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到了后日,郑香盈带了几篓鲜果,又带了几只小篮子,里边盛着方妈妈做的各色果脯去了荥阳。她先去了老宅子那边找郑香林,带着小翠走去主院大厅,还没进去就听着里边有王姨娘宏亮的叫骂声:「都是白眼狼,喂了这么多年都喂不熟,一个个只会搂了东西往自己怀里扒拉,也不知道究竟是谁给了这么肥的贼胆儿!」

    看起来郑香林还是用了自己给她出的计策,郑香盈站在院墙外边没有进去,就听着里边王姨娘放泼,骂人的话流水儿一般出来了,那声音高高低低,跌宕起伏,言辞十分接地气,颇富有乡土气息,听了只觉耳朵里边热闹得很。

    正扶着院墙听得高兴,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回头一看却是郑香芳带着自己的贴身丫鬟走了过来,见着郑香盈站在那里,小声的喊了一句:「二姐姐今日过来了?」

    郑香盈点了点头,笑微微的看着郑香芳,才几个月不见,她又长高了些,身上穿着的裙子仿佛有些短,吊在脚踝那处,露出了一双玫红的绣花鞋儿,上边绣着缠枝丁香花,一线细碎的叶子沿着鞋面儿蔓延下去,中间托出几簇淡紫色的丁香。

    「二姐姐,王姨娘又在骂人了。」郑香芳听了两句,唇边露出了欢快的笑容:「每次见她生气骂人,我便高兴——只要不是骂我姨娘,我巴不得她多骂几句让人听笑话。」

    「你姨娘身子可好?」虽然郑香盈不喜欢王姨娘,可听着郑香芳这几句话却也觉得不是滋味,小小年纪便有这般恨意,不知道将来这老宅子会闹腾成什么样子呢。

    「姨娘自从生了弟弟以后,精神好了许多,身子也眼见着健旺了,整个人都胖了一圈儿,脸上也有红润了。」郑香芳脸上有止不住的笑容,一双眼睛亮闪闪的:「我弟弟现儿真好玩儿,他会眼睛追着你瞧,还会嘟嘴朝你撒娇呢。」见郑香盈听得笑意微微,郑香芳不由分说便拉住郑香盈的手道:「二姐姐,你来我们西院歇歇气儿。」

    郑香盈瞧着郑香芳那副献宝的神色,不由得心中感叹,这大周究竟还是重男轻女,就连自己自身都将男子看得至高无上,只不过是个奶娃娃,现儿便占据了郑香芳的整个心思,十句话里有五句必然是要提到自己那个弟弟。

    走到西院,杜姨娘正抱着郑远寒在走廊下边玩耍,细竹帘子拉了起来隔住阳光,但是透过细竹帘子还是能见着外边的人影。杜姨娘见着郑香盈跟着郑香芳走了进来,慌忙将手中的郑远寒交给奶妈,赶紧迎了过来行礼:「二小姐安好。」

    杜姨娘还是与以前一般谨小慎微,郑香盈瞧了瞧她,果然发福了,整个人身子上堆了不少肉,尤其是那腰十分明显,弯腰的时候看得特别清楚,似乎有几圈波纹在上边不住浮动。「姨娘何必多礼。」郑香盈回头吩咐小翠去将一篓鲜果和一篮子果脯拿进来:「给姨娘来尝尝鲜。」

    杜姨娘听了受宠若惊,满眼含泪,招呼着丫鬟婆子上茶端零嘴儿出来:「二小姐若是不嫌弃,到我屋子里坐坐。」

    郑香盈摆了摆手道:「我要跟大姐姐去大房那边给十五姐姐送行呢,就不多坐了,只是过来看看姨娘和妹妹弟弟而已。」伸手从奶妈那边接过郑远寒,只见他方头大面,果然生了一副有福之相,一双眼睛乌溜溜的瞧着自己,可能是觉得面生,郑远寒的嘴巴瘪了瘪,似乎要哭出来,身子不住的在挣扎着,白胖的手儿往杜姨娘那边挥舞着。

