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他真是因为喜欢菊花?许兆宁哂然一笑,拿了一卷书怅然的望着上边写的几行字,那些字方方块块的看着都长一个样子,而且慢慢的变长了些,变成了一张美人脸。眉如柳叶,眼如春水,一张小嘴巧笑嫣然,他的心慢慢的软了起来,化作了春日里的一滴雨点,悄悄的落在那一汪湖水里,泛起点点涟漪,又慢慢的荡漾开去。

    来到归真园有她走在身边,许兆宁觉得心里格外踏实,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觉得身边的气味都是香的,不知道是菊花的香味还是少女身上的幽香。归真园的菊花确实品种繁多,也有不少珍品,可他却没有先前那种兴致盎然。以前他见着那些珍稀品种的花花草草,眼里哪还有旁人,可现儿见着面前千姿百态的菊花,却依旧有些魂不守舍,一边弯腰赏花,一边抬眼赏人。

    郑香盈带着许兆宁走在菊园,笑盈盈的向他介绍了各种菊花:「许二公子,这些菊花你可全见过?」

    许兆宁慌乱的直起身,脸上有一丝丝红色,转脸看了看菊花,点头道:「这里品种繁多,有不少菊花我都未曾见过呢。」

    「我送几盆菊花给许二公子罢。」见许兆宁惊讶的望着自己,郑香盈眨了眨眼睛:「这几盆花儿我不收你银子,你且放心。」

    她那莞尔一笑就如春日里开放的花朵一般,许兆宁顷刻间有一丝失神,但马上醒悟了过来:「郑小姐,怎么能让你白送我呢?我出银子便是,你开价罢。」

    「许二公子,若你将我当成朋友,便别提银子的事情。」郑香盈心里暗暗打着小算盘,她在洛阳的超市还得让许兆宁帮着张罗,这几盆菊花不过是一点点心意罢了,送礼自然要投其所好,总比送银子会让他欢喜一些。

    许兆宁惊喜的抬起脸看了郑香盈一眼,心里有些不敢置信,郑小姐把自己当成了朋友?这是她的真心话?就连她精心培植的菊花都不问自己要银子了,这是否证明她与他的关系已经不再是停留在泛泛之交上边?

    见许兆宁那副模样,郑香盈微微一笑:「许二公子,咱们难道不是朋友?你连问都没有问就直接借了十万两银子给我,这份交轻岂只是君子之交?我对许二公子一直心存感激,还不知道该怎么样感谢才好呢。」

    许兆宁这颗心才放了下来,笑着望了一眼郑香盈,又迅速将眼神飘去别处:「郑小姐说得极是,那许某便收下了。」

    「许二公子,这十万两银子我过年的时候先还三万两给你,然后再将今年的红利单独算出来一并送到洛阳去。」郑香盈心里琢磨着该怎么样开口说洛阳办超市的事儿,这时那边急匆匆的跑来了一个人:「姑娘,有人在咱们超市闹事呐!」

    「闹事?」郑香盈愣了愣,超市办了快三个月,先前也有些地头蛇过来滋事,她让何嫂子去报了官,因着钱知府已经得了交代,以为那超市是许二公子的产业,故而派了衙役将那些滋事的泼皮捉了起来,不仅判了牢狱,还缴了银子。荥阳一些想打主意的人见钱知府对这超市如此庇护,一时间没有猜到这超市的东家究竟是什么来头,一时间也不敢有人轻举妄动,怎么今日忽然便有人去闹事了?

    「是,来了一群人,气势汹汹的,进了店子便打便砸的,说有人吃了咱们超市里边的东西便得了急症快要死了,让我们超市做个交代。」那个伙计气喘吁吁的跑到郑香盈面前,急得话都有些说不清:「何掌柜的已经让人去报官了,这边派我来与小姐知会一声。」

    郑香盈皱了皱眉头,这究竟是哪些人在眼红,见不得她发财?

    超市开业这么久,还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看来这些人是有人暗地里指使来的,农家香里的东西肯定没有问题,若是有问题,绝不只是一个人吃坏了肚子,肯定有不少人都有这种情况。郑香盈摇了摇头,这人要是眼红,真是什么都能做出来,即便官府查清并无此事,可当时有那么多看热闹的,在官府尚未查出真相前肯定便已经传得满城风雨了,自己想要压制流言也得要一阵子功夫。

    「超市?那是什么?」身边的许兆宁第一次听着这新鲜名词,不免有几分好奇。

    「那是我开的一个铺面,铺子里边卖的是咱们赤霞山上的农产品,现儿还算红火,遭人妒忌,总是有人来找岔子。」郑香盈简单的将那超市解释了一番,连连叹息:「我本来还想着生意这般红火,想要在洛阳再开家分号,可现在看起来却是不成了。」郑香盈惋惜的摇了摇头:「本想着咱们这赤霞山还能更兴旺发达些,没想到却不能如愿以偿。」

    许兆宁见着郑香盈眉尖若蹙,眼中有一种伤感的神色,不由得顷刻间豪气如云,拍了拍胸道:「郑小姐,我这便去荥阳替你出面,就说这超市乃是我办的,想必那钱知府也不敢不好好惩治那些恶徒。」

    郑香盈惊喜的望向许兆宁:「许二公子,这也太麻烦你了些罢?」

    「这算什么麻烦,咱们合伙做生意,你的事情便是我的事情。」许兆宁见郑香盈一脸惊喜,心中不免得意,以前他从未觉得自己这身份有什么值得拿出来炫耀的,今儿却心中暗自大呼幸得有这身份能去压压旁人,否则他岂不是不能替郑小姐分忧解难了?

    没说多话,许兆宁带了十多个亲卫骑了快马由那伙计带着往荥阳而去,到了西大街时,就见悠然农家香前边围了一大群人,有人正在里边呼天抢地的哭喊,还有些人正在怒骂,几个衙役拿着捉人的签子站在一旁,却不敢上前。

    许兆宁翻身下马,前边亲卫高喊了几声:「快些避开,让我家公子进去。」

    听到声音,围观群众皆回过头来,就见亲卫们手中拿着寒光闪闪的宝剑,哪里敢还围着,哗啦啦的往旁边躲了个不迭,顷刻间便给许兆宁分出了一条路来。许兆宁背着手从人群里穿过,众人瞧着他美冠华服,神态极其傲慢,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公子爷,一个个在旁边指指点点,小声议论着,却没有一个敢跟上前去超市里边看个究竟。

    超市门口跪着一个年轻妇人,正在拍着门槛儿哭哭啼啼:「你这黑心的铺子卖了什么要命的菜哟,买回去我们当家的吃了就拉肚子,拉了一天一夜都止不住,眼见着人都要没命了,你们却在这里没事人一般!」

    铺子里边有几个大汉正在与超市里的伙计在揪打,货架被打坏了好几个,地上到处都是滚落的菜蔬瓜果。何嫂子拍着柜台在与那妇人对骂,而何大叔便如发了疯一般,拿了根棍子正在往那几个大汉身上招呼过去:「哪里来的强盗,还有天理王法?」

    许兆宁看了这铺子里边的惨状,心中也憋了一股气,他站在门口大喝了一声:「本公子的铺面,谁敢在这里撒野?」

    何嫂子与何大叔听了这声喊叫,抬起来看了一眼,依稀识得是那位来归真园游览过两回的公子爷,心中放松了不少,看来自己姑娘已经知道这回事情,派救兵过来了。何嫂子拍着柜台往铺面那年轻妇人啐了一口:「东家,这群人一来便胡搅蛮缠的,铺子全给砸坏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