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一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门房瞧着那水果与果脯,再看看小莺手里捧着的一个小包,瞧着该不是什么值钱物事,心里暗自好笑,别房小姐过来,身边的丫鬟都捧着精雕细琢的盒子,七房这两位小姐倒是别处心裁,就送这么点东西。只是他脸上也不显,招呼两个小厮过来,让他们抬了水果篓子跟着进去。

    郑香林是第一次来大房这边,踏进大门,就见眼睛一亮,那青石小径一直通往花木幽深之处,脚下的青石上还雕刻着各色花卉,踩在脚下有微微的凸起感。走过垂花门进了内院,小径修得宽了些,路边还处处可见朱红色栏杆的抄手游廊,配着那茜纱的窗子,琉璃绿的横梁撑着那黑沉沉的瓦墙,瞧上去既厚重又精致。

    路上不住的能瞧见来来往往的丫鬟婆子,身上穿着皆不是粗布衣裳,全是细纱衣,甚至还有穿着湖绸裙裳的丫鬟,头上都带了一两支簪子,耳朵上垂着的耳珰闪闪的发亮,从身边经过时,一阵香风扑鼻。

    瞧着大房里边这边繁华绣锦,郑香林不由得有几分畏惧,一时间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偏头见郑香盈神态自若,拉了拉她的衣袖,低声道:「二妹妹,我心里有些害怕。」

    「有什么好怕的,这里有没有吃人的妖怪。」郑香盈继续落落大方的往前走着,指了指树丛那边,隐隐见着有一角飞檐在葱茏的树叶里露了出来:「那边便是主院了,若是你姨娘以后索要银子太多你不好处置,你可以来这里向郑老夫人请安,顺便与她说说你的难处。」

    郑香林低头小声说道:「姨娘……现儿还要得不多。」口里虽然说,心里边却没有底气,这个月郑远山刚刚将领来的一千两银子交给她便被王姨娘要走了两百两,她一想到这见事情心里边便发虚,这事儿迟早会被人知道,西院那边杜姨娘是个软糯性子,可她那两个女儿郑香芳郑香芬却是个不好糊弄的,每次想到这些事情,郑香林没由得都会头疼好半天。

    郑香盈见郑香林说的话轻飘飘的,似乎着不了地,心里知道王姨娘肯定每个月拿了不少银子去存着,也不揭穿这事,凡事走着瞧,总有撑不下去的一天,这纸糊的窗户容易捅破,王姨娘做的事儿还能瞒得太久不成?今日她听着郑香芳的口气,眼见着这三妹妹很快便要来找王姨娘的碴子了呢。

    两人走进内院的门,门边站着几个丫鬟,笑盈盈的行了个礼儿:「两位小姐跟我来。」一条小路蜿蜒,石板上刻着的都是莲花,走在上边似乎有步步生莲的感觉。跟着那丫鬟往前走,便见着了一幢朱红色的大堂,门槛儿却是墨绿,上边垂着两幅茜纱门帘,远远望过去看不清楚大堂里边有些什么人,只能隐隐见着有不少人影儿,正应了那句诗「美人如花隔云端」。

    站在门边的两个丫鬟嫣然一笑,低眉敛容的将门帘子撩开,领着郑香盈她们过来的那丫鬟抢先跨进一步,清清脆脆的通传道:「七房的大小姐与二小姐来了。」

    郑香盈拉住举步想往里边去的郑香林,朝她微微摇了摇头,就听里边传来郑老夫人的声音:「带她们进来罢。」

    那丫鬟走了出来,朝郑香盈与郑香林行了一礼:「两位小姐请。」

    郑香林好不容易压制住自己砰砰直跳的心,跟在郑香盈身后迈步走了进去,进了大堂不敢到处看,只能眼观鼻鼻观心的慢吞吞往前走,听着郑香盈在想郑老夫人问安,也跟着福身请安问候了一声。郑老夫人认得郑香盈,上回去七房处理杜姨娘的事情时也见过杜姨娘生的两个女儿,可却还未见过郑香林,见她向自己问好,和颜悦色道:「香林丫头抬起头来,让我仔细瞧瞧。」