    「是二姐姐来看你了,弟弟别闹!」郑香芳在旁边逗弄着郑远寒,好不容易才没有让他掉眼泪,他趴在郑香盈肩头,瞧着郑香芳的脸,忽然的笑了起来,一溜口水滴在了郑香盈肩膀上头。杜姨娘看了大惊失色,赶紧拿出手帕子来给郑香盈擦那道口水印子,一边诚惶诚恐的替郑远寒道歉,见杜姨娘谦卑成这模样,郑香盈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将郑远帆交给了奶妈:「姨娘,不过是滴了些口水,没事儿。」

    「二姐姐,今日能不能带我去大房那边?」站在一旁的郑香芳忽然开口了,让郑香盈微微一愣:「三妹妹,大房来的帖子上头好像只写了大姐姐和我的名字。」郑香林能去,可能是郑老夫人给王姨娘面子,自己是七房嫡女,定然是要去了,而郑香芳和郑香芬既没有靠山又没有背景,自然不在被邀请之列。只是大房实在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真想不通为何郑香芳如此心心念念的想要去那边瞧瞧。

    「香芳,你今年才九岁,还没到年纪,等着你满了十岁,二姐姐再带你去大房那边给郑老夫人请安。」瞧着郑香芳一脸渴望的瞧着自己,不想打击了她的兴致,郑香盈只好说了一句推搪的话,可郑香芳听着便当了真,用力点了点头:「那我便等到明年再与二姐姐来提这事儿,二姐姐可要记到心里头!」

    正在说话间,小翠带着一个小丫鬟抱着鲜果与果脯进来:「姑娘,大小姐说收拾好了,就等着你出去呢。」

    马车不紧不慢的往前边走着,郑香盈转脸望了望坐在身边的郑香林:「大姐姐,方才我进来听着你家姨娘在骂人。」

    郑香林脸上有几分尴尬,点了点头道:「那莫妈妈今日买菜回来,我姨娘便冲进来骂她,开始莫妈妈还还嘴,把我姨娘气着了,这才骂开了去。」

    小莺与小翠并肩坐在侧面,手里扶着装水果的篓子,抬眼望着郑香林道:「姑娘,姨娘说话虽然粗鲁些,可她毕竟还是在帮着你的,没瞧见那些妈妈们都闭了嘴巴不敢吱声,一个个还有了些畏惧,特别是姑娘说以后要撤换一批人,那些人更是有些害怕了。」

    「大姐姐,你必须自己要强势起来,若是你自己都不强,那还能指望谁替你撑腰?现儿七房这个模样,你再软下去,恐怕家底都会被那几个刁奴淘空了。」郑香盈不紧不慢的说着话儿,举起手来看了看自己的指甲,上边有着玉白色的蔻丹,浅浅的象牙白,发出珍珠般的亮光,是她最喜欢的颜色。

    郑香林叹了口气,坐在旁边没有说话,一时间车厢里头安静了下来,就听着车轮辘辘作响,单调循环,似乎拉出了一首无穷无尽的曲子,让这炎炎夏日愈发的燥热了起来,郑香林的额头上不久便出现了细密的汗珠子。

    「大小姐二小姐,到了。」前边传来禄伯的声音,小翠与小莺先跳了下去,掀起帘幕将郑香盈与郑香林扶了下来,禄伯将水果与果脯搬下马车,红艳艳的菱角与黄澄澄的梨子凑在一处,对比鲜明,仿佛两种颜色在厮杀一般。

    门房识得郑香盈,见她与郑香林站在台阶那边,赶紧笑着迎了过来:「小姐安好,其余房的小姐已经来了不少,你们快些进去罢。」七房这位二小姐可是厉害,连老太爷老夫人都敢顶撞,自己更是得罪不起。

    小翠将请帖交给门房,郑香盈指着那两篓水果和几蓝果脯道:「今日门边该有不少做事的小厮罢?快些打发两个过来,抬着这些东西跟我们进内院那边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