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饭厅里坐着几桌的小姐夫人,大家都打扮得格外尽心,头发上的首饰亮晃晃的,身上的衣裳极尽精美,金丝银线绣成的各色花卉映着阳光不住的发着光。在这一片繁华锦绣中站起来的郑香盈,穿着一身淡黄色的衣裳,却奇怪的显得格外雅致。

    款款儿走到郑老夫人面前,郑香盈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大伯祖母,香盈觉得我的丫鬟说得没错,她是我的贴身丫鬟,自然该是要我开口允了,你们大房的人才能来动她。若就是这般动手,岂不是在打七房的脸?」

    郑香枝一双眼睛里闪着得意的神色:「郑香盈,你这般护着你的丫鬟,莫非这镯子真是她拿了不成?你心知肚明,却不让我们搜身……」她眼中那神色愈发的亮了起来:「我瞧你该是心虚了。」

    「心虚?」郑香盈望了望郑香枝,心中有些来气,可她却只能拼命压抑着那一丝丝怒火,自己千万不能失态,这是在郑氏大房,其余各房的小姐夫人都在,自己可不能让她们看了笑话儿去。再说现在自己还不足以强势到与大房来对抗的这一步,只能在合理范围内提出自己的反抗。「我要心虚做什么?我对我丫鬟的品行十分了解,她绝不会做这样的事情。若是你们坚持要搜身,我也可以答应,但如果没有搜出这镯子来,你们就该向她道歉!」

    「道歉?」郑香枝嗤嗤笑了起来:「她不过是个奴婢,还想要我们给她道歉?真是白日做梦!」

    「十八妹妹,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那可是祖母珍藏多年的镯子,才给我们姐妹俩不久便弄丢了,换了我,也自然会着急。」坐在郑老夫人身边的郑香莲轻轻开口了,今日她是主角,故此得了这份荣耀坐在了郑老夫人身边,接受众人的庆贺。她一双细长的丹凤眼扫了一眼郑香盈,眼角拉出了一条妩媚的尾线来:「香盈妹妹,你也不用这般生气,大家都有委屈的地方,互相体谅下。若是小翠身上没有搜出十八妹妹的镯子,那我便来替她向你的丫鬟赔礼道歉如何?」

    这一句话说出来,饭厅里的人都发出了赞叹之声:「果然是大家风度,哪里是那些小家小户说能有的。」一边说着话,一边眼神还望郑香盈身上觑:「难怪英国公府瞧中了她呢,确实是温良贤淑。」

    郑老夫人听着众人夸赞,慈爱的看了郑香莲一眼:「这怎么行,你怎么能纡尊降贵的去给一个丫鬟道歉?」

    「祖母,十八妹妹正在气头上边,若是这镯子再找不着,她心里更是难受,我这个做姐姐的替她道句歉又有什么?」郑香莲盈盈一笑,心里却有一点点得意,反正这镯子是会从那丫鬟身上搜出来的,她也不担心自己真要向那卑贱的奴婢赔不是。她的头高高的昂起,望着郑香盈道:「香盈妹妹,这下总可以让仆妇们搜身了罢?」

    郑香盈瞧着郑香莲那温柔端庄的模样,心中冷笑一声,看来这郑香莲也是和郑香枝一伙的,两人早就串通好了,否则怎么会如此宽容,郑香莲素来就是个自视甚高的人,她又怎么会向一干丫鬟道歉?

    「既然香莲姐姐如此通情达理,那我能再坚持己见也不好。」郑香盈回头看了看小翠:「小翠,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歪,你便让那几位妈妈搜下身,搜不出来自然有大房十五小姐给你赔礼道歉证实你的清白。」

    小翠含泪点了点头,朝着那几个婆子道:「你们要搜便搜,但你们自己先搜搜看,莫要趁机将东西塞到我的荷包里诬陷我偷盗。」被木荷那一招闹得小翠有些胆战心惊,她望了望四周,见着饭厅里都是女眷,咬了咬牙将自己的外杉慢慢解开,一件白色的亵衣飘飘晃晃的挂在胸前,显然是藏不住什么东西的。

