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郑香枝低垂着头不敢回话,郑老夫人望着木荷沉声道:「你主子不开口,那你便说来听听,我倒想知道你们这对蠢笨的主仆能讲出什么理儿来!」

    木荷唬得「扑通」一声跪倒在郑老夫人的跟前,哪里敢说半个字,额头上的冷汗不住的在往下边滴落,与地上的茶水混到了一处,黑碜碜的一团。

    「你是想要让那郑香盈出乖露丑?」郑老夫人抬起眼来望着郑香枝冷笑:「你有这个心思却没这个能耐,反而让我大房丢脸,还连累了你十五姐姐,你可知道错了?」

    郑香枝轻轻点了点头:「祖母,是孙女考虑不周,原以为那法子是万无一失,却不知哪里出了漏子,不仅没有能够让那郑香盈丢脸,还陪上了祖母给的那只多宝镯子,孙女现在心中懊悔万分……」说到此处,郑香枝脸上泪水连连,眼中有悔恨的神色。那只多宝镯子她十分喜欢,早些日子天天戴在手上,现在蓦然便不见了,仿佛被人挖去了什么一般,心中空荡荡的去了一大块。

    瞧着郑香枝那懊悔不迭的模样,郑老夫人喘了口粗气:「以后做事情都要仔细想好,这般疏忽如何能成大事?以后你嫁到别人家,我都会替你担心。你用自己的丫鬟来做这事情,明眼人谁还看不出?真想要做得妥当,那便要借旁人的手去推着事情往前走,而且要将自己撇得干干净净,哪能自己拼命凑上去,唯恐旁人不知道是你做下的事儿?」

    郑香枝一边拿着帕子拭泪一边点着头:「祖母教训得是,香枝以后做事定然先要想着如何将自己撇开,再去想下一步计划。」

    「这便是了。」郑老夫人微微点了点头:「那个多宝手镯究竟去了哪里,你心中可有个数儿?」

    郑香枝茫然的看着郑老夫人,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问了木荷她也觉得蹊跷,这一路上没有遇着旁人,只见了六婶娘的两个婆子,她们端了雪梨燕窝粥去给六婶娘。」

    「给你六婶娘?」郑老夫人望着木荷呵斥了一声:「还不快些交代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不可错过任何一个举动,统统告诉我!」

    木荷应了一声,将带着小翠出来遇着小六房两个婆子,这时恰逢有几个小丫头子在吵闹,有人丢了颗石子过来,那婆子吃惊将汤洒在自己衣裳上边的事情全说了一遍。郑老夫人听了怒骂一声:「蠢货,事情遭了变故也不知道灵机应变,有谁会无缘无故守在那里往你身上泼汤?这该是早就布置好的,就等着你往里边钻呢!出了这样的事,还敢继续演戏,我瞧你实在是巴不得你们家小姐出丑!」转脸吩咐身边的婆子道:「拉下去,杖责三十,也让她长点教训,以后脑子清醒点!」

    郑六夫人正坐在屋子里边悠闲的喝着茶,就听外边有管事婆子奔了进来:「夫人,老夫人过来了,还带着十八小姐。」

    「哦?」郑六夫人将茶盏放了下来,挑了挑眉头:「我还在想着什么时候来呢,没想却来得这么快,也罢,这迟早总是要来的,迟来不如早来。」她将茶盏放了下来,满脸带笑的迎了出去:「婆婆。今日不知有什么风儿竟然将您给吹到我院子里头来了!快些进来,外边日头这般大,仔细会晒得婆婆不舒服!」

    郑老夫人扶着邀月的手往里边慢慢走了去,抬眼望了望院子,点头笑道:「老六媳妇你可真会过日子,将你这院子收拾得精精致致,站到这前院瞧着,心里头边就觉得舒服。」

    「那是婆婆说得好!」郑六夫人笑得春风满面,心中也是得意,不消说郑老夫人是带了郑香枝来讨要那个多宝镯子的,只是这东西既然已经到了自己手里,要自己再拿出来,那可不是想得美?「婆婆,我这院子也只不过是随便弄弄罢了,哪里比得上婆婆那主院修得气派?婆婆难道没见我这房梁上头都掉了漆?媳妇可舍不得乱花钱,到现在还没有让人重新来油漆呢。」、

    「你是个顾家的。」郑老夫人也不好再说旁的话,夸赞了郑六夫人一声坐了下来,旁边有丫鬟早就将茶水送了上来:「老夫人请用茶。」

    「老六媳妇,我也不绕弯子,今日我过来是想向你讨要个东西的。」郑老夫人望了一眼耷拉着脸站在一边的郑香枝道:「还不快些上前来与你六婶娘说句好话儿?」

    郑香枝慢腾腾的走上前来,眉目间早就没了往日的飞扬跋扈,她低声向郑六夫人道:「还请六婶娘怜惜,将那多宝手镯子还给侄女罢。」

    「哟哟哟,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的多宝手镯怎么会在我这里?」郑六夫人一脸的气愤:「十八侄女,我知道你丢了多宝手镯心中着急,可也不能这么胡乱诬陷旁人不是?在饭厅里边你说七房那个丫头拿了你的镯子,搜身没得结果,怎么又攀诬到我头上来了?你六婶娘虽然不阔绰,可还没想着要去偷你的一只手镯儿!」

    「六婶娘,我那丫鬟带着小翠出来的时候,路上只遇着你的两个贴身婆子,况且她们还将盆儿里边的汤洒到了我丫鬟的身上,弄得她回院子去换了件衣裳,这镯子不是落在六婶娘手里还会在谁那里?」郑香枝见着郑六夫人不肯承认,心浮气躁,开始起了高声,却被郑老夫人瞪了一眼,唬得她抖了一抖身子,闭紧了嘴巴不敢说话。

    「老六媳妇,香枝丫头不是那意思,今日你在饭厅,自然知道那是一件什么事儿,香枝丫头设计自家姐妹是不对,可毕竟她也得了教训,你便不必再为难她了,还是将那多宝镯子还给她罢。」郑老夫人将声音放缓和了些,笑着向郑六夫人道:「你素来是个知礼的,何必与晚辈计较。」

    「婆婆,你说的话我怎么一句也没听懂?这话里头的意思是不是那个镯子其实并没有丢,只是香枝想要陷害七房那个丫头,所以故意栽赃的?」郑六夫人惊讶的看了一眼郑香枝,啧啧惊叹:「这可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真真看不出来,十八侄女小小年纪便有了如此手段!」

    「老六媳妇,你也别装模作样了,还是将那多宝镯子给拿出来罢。」郑老夫人也有些不舒服了,磨了好半日,这老六媳妇就是不肯松口,那镯子虽然也就那么多银子,一对才五千两,可这毕竟是她的一份心意,想给两个最心爱的孙女做个念想的,怎么能让它落到庶子媳妇手里边去?

    「我真没见着那多宝镯子,婆婆,莫非今日饭厅里污蔑七房那丫头的事情又要重新来过一遍?我没地方伸冤,只能递了状子到衙门去,请知府大人来郑氏帮着查案才行。」郑六夫人见郑老夫人态度强硬,脸色一变,捏了帕子擦着眼角,喉咙里头发出了干嚎的声音:「我知道我们家老爷不是婆婆亲生的,所以对他总有些看不上眼,这会子借了镯子的事情来抹黑他!诬陷我手脚不干净,我们小六房可还有面子在郑氏里边呆着?若是这事儿不说清楚,镯子究竟是怎么丢的,那我可真是想不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