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十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邀月应了一声,慢慢的替郑老夫人按压起头部来,一边慢慢开口道:「老夫人,十五小姐瞧着瘦了不少,先头去京城的时候,下巴那处还有些圆,现儿瞧着都尖了。」

    「可不是吗!」郑老夫人听着邀月这般说,更觉心疼,伸手拍了拍桌子:「怎么就会八字不合呢?我的香莲丫头怎么会这样命苦?」才拍了两下桌子,她的手忽然便停了下来,脸上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旋即眉头耷拉了下来,露出痛心疾首的模样。

    「是我疏忽了!」郑老夫人拍着桌子叫喊了起来:「都是我的错!」

    「你这是怎么了?」大堂的门帘儿掀了起来,郑大太爷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走了进来:「十五丫头回来了?」

    「回来了。」郑老夫人眉毛蹙到了一处,神色间有些怅然:「方才我仔细想了想,这里头的原因该落在七房那个丫头身上!」

    「香盈丫头?」郑大太爷坐了下来,望了望郑老夫人:「你这是怎么了?为何香莲丫头的事情又扯到了她身上?」

    「她在守孝期间,本就不该到处乱跑,给别人家里头带来了晦气,她那日在饭厅里头还说得恶毒……」郑老夫人压着胸口只觉气闷,她想起郑香盈那神色坚定的脸,她说的话仿佛还在耳边旋绕:「人在做,天在看,且看苍天饶过谁!」分明是她在诅咒,郑香莲才会转了运道,本来她该是稳稳当当的嫁入英国公府去做二夫人,就是被郑香盈那么诅咒了一番,她这事儿才黄了。

    郑大太爷在旁边坐着没有答话,拿着那翡翠烟嘴儿吧嗒吧嗒的抽了两口,又猛然将那烟竿放到桌子上边:「我们荥阳郑氏好歹也是世家大族,他英国公府莫非还嫌弃我们郑氏门第不成?你快别说了,这事儿黄了就黄了,以后再留心给十五丫头寻家好的。」

    朝堂形势越来越不明朗了,皇上身子似乎不大好,朝会总是过几日便歇一次,有时甚至还是陈皇后扶着他一道出来听政。第一次陈皇后出来的时候,朝堂上大臣齐声反对,可皇上却是一副不理不睬的神色,反对了两次,见皇上不为所动,一些擅长溜须拍马的人竟然上了奏折说皇后此举乃是为国分忧,皇上身子不便,现在乃是非常之时,由皇后搀扶着来上朝也是正理。

    皇上见了奏折大喜,褒奖了那些上折子的大臣,那些出言反对的只能骨笃了嘴站在一旁不再说话。陈皇后扶着皇上上朝的时候不多,而且在廷议上自始至终不开口说一句话,这让那些大臣们稍微有了些放心的感觉,毕竟她并没有干政。

    皇后与皇上一起上朝这事情没有再成为关注的要点,而另外一件事情却被提了出来,还是老问题,关于皇嗣之事。

    大周还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皇上到四十多岁,膝下还无子息,只能借鉴前朝旧事。朝中现在有两派意见,一派认为皇上该在自己的子侄里过继一个到陈皇后名下,到时候百年以后也有继承之人,而另外一派却觉得皇上应该挑选一个弟弟做为继承人,都是先皇所出,一样有接任皇位的资格。

    郑大太爷瞧着儿子们写回来的信,似乎他们都与女儿郑德妃统一了意见,倾向于第二种看法,而且似乎他们已经有了合意的对象,那边是楚王殿下。

    先皇育有六个儿子,其中皇上、楚王与豫王乃一母同胞,是最亲近的兄弟,楚王比豫王年长,而且甚得民心,楚地也十分富庶,每年向朝廷进贡的赋税都不知有多少。相比较而言豫王显得没有那么锋芒毕露,洛阳与荥阳相去不远,郑大太爷对于豫王的作为也有一定的了解。豫王似乎打定主意做闲散王爷,在政事上头基本上没有什么举动,每日里边不是召集文人一起饮酒作诗便是游山玩水,洛阳别的不着名,每年的花会可是鼎鼎有名的。

    支持楚王固然有一定的胜算,可这皇位之争毕竟不是那么简单容易的,最好是楚王豫王都能笼络,这样荥阳郑氏也就能立于不败之地。郑大太爷回信叮嘱儿子们不要过于着急表态,先旁观看看,等着到必要的时候再去插手。

    要能攀上楚王府与豫王府,最直接的手段便是联姻,郑香莲的亲事没有成也不一定是一桩坏事,以后指不定她还有更大的造化。郑大太爷慢慢的摸起烟杆吸了一口,白色的烟雾袅袅的从烟斗里升了起来,他闭着眼睛满足的挺直了背:「你着急什么,以后会是什么样子,谁都还不知道。」

    郑老夫人听着郑大太爷的声音逐渐平和下来,也没有了那份急躁:「我不是着急,只是觉得心里头不舒服罢了,也就口里边说说,你就在旁边听着便是。」

    「七房那丫头,你先别去管她,只要她不在咱们大房起跳,便让她去蹦跶自己的罢。毕竟她没了父母,自然性子会要野一些。」郑大太爷磕了磕烟杆儿,一点点零星的红色火星便溅了出来:「若是她踩到了我大房头上来,那我也不会轻易放过她。」

    郑老夫人点了点头:「好罢,我听你的话,暂且不去管她。」

    十月的天空似乎比往常要高了许多,一行秋雁排着整齐的队伍往南边飞了去,秋风阵阵,头上不住的有枯叶飘落而下,掉在人的脚边,就如蝴蝶拍打着翅膀一样。

    郑香盈望了望站在自己面前的几排人,满意的点了点头:「今日我便说了这些,你们自己好好去体会着,有什么想法主意和我来商讨,以后我这归真园与赤霞山便要靠大家帮忙了。」

    那几排人听了齐声回答:「姑娘放心,小的自会尽力。」

    自从准备去洛阳办超市以后,郑香盈越来越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自己手下的人手不够,不仅仅是做粗活的人手不够,最短缺的便是那些管理层面的人。许兆宁回洛阳马上便张罗着给她找铺面,才半个月不到便派人送信给她说已经找好了地方,该如何装修,请她派人去指点。

    郑香盈想了想,只能派了何嫂子两口子过去,西大街的超市便暂时让方妈妈带着小琴去打理。方妈妈走了以后,归真园的厨房里一时间又开始出现了忙乱的局面,她只能又提拔了一个张嫂子。

    生意做大了,自己需要的人手却不够,这是现在她最需要解决的问题。这些天郑香盈将手下的人一一筛选,从中间挑出了三十个人,她准备要在过年之前简单的将他们训练成为初步管理意识和知识的人。洛阳的分号虽然已经有了掌柜,可自己还得派人去共同参与铺面的管理,总不能让旁人全部揽着这一摊子事情。

    而且郑香盈还很有雄心壮志,洛阳超市若是开得顺畅,她准备继续扩张,在大周发展出类似于肯德基麦当劳之类的连锁店来。不管怎说,开店一定要具备两种资源,一是财力,另外则是人力,两者缺一不可,自己要抓紧时间把他们训练出来才是。

    「姑娘,我瞧着这里边有两个甚是机灵的,就不知道能不能靠得住。」鲁妈妈望着那些人慢慢走开,脸上有一丝忧虑:「只怕生意做大了,他们见着银子眼红,会卷了银子跑路,咱们便白忙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