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十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谁叫李采女的父亲总是在力劝他广纳嫔妃,一心只想要将女儿送进宫里来?每次瞧着他那奏折,许璟心中就格外难堪。既然他这么想让女儿被自己临幸,那自己便让他的女儿变得格外低贱,让一个普通侍卫来弄她。她以为她是自己宠爱的女人?其实她什么都不是!可是睡了一觉起来,许璟又一如既往的懊悔起自己的荒唐来,为了弥补他昨晚做下的事情,他封了她做芳仪,只想从此将这事情揭过。

    他分明命人送了避子汤去李芳仪那里,本就是不想他在这次宫闱淫乱里留下野种,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李芳仪该是没有喝那碗药汁,所以不甚将那侍卫的种留了下来。她甚至以为那药汁是陈皇后送过去的,还听闻她曾向旁人抱怨过陈皇后竟然狠手想将后宫嫔妃的肚子全给管住,不让她们给他生孩子。

    孩子?其实他原本该是有孩子的,而且至少有三个孩子。在他尚还能人事的那时候,有三个妃子有了身孕,只是他自己太不小心,太想急于证实他作为男人的骄傲,结果却将自己的孩子都弄没了。

    当时郑德妃还是郑嫔,怀着他的孩子才两多月,那晚他在郑嫔宫里用晚膳,不知为何那种欲望就如潮水般席卷而来,他望着郑嫔的脸,只觉得她比往日更具风韵,握着她白嫩的手揉捏了两下,更是有了一种极度的渴望。喊着八喜去替他取了那些药过来,吃了两丸以后,底下那物事便已高高竖起,似乎要将裤子给戳破、郑嫔心里本还记挂着太医嘱咐的话,头三个月里不得行房,可见许璟兴致浓,自己有有一阵子没有尝过那翻云覆雨的滋味,不免也有几分渴望,于是半推半就了一番,两人相拥滚在了一处。

    这有了身子的妇人与平常女子相比,又别有一番风情,许璟抚摸过郑嫔的肌肤,只觉比往日要滑溜了许多,爱不释手摸了一遍,身下用力将那物事儿送了进去,郑嫔「嗳哟」一声,先是皱了皱眉,旋即又舒展开两道娥眉,嘴里轻轻喊着:「皇上,有些深了。」

    听了这话许璟更是兴奋,擎着郑嫔一双手举过头顶,目光在她凝脂般的身子上流连,下边愈发用力了些,不住的冲击让郑嫔叫喊的声音越来越大,那张大床都被摇得「咯吱咯吱」的晃动了起来。他就如猛虎下山,就如蛟龙出海,时深时浅,在那桃花源里探寻着芳草萋萋的美景,直到全身瘫软下来时,这才发现郑嫔已经脸色苍白躺在那里,嘴里再也发不出快活的叫喊声。

    「爱妃,怎么了?」许璟睁开眼睛见着郑嫔额前的头发已经被汗珠子濡湿,一双眼睛紧闭,脸上有几分痛苦之色,心中有些吃惊,伸手拍了拍她的脸:「爱妃,睁开眼睛看着朕,你究竟怎么了?」

    「皇上,臣妾有些不舒服。」郑嫔轻启朱唇,说的话细不可闻。许璟听了却骄傲得哈哈大笑起来:「爱妃是被朕弄得受不住了?可知道朕的厉害了罢?」听到这话,他十分得意,那地方又蠢蠢欲动了起来,擦着郑嫔的身子不住的磨来磨去。

    郑嫔点了点头,伸手捂住了肚子:「皇上委实太厉害了,恕臣妾不能奉陪了。太医本交代过前三个月与后三个月不能行房,还请皇上临幸旁人罢。」

    许璟见郑嫔脸色有几分苍白,于是放过了他,朝外边吩咐了一声:「去将赵嫔接到这边宫里来。」

    郑嫔吃了一惊,望着许璟道:「赵嫔?皇上召她来臣妾宫里,所为何事?」

    许璟笑着伸手刮了刮她的脸道:「朕想要比比看,你们的肚子究竟谁的更好看些,朕来猜猜看你们肚子里边的究竟是男是女。」

    郑嫔嘻嘻一笑,拉了被子盖住自己半边身子:「皇上真坏!什么要比看看我们的肚子谁的更大,都不是借口?分明就是还没吃饱,想要将赵嫔也享用了。皇上,你怎么便愈发的会玩了,怎么能让我们两人同时陪你呢。」