    「荷包不用你们动手,我自己来。」小翠低下头去慢慢的将裤腰带上的那根荷包带子解开,郑香枝站在那里,脖子拉得老长,很兴奋的看着小翠的一举一动。木荷抬起头望了小翠那荷包一眼,又慢慢低下头将,不敢再往看下去,她知道里边一定有个手镯,那是她亲手放进去的,小翠根本没有提防,直接接过荷包就系上了。看着小翠坦然自若的解着荷包带子的一瞬间,她有丝丝内疚,接下来等待这小翠的是什么,她想都不敢想。

    「叮叮当当」的一阵响声,木荷见着自己脚边扔下了几块小碎银子,然后飘出来两张绣花样子,紧接着,一个藕灰色的荷包便轻飘飘的掉到了她的脚边。木荷伸手拿起那荷包捏了捏,里边什么都没有,她惊诧的抬起头看了看小翠,见她正用鄙夷的目光看着自己。

    郑香枝也大吃了一惊,木荷不是将一切都布置得好好的,怎么便找不着那多宝镯子了呢?她心里蓦然一紧,难道这多宝镯子真的不见了?她伸出手来指着小翠大喊道:「裤子,给我扒下她的裤子,肯定藏在哪里了!」

    「香枝姐姐,你这般侮辱人实在非淑女所为!」郑香盈再也忍耐不住,针尖对麦芒的与郑香枝争执了起来:「虽然你是高高在上的小姐,小翠只是一个低贱的丫鬟,可这肌肤能随意露到外边不成?素日里边行家法的时候都不脱裤子呢,何况只是找样东西?现儿是盛夏时分,这裤子轻软,哪里能藏个镯子?若是藏了镯子,早便露出行迹来了。」

    「带进屋子里边去,搜。」郑老夫人眯了眯眼睛,毫无表情的望着地上的几块碎银子,牙齿缝里蹦出了几个字。

    那几个婆子朝小翠走了过来,伸手便要去拉她的胳膊,小翠将身子一扭,傲然道:「我自己走,用不着你们来抓我。」

    小翠昂着头跟着婆子向旁边小屋子里走了过去,不多时那几个婆子走了出来,垂手回禀:「小翠身上并没有找到那只镯子。」

    「没找到?不可能!」郑香枝脸上蓦然变了颜色,指着从小房子里走出来的小翠暴跳了起来:「你究竟将镯子藏到哪里了?」

    「郑香枝,你还要在这里胡搅蛮缠不成?」郑香盈再也忍耐不住,一口恶气冲口而出,就连那个虚伪的香枝姐姐都不想用了,直呼其名:「刚刚大房的婆子也搜过小翠的身子了,她根本没有拿你的镯子,为何要一口咬定是她拿的?」转眼望着那脸色苍白,紧紧咬着嘴唇的郑香莲,郑香盈毫不客气道:「香莲姐姐,请你兑现承诺,向我的贴身丫鬟赔个不是。」

    「她只是一个丫鬟。」郑老夫人慢悠悠的开口了:「香莲说替香枝赔礼,不过是说句场面上的话罢了,香盈丫头你何必当真!」若是自己金尊玉贵的孙女真向一个低贱的丫鬟赔礼道歉,若是说了出去,还不会笑掉旁人的大牙?以后叫香莲的脸往哪里搁?

    「这叫不叫仗势欺人呢?」郑香盈瞧着郑老夫人那副轻描淡写的神色,眼里透出了嫌恶的神色:「大伯祖母,你知书达理,自然学过曾参杀猪的事情,为了教育孩子要将诚信,曾参宁可将自家的猪杀了给孩子吃。方才饭厅里各位长辈和姐妹都听得清清楚楚,香莲姐姐自己开口说愿意向小翠赔礼道歉,为何知道了小翠是清白的,却不愿履行诺言了?香莲姐姐,我觉得你还是开口赔个不是,这样才能与你的美名相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