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十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当时朝野都反对他的选择,陈国公府已经势如中天,再出个太子妃,也就是将来的皇后娘娘,这大周朝堂里岂不是有一半都要姓陈?无数奏折便如雪片一般飞进宫中,皆是反对选陈氏女为太子妃,就连陈国公府也上了奏折,一份是陈国公自己写的,里边还夹了一份陈家小姐的推辞信:不欲让太子殿下被百官诟病,以为迷女色而不顾大局,还请太子殿下收回成命为感。

    拿到陈家小姐的上书,许璟感动万分,她宁可牺牲滔天的富贵也不愿意将自己置于水深火热之中,如此为自己着想,如此细心体贴,这太子妃还能有谁比她更合适?不顾百官议论,也不顾父皇母后的劝阻,他以绝食相挟,最后迎来了自己中意的佳人遂了心愿。

    陈家小姐从太子妃到皇后,十分端庄贤淑,后宫打理得井井有条,对待妃嫔们亲如姐妹,对待宫人们也很宽厚,他的后宫还从未出现过什么大事。而这落胎之事,众口纷纭的都说是陈皇后所为,这让许璟很是为难,所谓三人成虎,就连宫外的大臣们都在上奏折要求严查凶手,不能放过暗害皇嗣之人。

    一个晚上陈皇后跪在他面前陈情:「后宫接二连三的出事,众人名里暗里都是在说是臣妾所为。虽说臣妾绝没做这事情,但总得要有个解决的法子,臣妾请皇上废去臣妾的后位,愿去清凉山华光寺持斋,为大周皇嗣祈福。」

    「怎么能让皇后背这冤枉!」许璟伸手将她扶了起来,赵嫔与郑嫔落胎乃是她荒唐所致,而另外一个嫔妃小产,多半与她自己身子弱脱不了干系。朝中百官却拿这事情来要挟要废后,着实可恶!

    「你永远都是朕的皇后,谁敢再提一句废后的话,那我便砍了谁的脑袋!」许璟说得恶狠狠的,眼睛都似乎有些发红。

    「多谢皇上信任!」陈皇后呜呜咽咽道:「请皇上准了臣妾的请求,去华光寺持斋为大周祈福,这样好歹也让皇上能向百官有个交代。」

    「那岂不是委屈了你?」许璟望着陈皇后,心中既悲愤又感动。

    「臣妾受些委屈算不了什么,只要皇上一切顺利便好。」陈皇后低着头轻声回答,声音里透出了一份坚定。

    轻轻的脚步声从外边传了过来,许璟的回忆被这脚步声蓦然打断,抬眼一看,就见陈皇后站在门口,正静静的看着他。

    「皇后,你来了。」许璟疲惫的说了一声,指着旁边的椅子道:「过来坐下,陪朕说说话儿。」

    陈皇后缓缓走到许璟身边,低头望了望他,唇边流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皇上,臣妾又多了一条罪名。」

    许璟闻言,伸手握住了陈皇后的手:「皇后,你是无辜的,都是朕不好。」许璟的声音里有一丝颤抖,有一丝恐惧,有一丝他自己都说不出来的厌弃感:「是朕不该答应那些文武百官的请求,不该广选采女充实后宫,朕要后宫三千又有何用,又有何用!」

    陈皇后觉得自己的手上忽然有一阵冰凉,低头一看,有一滴晶莹的泪珠正在手背上滚动,才动了一下,立刻化成一滩水,平平的摊在她的手背上边,不一会便消失不见。「皇上,是他们的错,与皇上无关。」陈皇后温柔的劝说着:「他们上书还不是有自己的私心,想要将自家的小姐送进宫来,到时候万一有了皇子,那他们家族便成了大周的功臣。」

    许璟没有答话,哽咽了一声,拉住陈皇后的衣袖擦了擦眼睛:「也怪我不好,将李芳仪厚葬了罢,她本是无辜的,也不知道这里边的原委。」

    「皇上,厚葬李芳仪,该编个什么借口?她有了身子的事情,现儿宫里恐怕都知道了呢,厚葬是万万不可行了。我方才过来的时候,见着玉芳阁的入口那边有不少人在往这边张望,现儿总怕是已经知道李芳仪受刑的事,皇上也只能死撑到底,就说她谎报身孕,犯了欺君之罪,只是念她素日并无过失,这才网开一面放过她的家人。」陈皇后在旁边的座位上坐了下来,一边慢悠悠的开口:「等着过了一年半载,皇上再暗地里提拔她的家人,也算结了这桩公案,皇上就不必太担心这些了。」

    「皇后,你真乃朕的贴心人!」许璟感激的望着陈皇后,见她依旧面容秀美,不比当年进宫时憔悴,而再看看自己,这些年来过得如此痛苦不堪,显见得老了不少。他感叹一声:「皇后,你贤淑温良,就连老天都厚待你,现儿瞧着我们的模样竟似父女。」

    「皇上操心的事情甚多,自然会要显得稳重些。」陈皇后又柔声安慰他:「皇上好好歇息着,调养下身子,过些日子也就好了。」

    调养身子?许璟心中一阵悲凉,自从发现自己吃了那些药也没有用的时候,他就喊了太医过来给他诊治,他们都众口一词的解说:「皇上是操劳过度而导致的身子压抑,好好调养身子便能恢复。」、

    他调养了十多年,可一点动静也没有,调养身子对于他来说简直是一个大笑话。许璟想到这四个字,心里边就如堵了一块大石头似的,连大气都喘不过来,他的气息忽然变得粗重,这让陈皇后有一阵慌神:「惠仪,快去请太医!八喜,你速速去倒杯水来!」

    太医赶到的时候,许璟嘴巴里发出了呵呵的声响,仔细听了几句,仿佛在说手指有些麻木,不能动弹。把过脉以后太医对陈皇后行礼道:「皇上这病乃是气血攻心,这是急症,定要好好调养才是。」

    这话刚刚说完,许璟嘴里边又含含糊糊说了一句话来,陈皇后侧耳一听,没听清楚他说的是什么,贴了耳朵过去仔细听了听,陈皇后站了起来道:「皇上说摆驾回宫。」

    刚刚回到宫中,外边匆匆走进来一个姑姑,朝着陈皇后行了一礼:「娘娘,国公府那边递了信儿进来,郑侍郎家的小姐已经到了京城,恐怕英国公府相看也就在这两日。」

    陈皇后拿起茶盏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相看便相看罢。」她的语气格外轻松,一张脸上荡漾着甜蜜的笑容:「郑家,哼,已经算不得什么了。」

    「娘娘,那时候你不是让奴婢们紧紧盯着京城里郑家人的动向?为何此刻又说不要紧了?奴婢愚钝,还请娘娘赐教。」那姑姑不解的抬起头望着陈皇后,脸上有一种迷惑的神色,看得陈皇后心中愈发高兴了起来:「你不懂便不懂,以后自然会知道了。你继续盯紧些,暂时不要插手,让他们一步步的走下去,我要等着郑家人先高兴高兴,在他们以为攀上了英国公府这门亲事而洋洋得意的时候,你们再出手。」

    那姑姑也很是机灵,立即明白了陈皇后的意思:「娘娘,奴婢总算是知道娘娘的意思了。娘娘是说等到英国公府遣了媒人上门,我们再在其间插手,例如说两人八字不合,娶回家定然会克夫克子克婆家,这样的八字英国公府还敢娶?」

    「你很聪明。」陈皇后点了点头:「你先下去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