    许璟那时只觉心中难受,那处物事高高昂起,只想搂着郑嫔欢好,可她偏偏只说肚子不舒服,要先歇息,许璟咬牙笑道:「你现儿只管拿乔推托,等你看着朕将赵嫔弄得快活的时候,少不了要哭着喊着求朕来弄你呢。」

    不多时赵嫔被送到内室,见着许璟与郑嫔两人正并肩躺在床上,脸上一红,站在床前不知所措,许璟沉声吩咐:「将你的衣裳脱了,到床上来,朕要来看看,你与郑嫔的肚子谁的更大些。」

    君命难违,赵嫔含羞带怯的将衣裳脱去,爬上了床,刚刚挨着床板儿,就见许璟猛的扑了过来,捏着她胸前的那两处丰盈戏弄了一番,又将手探到了底下,顷刻间那里便水汪汪的一片,在草丛间探进,只觉得幽谷紧闭,有些夹手,许璟再也把持不住,猛的覆上了赵嫔的身子在上边不住的驰骋了起来。

    一个晚上将赵嫔与郑嫔两人弄了好几回,许璟的欲望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又惊又喜,没想到自己也能有今日这般快活的时候,他一边搂着一个美人儿呼呼睡了过去,可没多时,便听到旁边传来痛苦的声音。

    睁开眼睛一看,郑嫔捂着肚子在不住的蠕动着:「疼,皇上,好疼……」

    床单上有点点血迹,就如盛开的梅花一般令人妖艳,许璟一时慌了神,吩咐守外边的八喜赶紧去找太医。这边郑嫔的叫喊声断断续续,那边赵嫔也开始雪雪呼痛,许璟瞧着两人的模样,一时间也没了主张。

    太医来的时候,郑嫔的床单上已经是血汪汪的一滩,太医把脉以后大惊失色:「回皇上的话,郑嫔娘娘的胎儿已经保不住了,赵嫔娘娘也有落胎之兆,微臣先开副安胎的方子,看能不能保得住。」

    许璟听了这话呆若木鸡,坐在那里瞧着身边两位妃嫔,心中无比懊恼,赶紧喊了宫人们好好照看,但已经于事无补,不到半个时辰,郑嫔便落了胎,赵嫔回宫以后也只挣扎了两日,孩子究竟没有保住。

    因着自己的欲望丢了两个孩子,许璟无法原谅自己,这件事情让他受了太大的刺激,就连吃药也没有了原来那样强烈的冲动,他一夜之间仿佛又回到了新婚时那种状态,一进去便丢盔卸甲溃不成军,慢慢的于男女之事上又淡薄了下来。

    过了不久,另外一位有了身孕的妃嫔也小产了,许璟震惊,命人仔细查访,查来查去却没有什么线索,太医也说乃是那妃嫔身子弱,没有捱得过去,可宫里却突然有风言风语道乃是陈皇后所为。

    「怎么可能是皇后娘娘所为!」许璟有些恼怒:「你们找不着原因便将这罪名安到了皇后娘娘身上!」陈皇后是他自己选的,还是十多岁的时候,她跟着母亲进宫觐见他的母后时,他便一眼看中了她。她长相秀美,一双眼睛似乎能说话,才看了他一眼便将他的一颗心勾走了,一双眼睛粘在她身上不放。

    虽然她似乎有些排斥自己,不喜欢和自己说话,可他认为这边是大家闺秀的矜持,比那些看见自己便双眼放光的贵女来说,这才是母仪天下所需要的镇定与骄傲。当他成为太子要选太子妃时,他毫不犹豫说出了她的名字:「我只要她做我的太子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