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十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钱夫人默然,点了点头道:「可不是呢。我瞧着几房郑氏家的小姐都没有年纪太相当的,也只有这小六房的还配得上。那位小姐长相不错,身子瞧着便是个好生养的,说不定成亲以后便能马上给我生个大胖孙子呢。」

    瞧着钱夫人笑得眉毛都飞了起来,钱知府无奈的看了她一眼:「既然你已经都看中了,那你便去办这事儿罢。」

    就这样,钱郑两家的亲事很快就定了下来,婚期定在明年郑香依及笄以后,正好那边钱大公子春闱考完,这样便两下相宜了。郑六夫人没想到这亲事竟然落在自己女儿头上,欢喜得走路都带了风响,郑老夫人瞧着媳妇那喜气洋洋的模样,暗暗的撇了撇嘴,这老六媳妇也眼皮子忒浅了些,女儿嫁进知府家便如此高兴,若是落了门香莲丫头的亲事,她定然会高兴得晕过去。

    只是郑老夫人还有些担心,相看虽说只是走走过场,可毕竟还有相看不上的,她担心英国公府会看不上郑香莲,到时候免不得会出个大丑,以后郑香莲的亲事便有些不好办了。为了这件事儿,郑老夫人已经翻来覆去的一个来月没睡个安稳觉了,今日接到郑五爷的家书,这才将一颗心放到了肚子里边搁安稳,瞟了一眼坐在那边的郑香依,心中暗自得意。

    「呀,香莲姐姐真要嫁进国公府了。」郑香枝有些羡艳:「英国公府可是最初封的几家国公府,可谓权大势大,在京城炙手可热。」

    「这话一点都没说错。」郑老夫人笑着点了点头,花白的发髻上的簪子都在不住的摇晃:「这也算是香莲丫头的福气了。」

    郑香依见郑老夫人说话间不时的往郑香依那边看,心中会意,大声说道:「祖母,香莲姐姐这才算嫁得好呢,不比有些人,嫁个寒酸门第偏偏要将腰杆子挺得笔直,仿佛有多了不起一般,真真是笑死人了。」

    郑香依本来正低头在与妹妹说话,郑香枝那刺耳的话传了过来,直直的戳进她的心窝子,她暗暗的捏紧了自己的手几分,低着头咬着牙,就当没听见一般,可因着心里边有几分焦躁毕竟藏不住,额头上蒸蒸的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子。郑香晴在旁边瞧得清楚,伸出手来紧紧的握住了姐姐的手,姐妹俩坐在一处什么话都没有说,就听着郑香枝在那里极力恭维讨好郑老夫人:「还不是祖母教得好,香莲姐姐才会让人看重。」

    郑老夫人听得心花怒放,望着郑香枝直点头:「香枝丫头现儿还真懂事了,过一两年可得要张罗你的亲事了。」

    郑香枝扭着身子道:「祖母,香枝才不想出阁呢,香枝要陪着祖母一辈子。」

    「尽说傻话,哪有姑娘家不嫁人的?」郑老夫人笑眯眯道:「香枝丫头,我瞧你也是个又福气的,定然能嫁一户好人家。」

    祖孙两人在这里说说笑笑,另外几位小姐也凑上去附和了几句,这大堂里边便是热闹添了十分,只有郑香依与郑香晴两姐妹坐在那里不言不语,让郑老夫人瞧着心中格外不喜,香莲丫头得了这么一门合意的亲事,怎么她们倒拉长了一张脸在那里,可是心中嫉妒?

    郑氏大房这边喜气洋洋,没过多久归真园里也有一桩喜事,郑香盈收到了杨之恒从西北寄过来的一些种子,还有几根树苗和藤蔓。打开杨之恒的来信,郑香盈瞧着上边的字迹遒劲有力,写得龙飞凤舞,惊叹了一声,原以为杨之恒乃是习武之人,这字不会好看到哪里去,没想到他竟然是文武皆修。

    「我去西北边塞报到以后第一件事儿便是给你去互市上看那些种子。」郑香盈轻轻将信念了出来,心里边一阵微微的发甜,将信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杨之恒的每一句话她几乎都能背了下来。

    杨之恒到那里很受上司器重,才过去便让他做了总旗。这总旗手下辖有五小旗,每一小旗有十人,也就是说杨之恒才到那边便当了个小小的官儿。「每日里我带着手下去操练,教他们一些武艺,另外跟他们说打仗布阵什么的,日子过得很惬意,也过得很快。」郑香盈瞧着这句话忍不住就想笑,他教手下兵士武功倒也就罢了,还教打仗布阵?那些没有读过书的大老粗们能听懂吗?想必是鸡同鸭讲,他说得津津有味,他手下那些士兵听得愁眉苦脸,只盼着这位总旗大人快些歇歇气便好。

    「听军营里的老兵说,北狄人一般是九月初开始便会大举进犯,我报效国家的机会终于到了。」杨之恒的信里写得自信满满:「你便瞧我立功杀敌,传喜信回来罢。」郑香盈瞧着这行字,心中忍不住砰砰的乱跳了几下,她闭上眼睛,暗自祈祷上天要眷顾杨之恒,千万不要让他受到伤害。

    「姑娘,小杨公子在西北好吗?」鲁妈妈见着郑香盈这模样不免有些担心:「北狄人又快要来了罢?」

    可不是吗,郑香盈怅怅然望了望天空,现儿都九月中旬了,想必前方已经交战了。她弯腰抓起一个油纸包,打开看了看,自己也不认识那是什么种子,杨之恒各色各样都给她买了一堆:「我不知道那些都是什么种子,有些是你纸上写着的,有些从来便没有听到过这名字,我想你应该都会喜欢,因此全部给你买回来了。」

    着看了看那个油纸包上写着的字:苜蓿。郑香盈笑了笑,这苜蓿古代皆用来喂马,种子还可以当做食物,用热水抄一遍凉拌,味道极其鲜美。苜蓿经过各种改进后来也成为了一种观赏植物,往往成片种植,就如一片绿色的海洋一般。将苜蓿种子包好,重新放回布袋里边,郑香盈又弯腰翻了翻,自己写下来让杨之恒去买的种子都齐全了,还有几种是她没有写上去的。翻到最好,她的手碰着了几块鹅暖石般的东西,只是比石头要软一些,心中奇怪,将那东西捡了出来放在手里一看,她几乎欢喜得要喊了出来。

    这个不用杨之恒写名字她也知道是什么,这不就是后世人称的土豆吗?郑香盈的心跳得很快,这土豆可是个好东西,容易种植,成长快,能做粮食饱肚子,还能做出各种美味的小吃来。她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根根的薯条,正浮在空中不住的上上下下。

    冬天一来便将土地深耕晒垡,让土壤疏松,施上一层厚厚的肥料,这样就完成了前期准备工作,等着春天一到便可以催芽、播种了。郑香盈将那一小带土豆拎了出来,鲁妈妈与小翠疑惑的瞧着这奇怪的东西,两人面面相觑:「姑娘,这是什么呢。」

    「这可是好东西,又有一笔银子要飞进咱们的口袋了。」郑香盈喜滋滋的打量了那些土豆几眼,看来卖种子的人还不黑心,这些都是上好的种薯,她能预见明年春季栽种下去以后,很快便能有收成。

    杨之恒还给她寻了好几种葡萄过来,信里写的话儿可真是有趣:「那葡萄在关塞这边有好几种,我不知道你喜欢哪些,所以就都给你买了,只是有一种名字真难听,叫什么马奶子,真真是俗得不能再俗气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