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小翠心中含着悲愤,将嘴巴凑到郑香盈耳边,细细将这事儿说了一遍,郑香盈站定了身子望着小翠道:「那两个婆子说要将雪梨燕窝汤送给夫人还是老夫人?」

    「我听得很清楚,她说要去送给夫人,打翻了不知道厨房里边还有没有剩余。」小翠想了想,斩钉截铁道:「绝不会是老夫人,郑老夫人要喝雪梨燕窝汤,想来那主院便有厨房,自己煲汤便是,这个该是大厨房里一锅炖了,然后分给各院的夫人小姐。」

    大房有六位爷,只有六爷还留在荥阳,其余五位爷都在京城做官或者放了外任,这位夫人自然指的是郑六夫人了。郑六夫人为何要帮自己一把?而且她究竟又是怎么知道郑香枝打算对付自己的?郑香盈十分不解,可不管怎么说,事实便是她欠了郑六夫人一个人情,若不是她打发婆子来点醒小翠,小翠今日定然会遭诬陷,自己也会背个管教不力的名声,那些嘴巴碎喜欢在背后议论的,指不定还会说是她眼热那镯子好,所以指使着小翠下手去偷呢。郑香盈望着前边款款而行的郑香枝,心中有几分郁闷,莫非她想报复去年及笄礼自己与她针锋相对的事儿,竟采取了这般无赖的手段?

    「二妹妹,快些跟上来罢。」前边的郑香林转过脸来招呼了郑香盈一声:「再在后边只顾看这园中美景,可会跟不上她们了。」

    郑香盈没有答话,只是迈着步子往前边跟了过去,一边叮嘱小翠道:「现儿你身上没有那镯子了,任凭她们怎么诬陷也没办法。机灵一点儿,若是她们敢提出要搜身,你可要哭天抢地的指责她们攀诬你的清白,等着将荷包解开找不出什么东西来,到时候你再要求她们向你赔礼道歉,定要让她们赔个不是才行。」

    「姑娘,我知道了。」小翠点了点头,快步跟了上去。

    走进大厅,郑老夫人与郑六夫人已经坐在了桌子旁边,见着众人带着丫鬟走了进来,郑六夫人点着头道:「咱们郑家的姑娘就是水灵,这般瞧着,个个跟花朵儿似的,若论起俊俏模样,那竟是谁也不让谁呢。」

    郑老夫人眯眼瞅了瞅:「我怎么便觉得还是大房的几个丫头生得好些,大房里边自然是香莲丫头与香枝丫头最好看。」

    郑六夫人听了这话,心中一阵气闷,瞥了一眼郑香依与郑香晴,心里想着自己两个女儿生得才叫如花似玉,只是不得婆婆喜欢罢了。

    正在说着话儿,就听外边一阵仓促的脚步声,木荷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额头上的汗珠子不住的往下滴落:「姑娘,不好了,不好了!」

    郑老夫人听了这句「不好了」,心中便大怒,上了年纪的人最喜欢听的便是好话儿,这句「不好了」听在耳朵里边便如同有针在扎着她的心肝一般。「嘴里胡嘬些什么!今日乃是上上好的吉日,怎么被你说成了这样!」郑老夫人板起脸来朝木荷呵斥了一句:「不长眼的小蹄子,还不到旁边安安分分的站着!」

    被郑老夫人黑沉沉的脸吓住,木荷站在门口,脚步停了下来,垂着手低着头不敢说话,郑香枝见好戏还没开始便被郑老夫人打断了,不免有几分焦急,站起来对郑老夫人道:「祖母,我这贴身丫鬟素日里是最稳重的,她如此慌慌张张,定然是出了什么事儿,容她先将这事儿说出来罢。」

    见自己最疼爱的孙女开口帮自己丫鬟说话,郑老夫人也得多多少少给些面子,她「唔」了一声道:「什么了不得的事儿,你倒是说说看,若不是什么大事,我可得好好罚你不可。」

    木荷「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膝盖前便的青砖地面上有了一层水印,不知道是她的汗珠还是泪水:「老夫人,我们家姑娘方才派奴婢回院子去取那只多宝手镯,可奴婢将梳妆匣子翻了个底朝天,却怎么也找不到那只镯子了。」

    「多宝镯子?可是去前些日子给的那只?」郑老夫人的脸色郑重了起来,声音也很是不快:「你仔细翻过了没有?莫要咋咋呼呼的,指不定一不留心便拉在枕头那边了。」

    「回老夫人话,正是那只多宝镯子,奴婢方才将幽兰院里的人都喊了来将姑娘的屋子寻了一遍,到处都没有寻到。」木荷低头伏在那里,身子簌簌发抖:「奴婢实在没有办法这才来禀报姑娘的。」

    「咦,竟然还有这样的事儿?」郑老夫人的眉头聚到一处,望了望郑香枝:「今日你戴镯子出来没有?可是落到哪里了?」

    郑香枝偏着头似乎在沉思,想了一会这才道:「祖母,香枝真没有戴那镯子出来,今日香枝起得微微晚了些,一心想要给祖母来请安,梳好发髻就急急忙忙的来了主院,便连簪子都只戴了两只呢。」

    郑香盈冷眼瞧着郑香枝主仆的表演,心里想着过了不久她们该引出小翠曾经到过幽兰院的事情了。果然,不出她所料,郑香枝缓缓开口道:「你问过那看门的木槿没有?我出去了以后可还有人来过幽兰院?」

    木荷抬起脸来,眼中有惊惧的神色,朝郑香盈身后望了望,欲言又止。郑老夫人见她神情闪烁,有几分不耐烦:「究竟有没有人进去过,你倒是吱一声,别一番畏畏缩缩不敢开口的样子!」

    木荷唬得磕了一个头,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子,这才挺直了背道:「幽兰院没有进来过旁人,除了我带了七房二小姐的丫鬟小翠去换过衣裳。」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郑香盈主仆,郑香林坐在郑香盈身边白了一张脸,全身都有些发抖,她望了望小翠,颤抖了两下嘴唇皮子,却不敢说话,饭厅里边立刻一片沉默。小翠见着大家眼睛都盯着自己,心中那股悲愤早已抑制不住,她大步走了出来,眼睛就如能喷出火来一般盯住了木荷:「木荷姐姐,你的意思是那镯子是我拿了?」

    木荷萧瑟的缩了缩身子,然后小声道:「我没有说你拿了,只是说你去过幽兰院。」

    郑老夫人皱眉看了看小翠,又看了看郑香盈,这是不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有其主必有其仆?自己瞧着那香盈丫头做事便是小家子气,十分爱贪便宜,为一点点细碎银子还能与族里长辈争吵起来,可见是个见钱眼开的主,这样的小姐,贴身丫鬟手脚不干净也不足为奇。想到此处,郑老夫人一双眼睛勾着往向小翠:「你拿没拿心里难道还不清楚?何必多说!来人,先搜搜看她身上有没有!」

    几个仆妇朝小翠走了过来,目无表情道:「你还是自己将东西拿出来罢,免得我们动手!」

    小翠正眼望着郑老夫人,脸色涨得通红:「虽然小翠只是一个奴婢,可也不是能这样被随意侮辱的。郑老夫人,虽然大房财大势大,可你毕竟不是我的主子,也没资格让你的仆妇来搜我的身子!」

    「反了反了,你一个奴婢竟敢这样与老夫人说话!」一个婆子大惊失色,走上前来伸手就要掌嘴,被小翠轻轻巧巧偏头躲了过去。

    「且慢。」郑香盈大喝一声,慢吞吞站了起来,大厅里众人的目光全落在了她的身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