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四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见木荷这般热心,小翠也不好推辞,跟着她走了进来坐在梳妆台边,木荷拧开一个精致的珐琅罐子,用玳瑁梳子在里边蘸了蘸,手指轻巧的替小翠梳妆起来:「小翠的头发生得好,乌油油的,又厚实。」

    刚刚梳了一半,就听着外边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似乎有两个丫鬟正在吵架,木荷皱了皱眉头,将梳子放下:「我去外边瞧瞧看,是哪几个不知事的在这里放赖!」

    小翠点了点头:「木荷姐姐你去忙,我接着来梳完这头发便是。」

    木荷转身便冲了出去,小翠听着外边吵闹的言语,不禁微微的笑了起来,这些小丫头子每日吃饱了饭没事情做,鸡毛蒜皮的小事也挂到嘴边上吵闹个不休,归真园便没这事情,每个人忙得都恨不能多一双手触来好帮姑娘做事呢,哪里还有闲工夫去吵嘴。

    不多时就听木荷将那吵嘴的两人喝止住,走回来见小翠已经梳好了头发,脸上带着歉意道:「倒是让你见了笑话,咱们快些走,别让姑娘们等急了。」一边说着一边拿起小翠的荷包交给她:「你的荷包儿,仔细别忘在我们这院子里了。」

    小翠接过荷包系在了裤腰上头,荷包穗子从衣裳下摆出露了几条出来,嫩绿的颜色配着粉桃色的底子,瞧着格外娇媚。木荷朝那穗子溜了一眼,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来:「小翠,咱们快些走罢。」

    两人急急忙忙出了院子,木荷望了望小径皱眉道:「十五小姐这会子应该已经打扮好了,姑娘她们该去了丹霞园,咱们直接去丹霞园瞧瞧。」

    小翠站在这路口,完全分不清方向,只能跟着木荷往前边走,走了没几步,就见两个婆子,手里端了两个盆子正匆匆忙忙的迎面而来,走到她们面前,两人殷勤的笑着与木荷打招呼:「木荷,怎么没跟着你们家姑娘走呢。」

    木荷正准备开口说话,忽然从那边飞来了一颗石子,朝靠着木荷站着的那婆子面门奔了过来,那婆子唬得身子一歪,盆子里的一碗汤水便倒了出来,尽数倒在了木荷的衣裳上边。这事情来得太突然,四个人都傻了眼,站在那里呆呆的,木荷的衣裳肩膀上边湿哒哒的一片,还不住的往下滚着油水,地上有着零星的燕窝汤的残羹。

    「怎么得了,夫人还等着我去送雪梨燕窝汤呢。」婆子急得脸色大变,捧着那盆儿一脸焦急:「还不知道厨房那边有剩下的没有,我去领的时候似乎已经不多了。」抬眼望了望前边,那婆子破口大骂了起来:「哪里来的杂碎不长眼睛,这石子也是能乱扔的不成?」

    木荷望着自己身上油光发亮的半边衣袖,跺了跺脚,对小翠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换了衣裳马上就过来。」一边说着,一边飞快的拔腿跑了回去。那两个婆子见着木荷跑开,那焦急的神色瞬间便无影无踪,朝小翠笑了笑:「你从院子里出来的时候也不检查下自己荷包里头有没有多什么东西?」

    小翠望了望那两个婆子一眼,有些奇怪,可一双手还是不由自主的摸向了自己的衣裳下头,拿着荷包捏了捏,顿时大惊失色,这荷包里头有个圆圆的东西,很像是一只镯子。刚刚出来的急,接了荷包便走,也没注意到里边多了东西,现儿却只觉得那荷包重了不少,如有千金般,坠在她的裤腰上,拉着裤子往下边滑。

    「她们是想攀诬你做贼呐。」一个婆子开口道:「你赶紧将这镯子扔了罢。」

    怎么她们两人便知道这里头是一只镯子?小翠只觉得云山雾罩,有些摸不着头脑,可还是赶紧将那荷包里的东西兜底儿翻了出来,里边滚出了一只多宝镯子和几两碎银子还有一副绣花样子。小翠将东西捡了起来,托着镯子四处望了望,觉得扔到哪里都不合适,又害怕有人经过,小翠咬咬牙,将那镯子往两个婆子手里塞了去:「既然两位妈妈是来救我的,我也信得过你们,这镯子便交给两位妈妈去替我处置了罢。」

    「你倒也是个机灵丫头。」那婆子接过镯子飞快的藏到了衣裳下边,笑着向她点了点头:「我们先走了,否则被木荷那丫头见着我们还在,定然会起疑心。」

    小翠懵懵懂懂的望着两个婆子并肩越走越远,完全摸不懂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她被人推下小溪,木荷带她来换衣裳,目的是想要诬陷她做贼,好抹黑小姐的脸面,而这两个婆子又是从哪里出来的,她们两人为何要出手相助?这后边又隐藏着什么秘密?正在苦思冥想,就见木荷气喘吁吁的赶了过来:「小翠,你等久了罢?快走,姑娘该等急了。」

    「好。」小翠应了一声,与木荷加快了步伐,瞥眼看了看身边的木荷,见她额头上有着细密的汗珠子,似乎十分心急,不由得蓦然多出了几分厌恶,虽然她可能是奉命行事,可也毕竟是个帮凶,真真是黑了心肝。

    「我十五姐姐这镯子是一对,祖母前些日子给我们姐妹俩每人一只。」郑香枝坐在椅子上边,见众人拿着郑香莲的镯子在传看,脸上有着得意的笑容:「祖母说这镯子是一对,本来不该分开,可她委实不知道要给谁才好,我们俩在她心里都分量一样重,于是狠狠心将那镯子拆开了。」

    那只多宝镯子在几个小姐手中传来传去,那只镯子委实做得精巧,上边镶嵌的宝珠也实在金贵,颜色纯净,个头又大,虽然款式旧了些,可却古典精致,怎么样也掩藏不住里边的厚重之感。

    「这镯子,买来的时候总怕要一千多两一只罢?」有人仔细的看了又看,小心翼翼的估了个价格,郑香莲瞧了她一眼,唇边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来:「祖母说是她母亲替她挑选的陪嫁,当时好像花了五千两银子。」

    「这么昂贵!」众人惊呼了起来,不由得凑到一起看了又看,抬头望向郑香枝道:「你那镯子呢,拿出来比比看,是不是一样样的?」

    郑香枝抬起手腕来,却发现上边光溜溜的一抹雪白,皱了皱眉头对身边的木荷道:「我今日怎么没有带镯子出来?」

    木荷笑着道:「还不是姑娘一心想着要给老夫人去请安,急急忙忙的便走了,那镯子便扔在梳妆匣子旁边呢。姑娘请稍微,奴婢这就替姑娘去取了来。」

    小翠站在郑香盈身后,听着郑香枝主仆两人的对答,心中一阵悲愤,这世上竟然有如此卑鄙之人,想方设法的想要毁人清白。可她却不能开口将这事儿揭露出来,毕竟中间还牵扯到两位出手相助的婆子。她咬紧了牙关,挺直了腰杆站在郑香盈身后默默无语,就等着看她们怎么将这场戏演下去。

    就在众位小姐将话题儿从首饰上转移到衣裳上的时候,外边来了个婆子,朝众人行了一礼:「老夫人让各位小姐去偏厅,准备用饭了。」

    众人听了这话皆站了起来,跟着那婆子往外边走了去,郑香盈放慢了脚步走到后边些,低声问小翠:「方才你去换衣裳,有什么不对没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