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十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那人听了要打五十板子,吓得趴在地上抖抖索索的晃了个不停:「老爷,我乃是荥阳商会邓会长的家仆。」

    钱知府一听荥阳商会,心中便有些明了,这定然是同行看不过这铺子红火,特地来寻晦气的,不用说,这年轻妇人与那十多个大汉均是出了银子请来演戏的。他又将惊堂木拍了拍:「你可是受邓会长指使,故意要来悠然农家香捣乱?」

    那绿豆眼转着一双眼睛,似乎在审时度势,看究竟该怎么回答才好,钱知府瞧了他那模样便心中有气:「你先别转眼睛,老老实实将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若是你想做个忠心的奴才也可以,那你便去替你主子顶了他的罪名,现儿便可以直接去牢里呆着了。」

    那绿豆眼听了这话,唬得趴在地上直磕头,口里连声喊道:「知府老爷,小的也是为家主做事情,迫不得已。」

    钱知府听了这话,知道背后指使者定然是那邓会长,从筒子里捞出一张签子,将邓会长的名字写上叫给捕快头子:「快些去将那邓会长给我捉了过来!」

    堂下的围观百姓见钱知府三言两语就快要将这案子给了结,哪里肯这样轻易放过看热闹的机会,有人指着那跪着的年轻妇人道:「大老爷,这妇人甚是可疑,她说她男人吃了农家香里买来的东西便得了急症,病得快要死了,可却还有心思这般涂脂抹粉,恐怕这里边另有隐情哪!」

    钱知府一听便来了兴致,铺子门前闹事只是普通的民事纠纷,可这件事情却关乎人命,不是一般的案子,若真是谋杀亲夫,这案子被自己给查出,那今年自己的考绩又能加一条能呈报上去的材料了。

    「呔,你这妇人,说你男人吃了农家香的东西才得了急症,可有证据?你家男人又在何处?是哪位大夫给诊治的?」钱知府瞅了瞅那年轻妇人,发现确实精心打扮过,不由得也生了疑心:「速速交代!」

    那妇人低着头,全身只是在发抖,说不出半句话来,旁边跪着的那绿豆眼伸出手碰了碰她,低声道:「快向大人说清楚这事,是我家老爷请你去闹事的,你家男人并没有大碍,只是昨晚着凉拉肚子罢了。」

    「知府老爷,我家男人……」那年轻妇人抖抖索索的开了口,才说了几个字,全身便没有了力气一般,趴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眼中露出了绝望的神色。钱知府瞧着她的神色愈发觉得这事情可疑,心中大怒:「给我上刑,我看她招是不招!」

    两边走上几个衙役,拖着那妇人便要去上刑具,那妇人见着夹手指头的拶子套到自己十根水葱而般的手指上边,还没等那绳子拉起来,早就尖声叫喊了起来:「大人,小妇人愿招供,只求大人不要用刑。」

    「将她放下来,且听她如何说。」钱知府见这年轻妇人是个软骨头,心中也是高兴,让衙役将她拖到了公堂中央:「你必须一五一十招供,若是想玩什么花招,休怪本府对你不客气!」钱知府指了指两旁陈列的刑具:「若是不肯说实话,我看你都可以去试上一试。」

    那年轻妇人面上早就没了血色,身子颤抖个不停:「老爷,我愿意招供。」

    那年轻妇人自称乃是住在暗金巷子那边的,夫家姓吴,公婆已经故了,只余下她与自己男人吴大郎过活。这吴娘子的父母收了吴家五十两聘金便高高兴兴将她嫁了过来,成亲的晚上才知道那吴大郎双腿已残,是个没得用的。吴娘子知道以后也没办法,只能忍气吞声服侍着公婆与自家男人,就这样捱了好几年。

    吴大郎双腿已残,可那活计而已没有用,他们成亲好几年了都还没生孩子,这让吴娘子有些烦恼,丈夫无能也就罢了,若是能给自己种颗种子结个瓜出来,这日子也比现在好过。天天埋怨着,见了吴大郎便没什么好声气,只觉自家男人十分可厌。

    半年前,吴娘子出去买东西,意外的认识了荥阳商会的邓会长,那邓会长已有四房妻妾,可见着吴娘子生得标致,就跟水嫩嫩的花朵儿一般,不禁动了心思。知道她男人是个不中用的,她至今还是处子之身,更是欢喜,只用了几只珠花簪子便将那吴娘子勾了过来,一来二去的两人便宿到了一处。

    吴娘子与邓会长勾搭上以后,见着自家男人便更觉得讨厌了些,一门心思只想摆脱了他跟了邓会长,不拘是做姨娘还是做外室,总比跟着一个瘫子要强。邓会长听了吴娘子的请求倒也没有推托:「到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便让你从那瘫子那边脱了身,再嫁到我这边来。」

    前日两人搂在一处翻滚了几场,正在酣畅淋漓之时,那邓会长手里摩挲着吴娘子凝脂般的肌肤,笑眯眯的对她道:「心肝儿,想不想给我做姨娘?」

    吴娘子听了这话大喜,翻身便将邓会长压在身下:「你终于想要纳了我?」一口亲了下去,口里「好哥哥」、「亲汉子」的喊了个不歇,才喊了几声又收了声,闷闷的从邓会长身上滚了下来,皱着一双眉毛只是不说话。

    「你着是怎么了?」邓会长有几分奇怪,一把搂了她过来:「心肝儿,在发什么愁呢?」

    「我家那死鬼男人还在呢,你怎么纳我做姨娘?还不是口里说说哄我开心罢了。」吴娘子有些惆怅:「我这一辈子便栓死在这冤家身上了。」

    「我这不是来救你吗?」邓会长嘻嘻一笑,眼中闪过一丝阴冷的光:「若是你家男人明日便死了呢?」

    「明日便死了?」吴娘子打了个寒颤,望着邓会长吃惊道:「你的意思是……」

    「心肝儿,我要让你快快活活的跟了我,又能拿一大笔烧埋银子,你说这事情可美不美?」邓会长一双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怎么样,你敢不敢做?」

    吴娘子唬得全身冰凉,望着邓会长只是在发抖:「我怕。」

    「那你素日说的只想要跟我都是在说谎话了?什么心中只有我,这不久是撮弄着我与你上这张床罢了。」邓会长冷冷一笑,翻身坐了起来:「我明日便派人去暗金巷子那边去放话,说你你早就红杏出墙了,看街坊邻居会怎么对你,到时候你男人又会怎么样对你。」

    吴娘子听了这话慌了神,一把拖住了邓会长:「好人,你先别忙,说说看你准备怎么做,我可不敢拿刀子杀人,再说了,杀了人我还得去蹲大牢,哪里能和你再在一处。」

    邓会长听着吴娘子服软,这才翻身又上了床榻,搂着她亲了一口,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我怎么舍得让你去做那危险的事儿?我只不过是让你明日烧两样菜给他吃罢了。」

    「烧菜给他吃?」吴娘子瞪大了眼睛望着邓会长,不解的摇了摇头:「莫非要我到菜里头下毒药?我也不敢,到时候七窍流血的,人家自然会疑心我。」

    「你放心罢,这般危险的事儿我怎么能让你去做?」邓会长捏了捏吴娘子白嫩的手心,笑着道:「明日你去买些菜,千万记住,要让旁人见到你去了西大街那个叫悠然农家香的铺子。你去买一把苋菜,一把芹菜,我再给你一只甲鱼。」见吴娘子睁大眼睛看着自己,邓会长笑了笑:「你做一个清蒸甲鱼,再做一盘苋菜和一盘芹菜炒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