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郑香莲缩了缩肩膀,低着头只是不说话,这边郑香枝却叫喊了起来:「指不定是小翠将那多宝镯子藏在了哪里,等着没人提起的时候也好去寻了回来。」

    「郑香枝,你够了!你口口声声要污蔑我的贴身丫鬟,那怎么便不想想你院子里还有那么多丫鬟在走动?为何一定要将这事情扯到我的贴身丫鬟上头来?」郑香盈冷冷一笑:「我还想问你一句呢,今日你将丫鬟们带去碎玉闸的凉亭那边,有人故意将我的丫鬟推到溪水里,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正是你身边站着的那穿橙色衣裳的丫鬟动的手,然后你叫这木荷带了小翠去幽兰院换衣裳,接下来便是多宝镯子不见了,不去查你幽兰院的人,直接就咬定了是小翠所为,你自己说说,里边究竟有什么古怪?」

    郑香枝听着自己的计谋被揭穿,立刻没有了脾气,站在那里不能动弹,只能呆呆的望着郑香盈主仆,嘴巴动了动,却说不出话来。站在郑香盈身边的小翠抬起脸来望着郑老夫人道:「今日小翠在这里受辱,不仅被人诬陷做贼,还被逼当众脱衣裳,小翠身份低贱自然不能做声,可这笔账我却记在心里,死后必化为厉鬼来索还!」说话这话,她转身一头朝饭厅的柱子上撞了过去,旁边站着的两个婆子唬得赶紧伸手死命的拖住她:「小翠,何必呢,不过只是一场误会而已!」

    饭厅里坐着的夫人小姐如何不知道这事情的奥秘?一个个望着脸色通红的郑香枝,心中感叹万千,既有因为郑香枝出了丑而感到幸灾乐祸的,也有感叹于郑香枝小小年纪便如此心思歹毒的,众人的眼神复杂,但却全是盯着郑香枝不放。

    「小翠,你怎么就这般傻?怎么能为旁人的诬陷就想着去死?」郑香盈拉住小翠的手,恨恨的望着端坐在那里的郑香莲:「香莲姐姐,你还是快些赔个不是罢。」

    郑香莲被郑香盈的眼神逼得没了法子,再也无处可避,只觉得全身都有小针在扎一般。她抬起头来畏闪闪烁烁道:「这事儿原是我们没做得好,还请小翠姑娘不要见怪。」

    声音虽然小,可还是能够听得清楚,话音还未落,郑老夫人便厉声呵斥道:「香莲,你怎么能开口向那低贱的奴婢赔礼!」眼睛死命的盯着小翠,郑老夫人觉得自己喘息都有些不匀称:「你一个贱婢,竟然拿死来威胁小姐,你得了这句赔礼会不会心安?」

    「大伯祖母,这句赔礼是小翠当得的,她为何不会心安?」郑香盈捏紧了小翠的手,主仆俩并肩昂然站在那里:「大伯祖母,人在做,天在看,若是一门心思想着去害人,回头且看苍天饶过谁!恭喜香莲姐姐要回京城,我这个做妹妹的就不去码头送别了,香莲姐姐一路顺风顺水,心想事成!」

    说了这句话,郑香盈拉着小翠大步走了出去,裙袂飞扬,很快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可恶,竟然如此张扬跋扈!」郑老夫人回到主院,坐在那里沉了一张脸,心里很是不痛快,她最心爱的孙女儿竟然当众向一个低贱的丫鬟道歉赔礼,这口闷气怎么样也压不下来。

    邀月小心翼翼的端上一盏茶:「老夫人,先喝一口茶消消气。」

    郑老夫人拿起茶杯猛的往地上一掼:「消气?如何能消?」

    「咔嚓」一声,茶盏顷刻间四分五裂,茶水在地上不断的流淌着,众人都吓得说不出话来。就听屋子外边响起了脚步声,郑大太爷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走了进来:「你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发什么脾气?」

    郑老夫人望了望站在自己面前的郑大太爷,不由得心中有几分气:「你都不知道提醒我一声,那郑香盈正在孝期,如何能到我们大房来赴宴!」

    郑大太爷被郑老夫人这趟无名火弄得莫名其妙,在桌子旁边坐下道:「今日又是怎么了?我们在外院听说里边似乎出了些事情,沸沸扬扬的,我刚刚吃过饭散了便进来问你,谁知你却是这样一副口气,那请帖不是你让老六媳妇写的?你当家这么多年,难道这点规矩也要我来提醒你?况且七房早就出了热孝,偶尔到外边走走也是可以的,何必太纠结这件事儿!」

    「她今日来了,我的香莲可就丢了脸!」郑老夫人揉了揉胸口,一种不爽利的感觉隐隐约约的堵在那里。见郑大太爷皱眉询问似的望着她,郑老夫人缓了缓气,这才把今日的事情说了一遍,只是略去了郑香盈质问是否郑香枝有意栽赃的话:「即算那个镯子不是小翠拿的,也没道理要逼着香莲赔礼,这下好了,这么多人都瞧着香莲向一个丫鬟赔礼,这一段日子她出去都没脸!」

    「若是香莲自己提出来要赔礼道歉,那她自然该这样做,这没有什么不对,本该如此。」郑大太爷点了点头:「香盈那丫头坚持得没错,人是要将信用。」见着郑老夫人依旧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郑大太爷笑道:「你怎么越是年纪大便越纠结了些,这算不了什么事儿,睡一觉起来便忘记了。」

    郑老夫人没料到郑大太爷竟然不把这当一回事,心中更是恼了几分:「后来那香盈丫头还红嘴白牙的诅咒咱们大房呢,什么人在做天在看……那些话真是难听,为了一个丫鬟,她有必要如此撒野不成?我瞧着她这性格,嫁了出去保准会给咱们郑氏丢脸,少不得要找个厉害的人管着她才行。」

    郑大太爷听着这话,眉头渐渐皱紧,沉吟一声道:「这也骂得太毒了些,这香盈丫头性格十分不羁,想来是信诚媳妇好不容易得了这么一个女儿,把她宠得无法无天了。你不知道那时候跟我在宗祠里争吵得有多厉害,我都被她气得差点没有缓过气来!」

    郑老夫人赶紧附和:「可不是吗,她这般撒野,到时候遇着一个性子软一点的夫家,还不让她折腾得翻了天?她父母都不在了,怎么着咱们也该好好替她留心一门靠得住的亲事,不要到时候闹得咱们郑氏的姑娘都受了她的牵连。」

    「这事倒是该好好考虑。」郑大太爷点了点头:「现儿还早,她守孝还得还有一年半呢,到时候指不定性子会好转了些,到时候再看罢。」

    郑老夫人抿紧了嘴巴,那唇角拉出来一条笔直冷硬的线,就如有谁用刀子在木材上刻出来的一般。她扶了邀月的手转身往内室走了去,一边吩咐自己的贴身妈妈:「你去将十八小姐给我找过来。」

    郑香枝带着木荷走进了郑老夫人的内室,屋子里边与外头相比略微有些阴暗,郑老夫人正坐在小榻上边,一双眼睛闪着阴晴不定的光在看着她。郑香枝心里有些没底,不知道究竟郑老夫人找她过来要说什么。「祖母。」郑香枝怯生生的喊了一句,好半天才听到郑老夫人「唔」了一声:「你且到前边来。」

    郑香枝挪着步子走到前边,还没有站稳脚跟,郑老夫人猛的将一只茶盏朝她掷了过去,那茶水溅了一地:「香枝丫头,你是瞧着祖母素日里疼惜你,便无法无天了不成?我且问你,今日这事可是你布置好的圈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