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十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许兆宁听他啰啰嗦嗦说起这些,知道是在向自己表功,微微一笑:「既然归真园景致好,那你便该多去几次。那位郑小姐的事情你也该多多关照,可别怪本公子没有提醒你,若是她出了什么事情,你头上的乌纱帽还在不在,那可说不定了。」

    许兆宁的这几句话声音不高,可钱知府站得近,字字句句听得清清楚楚,便如有个锤子砸在他心上一般砰砰的响。他只觉自己全身发热,蒸蒸的一层汗又涌了出来,将衣裳全部粘到了背上,十多年寒窗,十多年苦心经营,好不容易才爬到这个知府的位置,可不能因着一点点小疏忽便将这一切付之流水了。他低头恭声应答:「二公子放心罢,下官一定会对归真园多加照顾。」

    许兆宁见赔付的事情谈妥当,吓唬的话儿也起了作用,这才心满意足的带着亲卫们回了归真园,刚刚走进归真园的大门,就见鲁妈妈搓着手儿在那里张望,他心中得意的笑了笑,看来自己这一次还真是来得及时,替郑香盈解决了个大麻烦,想必她心中也记住了自己的好处。

    「郑小姐在哪里?」许兆宁望了望鲁妈妈,出声安慰道:「叫你家小姐不用着急,事情都已经办妥当了。」

    鲁妈妈听了这话心里边才踏实,笑着道:「我们家姑娘上有许二公子出马,哪里有办不妥当的事儿?她特地吩咐让我在这里候着公子,她正在凉亭里边喝茶呢,这是今年新出的菊花茶,闻着可香,尝起来滋味好,她让我带公子过去品茶。」

    许兆宁听了这话只觉神清气爽,笑微微道:「还请妈妈前边带路。」

    顺着青石小径往前走,到处是鸟声婉转,满目都是芳草萋萋,许兆宁走在这园子里边恍若有一种人在画中的感觉。青石小径引着过了荷塘,就见池塘旁边的岸上有一个小小的凉亭,凉亭的帘子没有拉下,能见着里边坐了一位淡妆丽人,头上梳着如意髻,一支垂珠流苏簪子在黑鸦鸦的鬓边不住的晃动。

    听着脚步声,郑香盈回过头来便见着了许兆宁已经在拾级而上,才眨眼的功夫便已经在自己面前坐了下来:「郑小姐,你放心罢,一切都摆平了。」

    「有许二公子出手相助,我今日是遇着贵人了。」郑香盈纤纤素手拿起石桌上边的茶壶,手稍微倾斜压了压,那茶水便汩汩的从茶壶嘴里边倾泻而出,准准的落在了那茶盏里边。一缕白色的水雾袅袅升起,茶盏里飘了一朵白色的菊花,正慢悠悠的舒展着身子,本来干燥的花瓣旋即似乎有了生机,慢慢的变得湿润而饱满,正在茶盏里不住的沉浮。

    「许二公子,我敬你一杯,以示谢意。」郑香盈抬起手将那茶盏捧了起来奉了过去,许兆宁慌不跌的将那茶盏接了过来,指尖似乎触到了她纤细的尾指,心中猛的一荡,茶盏里的水差点都泼了出来。

    极力稳定住心神,许兆宁吸了一口气,这才慢慢说道:「郑小姐,这事儿乃是荥阳商会的邓会长所为,我已经吩咐钱知府让他十倍赔付你铺子的损失,而且也正告了那钱知府,以后你若是出了点什么事儿,他这知府也就不用当了。」

    「唉哟哟!」旁边的小翠听了这话不由得惊呼一声:「钱知府今晚肯定会睡不安稳了!」

    郑香盈也有几分感慨,许兆宁这是铁了心在帮自己呢,虽说农家香里卖得东西也有他的一半,可也不至于这般去威胁钱知府罢?钱知府谨小慎微,一心想着往上边爬,忽然得了这警告,真的怕是今晚睡觉都不安稳。「许二公子,你真是太照顾我了!」郑香盈举起茶盏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才好,不如先干为敬,祝福二公子心想事成。」

