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那岂不是要得罪不少人?」郑香林的脸色有些发白,声音都有些发抖:「那几房管事妈妈都是郑家的家生子长大的,她的父母亲戚都在荥阳郑氏做事,动了她一个,少不得有人会说到族里去,指不定旁边几房又会来说闲话呢。再说了,这么大年纪了哪里能卖掉?也没有人要了罢,况且这么大了还拿去卖,多不给她脸面。」郑香林从袖袋里摸出一块帕子,擦了擦汗涔涔的脸,二妹妹这做法实在太狠辣了些。

    「所以我担忧的是大姐姐下不了这个狠手。」郑香盈微微一笑,望了望站在郑香林身边的小莺道:「小莺,你是个聪明的,我且问你,你觉得我说的是不是个好法子?」

    小莺一双大眼睛里边流露出赞许的意思,连连点头:「二小姐这法子确实不错,只是我们家姑娘嘴拙心软,是个谁都能搓圆打扁的糯米团子,哪里会做出这些事情来?」

    「你们家姑娘是个糯米团子,你们家姨娘可不是!」郑香盈撇了撇嘴,一个现成的恶人摆在这里,不好好利用她也真是可惜:「你只要私下里边与那小鹃小燕透露一丝两丝风声,便说那些管事的妈妈克扣银子数目太大,再这般下去,七房一个月里边有几百两银子都进了管事妈妈的腰包,由不得你们家姨娘会暴怒。」

    「然后呢?」郑香林可怜兮兮的抬起眼来望着郑香盈:「若是我姨娘去骂她们一顿,她们还不改,继续如此,那该如何?」

    「你们家姨娘唱黑脸,你便要学着唱白脸。」郑香盈瞧了瞧那对虚心求教的主仆,嘴角泛起一丝笑容来:「你一边劝你们家姨娘不要再责骂那些管事妈妈,一边与那些妈妈说,若是以后再出现克扣银子的现象,那便怨不得,叫了牙行过来,把她给发卖了。」

    「二小姐说得对,姑娘,咱们这个叫先礼后兵!」小莺脸上有了一丝欢喜神色:「那些管事妈妈若还要再贪财,那也怨不得姑娘你了。」

    「而且你还要逐渐提拔一些忠心的妈妈去管事,不能只让她们就老老实实的干粗活,只有让那些贪心的婆子见了不是只有她们才能把着那来钱的门路,心里害怕,这才会收敛一些。」郑香盈又加上了几句:「至于你姨娘,也要看着给钱,不能为了她想给你两个兄弟攒私房钱,你便听之任之,若是她一味胡闹,只管去大房老夫人那边诉苦,她自然不敢再胡来。」

    王姨娘原先不是大房郑老夫人的贴身丫鬟?郑老夫人不是夸她温良恭敬?若是她的女儿亲自将她的恶行让旧主子知道,郑老夫人定然会觉得自己的脸肿得像馒头。

    「小莺,方才二小姐说送什么去给大房十五小姐呢?我那会子有些头晕,没有听得大清楚,你听清楚了没有?」郑香林端端正正坐在马车里,目不斜视,即便是夏日的凉风将帘幕微微掀起一点,她也不敢从那缝隙里往外边瞧。

    「二小姐说,咱们七房财力甚薄,郑氏又不是不知道这件事儿,用不着与旁人去攀比,若是大小姐想送首饰,太便宜的拿不出手,反而遭人耻笑。不如就去买几尺好绸缎,二小姐会带两篓鲜果过来,这般送了过去也不会显得寒酸。」小莺坐在郑香林身边,替她将鬓脚边儿理顺了下:「姑娘,我觉得二小姐说得对。你看看咱们三少爷的汤饼会,其余几房都送了什么东西过来?夫人在世的时候,郑氏亲族里有什么生日喜庆的事儿,从来便没有拉下过,送的东西虽说不是十分金贵,可也不会寒酸到了哪里,可他们的回礼是什么样儿的,姑娘自己心里难道便没个数?」

    郑香林叹了一口气,幽幽说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便是我想将这份礼送得重些,可也拿不出银子来。回家你先照着二小姐的法子,找小鹃小燕去透些风声,姨娘心疼银子,少不得会跳出来帮我说话。」

    「姑娘你终于想通了。」小莺欢快的笑了起来,脸颊上有几粒不打眼的芝麻点儿,由外边透进来的日头影子照着,忽然间便明显了几分:「早该这样对付那些管事妈妈,老爷夫人不在,二小姐又住了出去,她们便一个个的猖狂了起来。」

    「哎,还不知道会闹成怎么样呢。」郑香林两只手交握在一处,捏着自己的指节越发的白了几分,小小的尖下颌瘦得只有几指宽,从上往下看,只能瞧见一个尖尖的点。

    归真园的水榭里边,郑香盈趴在窗口往外边瞧着,小翠与鲁妈妈划了一条船正在捞菱角,鲁妈妈用竹篙撑着小船,小翠正挽了衣袖,俯身在水里捞出一串串的藤蔓,笑微微的从茎上摘下尖尖角儿扔到船头,不多时便红艳艳的堆了大半边。

    「姑娘,这边长了篙笋呢!」船划到岸边,小翠俯身一看,惊喜的叫了起来:「今晚让方妈妈做篙笋炒肉!」

    郑香盈笑着朝她们点了点头:「拔几根上来。」这新鲜的篙笋最是好吃,炒肉吃入口滑溜溜的,有一种水漾漾的清香。方才与郑香林说着那些闲话,听了心中有些不舒坦,总得要找点好东西尝尝,这才会让一口闷气散掉些。

    回到院子,方妈妈正在门口等着她们,见着郑香盈从外边回来,笑眯眯的将她拉到了一旁:「姑娘,我正想问你一件事儿,这杏脯已经做好了,全进了坛子,什么时候拿去超市那边卖呐?」

    方妈妈最近几个月带着仆妇们做了不少桃条杏脯,现在正准备做姜丝梅子,可自己做了不少,却还没有拿去上架,东西变不出银子,心里不免有根刺儿一般,鲁妈妈的酒卖得很好,何嫂子管理超市也井井有条,那边王嫂子李嫂子帮姑娘养鸡种菜,人人都成了姑娘的左膀右臂,只有自己好像没有什么用处似的。

    见方妈妈焦急,郑香盈笑了笑:「妈妈,你莫要慌张!我已经让人去定制小篮子去了,每个篮子约莫能装半斤,到时候我会在柜台后边装个多宝格,将你做的果脯摆到那里卖。」郑香盈笑着拉住方妈妈的衣袖,偏头瞧了瞧方妈妈那张神色焦急的脸,笑嘻嘻的打趣她:「妈妈,这果脯肯定能卖一大笔银子,你便将心搁回肚子里边去罢!」

    她早就想过了卖果脯的事儿,这果脯可不能摆在货架上边任由顾客挑选,若是遇着嘴馋的,一次吃了半篮子都没准儿。想来想去,她决定在结账的那块墙壁上装个多宝格,将各色果脯摆到那多宝格上边。

    柜台上可以放几小篮子,让排队等着结账的顾客拿了当零嘴儿吃,有那么多人在瞧着,自然一次也不会拿得多,若是尝着觉得味道好,自然会带一篮回去,这样既能做推销,也不怕旁人贪嘴吃太多。

    方妈妈听着说已经安排周到,脸上这才露出了一丝笑影儿来,搓了搓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可不是妈妈心急,是那些帮着做果脯的嫂子们都在催着问呢!」

    郑香盈忍俊不禁笑道:「我自然知道,妈妈是不着急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