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十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花厅里众位夫人听了这话都不出声了,只是默默的在算计着,心中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真是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这归真园这般算下来,百万两银子都值呢。花厅的一面是镂空的墙,外边的阳光照了进来,一地细碎的金黄,光柱里边有细碎的浮尘,正在上下飞舞着,毫无方向,漫无目的。

    花厅外边的拐角里边站着两个郑府的丫鬟,听着里边的夫人们议论归真园每年的收益,两人也惊得瞪大了眼珠子:「竟然能有挣这么多银子!」

    「可不是吗?我们家姑娘,这般受老夫人宠爱,到时候出嫁未必能分到这么多银子呢,听着她们一算,这园子竟然能值百万两了,真真是吓人!」

    「或许是夸大了些罢?这园子能上百万两?我才不相信!」旁边那丫鬟扯了扯同伴的衣裳袖子:「咱们去数数那桂花树瞧瞧,究竟菜碗粗的树有没有一百棵。」

    暮色一点点的上来了,天边渐渐有了淡青色的暮霭,归真园烤肉的坪里香气袅袅,但是炭火已经熄了,各位小姐们拿着丫鬟们烤好的肉在细细品尝着,不住的惊叹这肉的滋味真是与众不同。

    「姑娘,要不要再尝些烤肉,奴婢给你去拿几块过来。」郑香枝身边的丫鬟木菱见她坐在那里紧紧的闭着嘴儿,满脸不高兴的模样,不知自家姑娘究竟忽然间在闹什么情绪,出来的时候还兴致勃勃,现儿大家吃得热火朝天的,她倒不言不语了。

    「你们当真数过了?那菜碗粗的桂花树有一百多棵?」郑香枝一把拉住了木菱:「没有数错?」

    「没有。」木菱摇了摇头:「我和二房那丫鬟一道儿去数的,听着里边那位夫人道,若是菜碗粗的桂花树能卖一千两银子,我们这才去数的,差不多有一百五十来棵呢。」

    「可恶。」郑香枝紧紧的咬着牙齿,她自幼便受尽宠爱,心中以为自己到时候该是姐妹里边出嫁最风光的,没想到这寒酸的七房,那个尖嘴猴腮的郑香盈,竟然有一座价值百万的园子,这让她嫉妒得都要发狂了。那个无父无母的孤女,她配有这么大一笔产业?

    「姑娘,要不要奴婢给你去取盏茶过来,是不是吃多了烤肉有些上火?」木菱见郑香枝咬着嘴唇皮儿,差不多都要咬出血来,心里有些害怕,不知道这归真园有一百五十棵桂花树又究竟怎么将自家姑娘给得罪了。

    「你去取一盏过来。」郑香枝心中想着,这归真园如此值钱,怎么样也不能让郑香盈这小孤女落了这么大的一个好处,不是说七房很穷,分遗产的时候都只十一万两银子,十来间铺面,几千亩地,怎么忽然又跑出个价值百万的园子来了。郑香枝想到这里,一只手的指甲都差点要戳到自己的手心里边去,祖父也真是好糊弄,也不查一查,轻轻巧巧便让她骗了去。

    回到家中,郑香枝都来不及去换衣裳,急匆匆的去找了郑老夫人:「祖母,我告诉你一件了不得的事儿!」

    郑老夫人刚刚用过晚饭,正扶了邀月的手在主院里头散步,见郑香枝风风火火的走过来,额头上的汗珠子都来不及擦:「祖母,孙女得了一个了不得的消息!」

    郑老夫人瞧着郑香枝那慌张的神色,招手将她喊了过来:「你先缓缓气儿,瞧你这满头大汗的模样,有什么天大的消息也该放在心里,不该露到面上来。」见着郑香枝鼓着嘴巴受了委屈的模样,郑老夫人摸了摸她的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祖母,今日荷花宴里边,有夫人们在估量那归真园,说那园子能值百万两银子呢。」郑香枝说话的声音都有些着急:「不是说七房很寒酸的吗,怎么会给那郑香盈置下了一个价值百万的园子?」

    「价值百万?」郑老夫人有片刻失神,望了望园子里边的花树,沉吟了一声:「百万恐怕没有,几十万两还是值的。」

    「祖母,有位夫人说菜碗粗的桂花树,现儿外边都卖到了一千两银子一棵呢,我那丫鬟木菱去数过了,光是那样的桂花树便有一百五十多棵,那不就十多万两银子了?还有旁的花花草草呢!」郑香枝脸上全是愤愤之色:「我才不相信她娘有这么多陪嫁银子替她置这归真园,至少从七房里边挖了几十万两放到这园子里了。」

    郑老夫人听着郑香枝的话,心中也微微一动,凡是长得好一些的花草树木都值钱,有钱人家谁人没几个别院,谁不会经常将园子修缮一下,就拿自己府里来说,她瞧着老六媳妇手笔大,今年花在花花草草上边的银子没有十五万,少说也有三四万了。上回大房去归真园游玩的时候她还并没有仔细去想这园子价值几何,现儿被郑香枝一提醒,心中也隐隐吃惊,这园子虽然才几百亩,地皮不值钱,可地上长的东西那真是值钱的。

    「香枝,你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郑老夫人点了点头,扶了她的手沿着院墙溜了一圈儿:「没想到你才过了几日,便学得沉稳缜密起来,不愧是我嫡亲的孙女儿。这事情需得与你祖父商量,毕竟族里已经划分了七房的家产,要重新去将这事翻出来议,怕是有些难度。」

    郑香枝轻轻一笑,眼中全是得意:「祖父是族长,郑氏不全都听他的?」她摇着郑老夫人的胳膊晃了晃:「可是祖父又全都听祖母的!」

    「你这丫头就会说好话儿讨人欢喜!」郑老夫人笑眯眯的望着郑香枝,心里边跟吃了蜜一样甜,香莲丫头这会子应该已经到了京城,英国公府相看以后想必就该下聘议亲事了,接下来该操心的便是这香枝丫头了,她虽然离十四岁还差几个月,可也该慢慢帮她寻着访者,打探打探外边哪些门当户对的人家有适合的好二郎。

    望了望郑香枝俊俏的眉眼,郑老夫人甚是得意,虽然郑香枝长相比不上郑香莲,可也算是出挑的了,一家养女百家求,到时候还怕那媒人会将门槛儿踏破呢。

    等着郑大太爷回了内院,郑老夫人与他说起了归真园的事情,郑大太爷听了皱着眉头道:「这件事情如何做得!归真园现儿值百万两银子,可当时难道也值百万?你又不是没有当过家!那时候地皮便宜,再说了,那桂花树十年之前还不是桂花苗儿?买一棵用不过十两银子,中间长了十年你却不去想了。」

    郑老夫人一怔,心中暗自懊悔,怎么便没想到中间还有一段时间呢,但她依旧还是有些愤愤不平:「即便当年只要十两银子一棵,这桂花树少说也去了一两千,还有旁的树木,我那次瞧着桃树李树梨子石榴枣子,各种各样的树都有,这买园子带买树苗,怎么着也该二十多万远了去,没道理七房两个嫡子一个庶子再加三个庶女,总共分的家产还不及她的一半儿罢,说出去旁人会如何看我们郑家呢?虽说两个嫡子是记名的,可毕竟是儿子,怎么样也不能被一个女儿越了过去。这么大一笔财产,让她带着去好了旁人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