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笑声与说话声慢慢远去,郑六夫人从假山后头闪了出来,揉了揉酸麻的膝盖,头上的赤金满池娇分心也勾了一点点苔藓,金灿灿的顶端沾着一点深绿色。身边的贴身丫鬟弯下腰替郑六夫人拍打着衣裳上的灰尘,一脸恐惧,不敢吱声,方才十五小姐与十八小姐肆无忌惮的将小六房两位小姐贬得一无是处,还附带着说了夫人的坏话,自己瞧着夫人的手捏成拳头顶着假山,不住的在发着抖儿,想必是气得狠了。

    「木荷,过几日的宴会,你可得给我盯紧着十五小姐身边的人一些。」好半日,郑六夫人才缓缓的吐了一口气,自己的香依与香晴可不是她们能随意作践的,总得让她们吃了暗亏却出不了声才好。

    午间在荷塘上的水榭歇息可真是舒服,郑香盈睁开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四处飘来淡淡的荷花清香,抬起头来往窗户外边瞧了瞧,就见满池的荷花盛开,星星点点的缀在碧绿的荷叶中,旁边还不时伸出几竿芦苇,微风一吹,便见芦苇上头飞起了一两片毛絮子,慢慢的在荷塘上空飞起落下。

    今年郑香盈将这个小荷塘扩建了一番,比原来面积要大了不少,一半栽种的是白莲,一半却是红莲,两种颜色交织相映,十分有趣。荷塘上泊着的木舟也增加到了三条,有时她喜欢坐了一个木盆儿去荷塘里捞菱角儿,菱角生长十分快,不多时便能满满的捞上一盆,紫红色的菱角堆在身边,颜色娇艳得很。

    菱角可是一种好植物,大周的人对于菱角似乎还不够重视,但郑香盈知道,这菱角多吃能补五脏,可以健脾益气,还能减肥,老菱角能加工成菱角粉,泡水煮粥都是再好不过了,菱角的叶子还能做青饲料和绿肥,真可谓全身都是宝。

    「姑娘,今日咱们还下不下荷塘去捞菱角?」小翠见荷塘上边方妈妈和禄伯两人正分工合作,禄伯撑篙,方妈妈弯腰从水里捞出了一捧捧菱角,心中也痒痒不止:「超市里好像菱角都卖光了!」

    郑香盈懒洋洋的站起来打了个呵欠:「急什么,卖光了咱们趁机涨价!」

    小翠听了只是掩嘴笑:「姑娘,你黑心了不少!」

    主仆两人正说着玩笑话儿,就见鲁妈妈从荷塘那边跑了过来:「姑娘,大小姐来咱们归真园了。」

    郑香盈一愣,郑香林许久没有来过归真园,今日来是做什么?过端午节的时候她回去了一趟,给东院西院都带了些归真园自产的菜蔬和瓜果,另外给郑远寒送了几套合身的衣裳。杜姨娘感激得说不出话来,郑香芳与郑香芬围着她只是请求要来归真园玩:「什么时候我们过来玩玩呢,二姐姐,你那个园子可真美!」

    「择日不如撞日,等会吃过午饭便一起跟我回归真园去罢。」郑香盈见两姐妹眼神里有着渴望的神色,不忍拒绝,当即允诺下来,郑香芳与郑香芬都快活得跳了起来。郑香盈转脸瞧着郑香林站在旁边,一副犹犹豫豫的模样,不由开口相邀:「大姐姐也一道同去?」

    郑香林叹了口气:「宅子里事儿多……」咬了咬牙齿抬头道:「可我不放心两位妹妹,还是跟着她们一起去罢。」

    自从端午以后,郑香林便没再来过归真园,今日怎么便过来了?郑香盈冲着鲁妈妈点了点头:「妈妈,你去将大小姐带到这边来。」

    郑香林穿着一袭浅黄色的衣裳,走到绿柳翩翩的青石小径上,裙袂飞扬,远远瞧着就如一幅画儿一般。郑香盈微微一笑:「大姐姐长愈发好看了些,身量高了,那脸却依旧是瓜子壳儿一般,十分耐看。」心中默默添了一句,胸部也鼓胀起来些了。