    郑香林含羞带怯的站直了身子,抬眼望了下郑老夫人,只觉得眼前一阵发花,郑老夫人穿了件灰青色的衫子,上边用金线和银线绣了一副双色山水,头上带了一只碧玉簪,抹额中央的红宝石有鸽子蛋那般大小,天窗上漏下的光正照在上头,明晃晃的扎着眼睛。

    「倒是个俊俏丫头,听说你现儿打理七房中馈?」郑老夫人满意的看着郑香林,不愧是王姨娘的女儿,生得一副好模样,又如此能干,刚才给自己问安的时候声音轻软,与那郑香盈一比,她更像嫡女些。

    「回老夫人话,现儿父母都不在了,也只能是由香林担着这事儿了。」郑香林细声细气回了一句,眼睛盯着自己的裙边儿,不敢抬头看郑老夫人的脸。

    瞧着她这恭敬的态度,郑老夫人越发满意,眉开眼笑道:「不错不错,有什么为难的事儿,你只管来大房找我商量,我这里闲着呢,来个人陪我说说闲话儿也好。」

    「祖母,你见着七房两位妹妹,便将香枝给忘了不成?」郑香枝从旁边的座位上款款的站了来,走到郑香林身边上下打量了一眼,带着几分娇嗔的语气向郑老夫人道:「祖母是翘着这位妹妹生得美貌,故而便不喜欢我们这些嫡亲的孙女了。」

    郑老夫人呵呵笑道:「就香枝丫头最会贫嘴,分明知道祖母不是这意思,偏偏要到我面前来撒娇,我可不上你的当!」转脸看了看郑香盈,郑老夫人口气冷了几分:「香盈丫头今日也赶到了,上回你六伯父放外任请客,都没见着你来,不知道忙什么,竟然连族里的大事都不来露个面。」

    郑香盈脸上没有一丝慌乱,只是朗声道:「我原以为守孝便是要守在家里,不能到处乱跑的,原来全然不是这样。六伯父喜得功名,做侄女的自然要去庆贺,可毕竟已经有兄长代表我们七房过去,我自然要安安分分的在家中继续哀思父母。今日是十五姐姐要回京,得了大房的请帖,香盈自然要出来为十五姐姐送行,这一去,还不知道哪年才能见面了呢。」

    郑老夫人一怔,早些日子她让老六媳妇给各房发请帖,倒是忘记了这档子事情,只想向族里的人夸耀自己的孙女快要嫁入英国公府了,现儿听着郑香盈提到她尚在孝期,心中便老大不自在,虽然说这守孝并没有规定哪里都不能去,但毕竟总觉得有个疙瘩在那里。

    「香枝丫头,你香莲姐姐正在梳妆打扮,时辰还早,你便带着各房姐妹先去园子里边逛逛,或者去你那边坐坐。」郑老夫人挥了挥手,将一屋子孙女和侄孙女打发了出去,望着郑香盈挺得笔直的后背,郑老夫人吐了一口长气:「怎么每回见着她我心里边便觉得膈应。」

    身后伸出了一双手,轻轻的在替郑老夫人按压着肩膀:「老夫人,你且宽宽心!七房二小姐虽然说话有些尖锐,可毕竟一年见不着几次,没必要为着她气坏了自己。再说了,跟咱们大房比,七房简直就是那萤火虫想与皓月争辉,哪里又入得了老夫人的眼呢。」

    「那倒是。」郑老夫人微微的闭了闭眼睛:「七房那个丫头她只管猖狂着,再过几年她便要议亲了,若不好好的在我面前服软,她的亲事落在哪一方,这可说不定。」吐了一口浊气,郑老夫人只觉得心里头舒服了不少,伸手摸了摸胸口,一点点笑影出现在脸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