只给了我与十五姐姐,她们只有干瞪眼的份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