    「二妹妹,你倒会享福,这水榭里边真是凉风习习。」郑香林走了进来,水榭的窗户是对着打开的,一阵穿堂风吹过,将她的裙子吹得裹住双腿不住的拍打着,头发也瞬间飘飞了起来,迷了她的眼睛。

    「人生在世,不学会享福怎么对得住自己,不要枉来人世走一遭。」郑香盈指了指对面的凳子道:「大姐姐请坐。」瞧着郑香林一直在看着自己身子下边的竹塌,不以为然笑了笑:「天气热,我便在这水榭里午休,摆了这竹塌在这里也方便。」

    「香盈,怎么能睡在外头?被人瞧见了多不好!」郑香林脸上有几分犹豫,可还是小心翼翼的说了出来:「你要注意闺誉!」

    郑香盈哈哈一笑,拍了拍竹塌道:「这是我的园子,我想到哪里睡便到哪里睡,还由得了旁人说?大姐姐,我这可是上好的水竹做成的小塌,睡上去遍体生凉,不信你来试试,可凉快了。」

    郑香林慌忙摆手道:「我便不试了,只是以后你需注意些,年岁渐长,小心旁人说闲话。」

    「大姐姐,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香盈做事自然有分寸,你便别担心了。」郑香盈望了望郑香林,见她眉间似乎有阴悒之色,不由得问了一句:「大姐姐,你可是遇着什么为难事儿了?瞧你这眉头怎么也展不开似的。」

    郑香林叹了口气:「二妹妹,我都不好怎么和你开口,大房今日上午送了张帖子过来,说大房的十五姐姐要回京城,让我们各房姐妹后日里去大房与她送别。」

    「哦,就是说请我们去吃饭?」郑香盈笑了笑:「去就去呗,有人请吃饭自然是好事。」

    「可咱们究竟该送些什么贺礼过去?听说这次十五姐姐回京是要去相看的,英国公府有意聘她,咱们送的礼可不能寒酸。」郑香林脸上有着羞愧的颜色,说话有些期期艾艾:「虽说才领了一千两银子,可三弟弟生了病,西院杜姨娘那边领了一百两去,这边夏衣的银子还压着没有付呢,等扣除下来,就只有几百两银子合用了……」郑香盈越说声音越小:「我一想着要送贺礼,心里头便发慌。」

    「这有什么?其余几房钱多便多送,我们七房的情况他们又不是不知道,随便送点东西,意思意思便够了,咱们可不能和其余几房攀比。」郑香盈摸起竹塌上头的团扇摇了摇,心里边一阵烦躁,这人情帐多了就是为难,不扯旁支,现儿郑氏都有七房,每年生日喜庆,还不知道要花去多少银子。

    「可是大哥说十五姐姐是要嫁进英国公府的,咱们自然不能怠慢,以后还得指望她提携一二呢。」郑香林慢吞吞的说道:「我想着也是这个理儿,所以才来找二妹妹商量。」

    「提携?我们靠她提携什么?提我们说门好亲事?」郑香盈不以为然的将扇子扔到了竹塌上头,白了郑香林一眼,此时却见郑香林苍白的脸上浮出了一丝丝粉色的飞霞来。

    水榭的雕花窗子不住在微微的晃动,一点细碎的屑子从窗户一角掉了下来,从荷叶间缝隙里倏忽没入水中,发出极细极轻的响声。

    郑香林有些不自在的坐在那里,郑香盈方才毫不回避的提到亲事,她的心里便砰砰狂跳了起来,再过三个月她便要满十二,过了十二,那便意味着她能议亲,可是究竟谁有会关心她的亲事?莫非如郑香盈所说,那位大房的十五姐姐还能给自己说门好亲事不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