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方才她走进归真园,脚步便有些发软,一心想着能不能见到那个英俊的杨弓子,虽然他只是个下人,可她依然心中有些渴望,她想要见到他。郑香林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努力的将脚步走得快些,这样也好快些走过那线青灰色的院墙。她害怕自己正在行走之间,那英俊少年便忽然从院门里走了出来,恐怕到时候自己会蓦然失态。

    沿着那线青灰色的院墙走了一会到了院子正门,小丫头子欢快的跑到里边去报信,不多时穿着灰蓝色衣裳的鲁妈妈便走了出来,满脸带笑的让她与小莺进院子稍等,她这就去寻小姐回来。

    没料想郑香盈在水榭玩得高兴,让鲁妈妈带她去水榭那边,几人跨出院子,才走了几步,她眼角便瞥着有个身影从仆人的院子那边出来,飞快的走去了后院,那人穿着灰蓝色粗布衣裳,从后背看,仿佛便是那杨弓子,郑香林脚下一滞,只觉自己脸上发烫,再抬头看时,那人却早已不见。

    一丝丝惆怅伴着一丝丝紧张,郑香林一路上都是心上心下,脚下的步子也十分缓慢,好不容易走到水榭,见面与郑香盈才说了几句话,忽然听着郑香盈提起亲事,她的一颗心不由自主便想到了杨弓子身上。

    她虽然只是一个庶女,可荥阳郑氏大抵是绝不会让自己去嫁给一个下人的,不如自己偷偷给他一些银子,让他赎了身,他必然会感激自己。再给他些银子让他去外边闯荡,看他能不能闯出一番名堂来,到时候也能向族里来提亲。郑香林坐在那里,满脑子胡思乱想,郑香盈后边究竟说了些什么,她一句话也没听见,直到站在身边的小莺伸出手推了推她的肩膀:「姑娘,姑娘?」

    见郑香林那副魂不守舍的模样,郑香盈微微一笑,这位庶姐可能心里存了什么事情,看起来年纪大了便有不少烦恼,或许是为了宅子里边的银钱问题,也或者是方才自己提到终身大事这一句引发了少女的春思。她望了望坐在对面的郑香林,穿着淡黄色的纱衣,衬得肌肤洁白,这一年来她的脸慢慢长开了些,眉目越发的姣好了,整个人就如一朵栀子花,颜色清淡,可却芳香扑鼻,忍不住想让人前去一亲芳泽。

    「大姐姐,既然你没有异议,那我后日早晨便来老宅子这边,咱们姐妹俩一起去大房。」郑香盈笑着回头喊了一声小翠:「快去准备些东西让大小姐带回去!」

    小翠应了一声,转身飞快的奔出了水榭,就见她穿着水碧色的衫子,恍若一片舞动的绿叶,飞快的飘过了曲廊到了岸边,又奔着往绿荫从中去了。郑香林心不在焉的追随着小翠的身影,心里一直在琢磨方才郑香盈与她说了什么话,小翠的身影消失不见,她才将眼睛收回来,瞧着池塘里荷叶相依,满池荷香,不由得羡慕起郑香盈的悠闲生活来。

    「大姐姐,你要保重身体,看你又瘦了些。」郑香盈话语里有几分关切,郑香林又瘦了些,下巴尖尖让人瞧了都觉得有几分怜惜。

    「我知道,可每日里都在操劳内务,哪有歇息的时候。」郑香林的眉间蹙在一处,眼睛里边也露出愁苦神色来:「家中有些管事妈妈很是托大,有时我明知她们在买东西的时候克扣了银子,可却不敢斥责她们,唯恐她们不会尽心给我做事,眼见着银子被她们中间赚去不少,偏生还不能说,一想到这个,我心中便不舒服。」

    郑香盈了解的点了点头,这就是典型的人善被人欺,自有那恶奴,见着主子年纪小脸皮薄,仗着自己在家中做久了,郑香林不敢将她怎么样,在采买东西上头尽情渔利,七房每个月的开支里边,指不定至少有了三成是贴补在这些妈妈身上了呢。

    「大姐姐,难道你便没有去与姨娘说?」郑香盈沉吟了一声,这个时候正是用得着王姨娘的时候,她那粗鲁的言语,不正是用来对付那些刁仆的利器?

    「我曾与姨娘提过一句,可她哪里会管我为难之处!」郑香林的手指甲深深的掐进了自己的掌心,姨娘只是管着每个月从她这里拿银子,替自己两个兄弟私自存了下来,根本便不把她说的话当一回事情:「都是些用得老的人了,不过就是赚那么几文钱,你这般计较做什么!」王姨娘拿着银票喜笑颜开,小心翼翼将那张银票收到盒子里边,转过头望着郑香林的眼睛有些不屑:「而且你便是想捉她们的把柄也要有证据,你自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疑神疑鬼的觉得她们克扣了银子去,还要我帮着你去骂她们不成?」

    郑香林咬了咬牙齿,眼睛里似乎能滴出水来一般,因着自己忍气吞声,那些管事妈妈越发的没有了顾忌,七房的日子眼见着便慢慢的紧巴起来,偏偏王姨娘总是要在她这里要银子,西院杜姨娘那边开支也不少,郑香林每日打开账簿子便觉得头疼,真恨不能将身上这副担子给卸了,自己带着小莺逃到外边去。

    瞧着一眼望不到边的碧色,再看看水榭石桌上摆着的瓜果香茗,郑香林由衷的感叹,二妹妹真是会过日子,难怪她那会子在宗祠大吵大闹,那场吵闹也真是值得了。

    郑香盈听着郑香林诉苦,本欲不想多说什么,可转念想到若自己不出手相助,恐怕郑香林会继续来归真园找她诉苦,况且七房老宅子的日子不好过,自己也不能做到完全袖手旁观,少不得还要帮扶一二,与其到时候自己去贴补,不如现儿教郑香林如何处事的法子。

    「大姐姐,你莫怪香盈说得直,你这性子也太软糯了些。」郑香林从竹塌上捡起团扇微微摇了摇,一丝丝凉风将她鬓边的垂发吹了起来,一对蝴蝶耳坠子也不住的在晃荡着,金色的翅膀上嵌了米粒大的碎珠子,瞧着十分别致。

    「大姐姐,若你再这般放任那些刁谱,以后七房更不好过日子呢。现儿才过了差不多九个月,那一屋子仆妇便成了这般模样,再过两年你瞧瞧,保准那些仆妇在自己家里的穿者打扮比你还要好。」郑香盈望着郑香林慢慢苍白的脸色,心中也是为她担忧,真的到了那个时候,摊子完全烂了,更不好收拾。

    「那该怎么办?」郑香林觉得喉头有些发紧,闭了闭眼睛,郑香盈说得对,她能想象到过了两年,七房定然是一副破蔽的光景:「二妹妹,你教我个法子,我知道你肯定会有法子的。」郑香林乞求般看着郑香盈,一丝丝希望从眼底慢慢升起。

    「那便要看大姐姐有没有这决心了。」郑香盈微微一笑,其实这事情也很好办,只是郑香林恐怕没有那魄力。这人分三六九等,有贪财的,也有忠心服侍主子的,将那黑心贪财的撤了,换上忠心于自己的人去做管事妈妈,自然每月能多节余一些银子出来。将内宅好好整治一番,多出的人手都处理掉,若不是签了卖身死契的,便结了工钱让她走人,若是那种签了死契的更好办,直接喊了牙行出来卖了,也能倒腾些银子出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