    许兆宁望着郑香盈璨璨如星辰般的一双眼眸,一时间有片刻失神,望着她唇边的梨涡,心中有说不出的迷醉:「郑小姐,咱们都是朋友,何必这般客气?能帮到郑小姐,我心中自然高兴。」见着郑香盈仰头喝茶,将一张脸藏在衣袖里边,他忽然想起了一句词来:彩袖殷勤捧玉钟,仿佛正是在描写眼前这位佳人,让他只觉自己在她笑容里愈陷愈深。

    菊花清茶喝到嘴里有些香甜,许兆宁细细品完这盏茶,满口余香:「郑小姐这归真园里真是有不少妙趣,连杯菊花茶都这般独特。」

    「我这茶的用料与旁处不同,自然喝起来味道也不一样。」郑香盈一边回答,脑子里一边在盘算着去洛阳开分号的事情:「许二公子,我想去洛阳开分号,你觉得这事情是否可行?」

    她要来洛阳?许兆宁心中有说不出的快活:「行,当然可行!洛阳我熟,你要做什么只管告诉我,我让我手下去替你办好。」

    「我想要个比较大的铺面,这样看起来会宽敞气派一些,卖得品种也可以多一些。」郑香盈暗自盘算,在洛阳有许兆宁罩着,也不怕那些虾兵蟹将来找碴子,尽可以将铺面做大一些,不仅仅只卖赤霞山的农产品,还可以从旁处调些好的日常所需用品来发售,品种齐全了,生意自然会更好。

    许兆宁回头吩咐亲卫:「赶紧记下来,郑小姐要大的铺面。」停了停:「十个相连的铺面可够了?」

    郑香盈微微咋舌,大周的铺面比前世的要大得多,若是租十个相连的铺面,那岂不是要买下小半条街来?自己的财力可还没达到那种地步,十间相连的铺面也难寻,再说这超市其实不必太大,毕竟大周还没有前世那么多需要卖的东西,这里的经济基本上都是自给自足,就像衣裳鞋子那些,大部分都是自己家里头缝制,即便是大户人家舍得出银子做好衣裳,也是会请成衣铺子上门。

    「我有四五间铺面也就够了。」郑香盈摇了摇头:「哪里要那么大的铺面?旁人看了颗还不会吓死,哪里来了个土财主?」

    「土财主?这名字倒也别致。」许兆宁小了笑道:「那就帮你定五间相连的铺面罢,还需要我做什么?」

    「我还想请许二公子帮我在洛阳请个口碑好的掌柜,我还要在家守孝一年,不能经常出去,所以必须有个信得过的人在那边帮我打理。」郑香盈眉头蹙得紧紧,这掌柜的才是关键,所谓鞭长莫及,自己也不能只靠遥控指挥,总得有个踏实能干的掌柜。

    「这有何难?不过是替你请个好掌柜罢了。」许兆宁回头指了指站在凉亭外边的一个亲卫道:「他父亲便是个好掌柜。孔令云,回头让你父亲辞了那边,来替郑小姐做掌柜罢。」

    郑香盈听许兆宁说得轻巧,不由得心中感叹不愧是豫王府的二公子,金尊玉贵,不知民间疾苦,说话根本不需去考虑旁人的感觉。现在自己这铺子八字还没一撇,便让人家将饭碗给扔了等着天上掉金子?一般人家,谁不是踏踏实实干活来养家糊口,若是将那边辞工,自己却没动静了,还不得把他急死?她见那位亲卫神色有几分紧张,赶紧安抚他:「令尊辞了那边的事儿,在我这铺子还没开业之前,他在那边拿多少钱一个月,我都照付给他。」

    那亲卫听了这才眉头松开了些,朝许兆宁抱拳道:「二公子,小的回去便于家父去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