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十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是。」那家仆弯了弯腰,匆匆的走开,只留下郑信隆一个人在那里琢磨着这期间蹊跷。七房那丫头可真难缠,她母亲过世那会子便一口咬定是自己下的手,只怕到现在心里边还没打消这主意。郑信隆身上出了一层微微的薄汗,现儿都九月的天了,怎么还这般热!

    自从知道西大街的铺子是郑香盈开的,他便时时刻刻想着如何让她过得不舒服,转着眼珠子想出了又想,他将主意打到了荥阳商会邓会长的身上。

    瞧着农家香生意好,荥阳城里不少商户动了心,可真正动手做得只有荥阳商会的邓会长,他也依样画葫芦开了家超市,可因着里边卖的东西不及农家香的好,掌柜的也不如何嫂子那样热情会笼络人心,因此铺子里每日总积压了不少东西卖不出去。那菜蔬是最过不得夜的,当日卖不出去,第二日瞧着便是黄菜叶儿一堆,越发卖不动了,邓会长这铺子才开了一个月便亏了好几千两银子,瞧着农家香赚得盆满钵满,他气得每日眼睛红得跟兔子一般。

    郑信隆派人暗地里给邓会长透了个信儿,示意西大街的那铺子是一个没有根基的孤女办的,他尽可以去拿捏。邓会长得了这个信儿,立即着手布置,郑信隆派了长随密切关注,知道邓会长已经紧锣密鼓的给农家香下了套,心中格外舒爽,就等着看一出好戏。可没想到忽然来了一个华服公子,轻轻巧巧的替她将这事情给解决了,根本没有伤她半根毫毛,这让郑信隆心中呕着一股气,憋着实在难受。

    怎么着也不能让这丫头好过,郑信隆脸上露出了一丝狠厉的笑容,现在自己暂时不动她,先将她身后撑腰的人调查清楚,看看自己该怎么下手才好。她可比她父亲有能力,不多时便弄出了这么大一个园子,想想都让人眼馋,若是能想出两全其美的主意将她那园子给占了,自己岂不是飞来横财?

    一切都要慢慢来,切忌不能着急。郑信隆稳了稳心神,上一回有些做得急了,差点留了把柄,这一回怎么样也该要仔细些。他将手枕在脑后,仔细想了又想,可以利用的都要利用起来,例如她那个长兄郑远山。

    一丝笑容慢慢浮现在郑信隆的嘴角,这七房实则不就是三房?郑信诚的父亲与他的父亲乃是亲兄弟,七房的东西自然也是三房的,自从郑信诚夫妻过世以后,他的父亲一直都是这般想的,还时常跟他在唠叨:「大房拿了七房的银子,二房捏着七房的铺面,咱们却只落了几千亩地,真真是不公平,信诚他爹与我是同胞兄弟,是从三房出去的,这银子与铺面难道不都该归咱们三房?」

    且让那丫头先帮三房多赚点银子,以后自己再去坐收渔翁之利便是,郑信隆心里头想着,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抬脚便往外边走,他身边的长随紧紧跟了过来:「四爷往哪里去?」

    「还能往哪边?先去赌坊,晚上再去艳花楼。」郑信隆整了整衣裳,从衣兜里摸出一张银票来瞧了瞧:「今日便靠这个扳本儿了。」

    才走出门没多远,便见前边有几辆马车从街道上驶过,郑信隆揉了揉眼睛,隐隐见着那马车上有郑氏家族的表记。「那是几房的车马?」他站在那里望了望马车滚滚而去的烟尘:「怎么一次有这么多辆?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四爷,那是大方的马车。」站在身边的长随低声道:「早几日便听说大房的十五小姐要从京城回来了,这马车是不是去接她的?」

    郑信隆怔了怔,旋即哈哈大笑了起来:「大房总不将我们三房看在眼里,现儿也让他们尝尝灰头土脸的滋味!起先不还说那十五侄女要嫁去英国公府了?怎么现儿便这样灰溜溜的回来了?我倒还真想看看大房伯父与伯母此时是什么脸色?」

    华堂里花团锦簇般坐了一群人,隔着帘子瞧着那真是富贵锦绣,可只有凑到近前去才知道这富贵锦绣里边却透出一点点晦暗来。郑老夫人坐在那里,脸上仿佛有些笑容,可站在她身边的邀月依然能瞧出她眉毛下头压着些沉闷的影子来。

    「孙女拜见祖母。」郑香莲由两个丫鬟搀扶着,一双腿儿软得就跟站不住一般,自从与英国公府的亲事没有谈拢,她便生活在噩梦里边一般,母亲看她的眼光不一样了,就连两个庶出的妹妹每次见着她都有些不屑的神色。

    这八字不合是命中注定,与她又有什么关系?郑香莲心中恨恨的大喊,可无论她怎么想,整个郑府的人对她态度依旧不会转变,不再有笑容热情,只是冷冰冰的几张脸。

    在京城里边住了两个月,郑香莲开始想念荥阳,和郑五夫人提出来自己要回去替他们在祖父祖母面前尽孝,郑五夫人没有挽留,让郑五爷写了一封信去荥阳,第二日便替郑香莲雇了一条船送她回去。

    踏入主院大堂的门,郑香莲这才觉得心里边舒坦了几分,丫鬟婆子见了她依旧是笑嘻嘻的行礼:「十五小姐回来了。」

    走进大堂见着郑老夫人,郑香莲心中还有几分忐忑,可转瞬间便得到了安慰,郑老夫人朝她伸出了手将她拉到自己身边:「香莲丫头,可苦了你。」郑老夫人的手有几分抖抖索索,摸着冰凉一片,就如她此刻的心情一般。

    「祖母,是香莲没有用。」郑香莲垂头丧气的站在那里,脸上有着羞惭的神色:「香莲亲事不成,辱没了郑家名声,实是不孝。」

    「香莲丫头,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儿!」郑老夫人伸出手轻轻在郑香莲手背上拍了两下:「八字不合而已,因着这个没谈拢亲事的又不止你一个人,别再想这么多事儿了,只管安安心心住下来,谁敢在背后胡说,看我不撕了她的嘴!」

    郑香莲眼中含着泪水,猛的跪了下来:「孙女愿意一辈子陪着祖母,不再嫁人!」

    郑老夫人叹气道:「香莲,你是个傻丫头,哪有不嫁人的理儿?你安心在家住着,等过了一年半载,祖母再替你好好留心着亲事。」抬眼望了望郑香枝,郑老夫人招呼道:「还不快些过来搀你十五姐姐?你们姐妹一道去园子里边玩玩罢!」

    郑香枝答应了一声,赶忙走上前来弯下腰来:「十五姐姐,咱们园子里边玩去!」

    右首坐着的郑六夫人带着女儿们也站了起来,笑着对郑香莲道:「十五侄女,你也别难过了,以后咱们还能见着更好的呢,陪婶娘去转转,让你祖母先歇息一会儿。」一边说着话,一边心里得意,这么大的声势送了出去,没想到灰溜溜的回来了,自家女儿倒是没声没响的捞了一门好亲事。虽说知府门第不高,可自己家也就那个条件,算是门当户对,若是女婿争气,明年春闱蟾宫折桂,自己女儿身份自然会更金贵一些,以后还不知道是谁踩着谁呢。

    望着一群人晃晃的从眼前走开,郑老夫人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邀月,给我按按头,有些疼,力道不要太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