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你拿了我调令压一队军粮即刻出发。」武威将军笑着将一纸公文递给杨之恒:「你速速去罢。」心里默默的添了一句,去晚了可抢不到功劳了,现在快到十月底,北狄人也该回家准备去过年了。

    杨之恒接了军令不敢停留,点了粮草,带着运粮队的人便往前线奔了去。大军已经从边塞开出往北狄人那边推进了一百余里,杨之恒的马跑得快,可运粮队的马却没有这脚力,需要差不多两天才能到,辰时出发的时候眼见着太阳还在东边,可那日头逐渐爬过中天,又慢慢的往西边坠落,还没有过到一半。

    杨之恒带着几个亲随在前边探路,正快马加鞭的往前赶,就见有两座山夹持而立,中间只有一条小道,路面很窄,仅仅只能供一辆马车通过。还未走到山前,杨之恒的马便咴咴嘶叫起来,两只前蹄不住的刨着地面,就是不肯往前边去了。杨之恒勒住马拍了拍它的脖子,这马很有灵性,这般状态异常,肯定是感觉到了危险。

    「杨总旗,怎么不走了?」几个亲随策马追了上来,见杨之恒脸色郑重,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心中忐忑不安,眼神疑惑的望向杨之恒。

    「前边恐怕有埋伏。」杨之恒抬眼瞧了瞧那两座陡峭的山,脸色凝重,山谷就如一只野兽张大了嘴巴等着猎物落入口中,天色正慢慢的黯淡下来,山头上的树木也逐渐模糊成了一片,深绿深黄已经分辨得不是很清楚,山上有风呼呼的刮过。那树木便仿佛化身为兵士站在山上,手里拿着弓箭,蓄势待发一般。

    「总旗,这天色渐晚,咱们不如找一处地方歇息,明日再绕道过去?」有一个亲随小声建议,瞧着这山野荒凉确实有些风声鹤唳的恐惧之感。

    杨之恒瞧了瞧自己身边只有五个亲随,点了点头道:「咱们不过去,就到这边口子上等着,看看还有没有旁的运粮队经过,咱们等到他们再一起走。」

    杨之恒带着亲随退了几里,这时他的运粮队也已经赶了过来,杨之恒没有说前边可能有埋伏的事情,命令手下在此驻扎,先挖坑准备做饭,歇息歇息在说。那运粮队的兵士此时也已经很是疲惫,听着说驻扎休息,个个欢喜,都按着吩咐去生火造饭了。

    究竟心有不甘,杨之恒又赶着马儿慢慢的靠近了那山谷,说来也怪,那马才到山谷口子,又停了下来不肯再往前边走,杨之恒这才下了结论,前边定然有埋伏。

    可毕竟这是通往前线的唯一途径,除了自己,运粮队也要从这边经过,看起来北狄人是想在这里截断大周的粮草了。杨之恒拨转马头走了回来,脑子里在不住的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做,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无论如何也该要先摸清楚山上究竟会有多少人埋伏在那里。

    不远处升起了一缕袅袅的白烟,杨之恒知道那是手下正在做饭,这白烟被风一吹,迷迷茫茫的一片,慢慢的扩散开来,远远望着仿佛有千军万马驻扎在那边做饭一般,杨之恒眼睛一亮,心里隐隐有了主意。

    这块地方现儿已经被大周占据,那北狄人多半是绕着路从边塞那边过来的,所以绝不会在此处埋伏很多人。杨之恒将马儿栓在树上,添了碗饭吃了个底朝天,然后与亲随交代了一句:「我先摸去那边山头瞧瞧,你们见着咱们的运粮队便先喊住他们,等我去摸清楚他们的人数再做定夺。」

    「杨总旗。」有亲随惊叫了起来,虽然杨之恒官职上来说是他们的头头,可实际上年纪比自己小一截,即便是做自己的儿子都说得过去,他怎么忍心让杨之恒去冒险?「杨总旗,还是在这里等等,想必别的运粮队很快就要过来了。」

    「你不用慌张,我自有把握。」杨之恒笑了笑,将弓箭弯刀佩好,指了指自己的坐骑道:「帮我好好照顾它便是了。」北狄人最擅长的是骑马射箭,在这山头丛林里,两样功夫都没法使出来,所以杨之恒对自己孤身前去打探军情还是很有把握的,他学了这么多本领,现在不用还等什么时候?

    杨之恒安顿好这边,自己飞快的抄了小路朝那山头奔了过去,几个亲随见着他的身影如兔起凫落,才几纵几跃便不见了身影,一个个吃惊的瞪大了眼睛:「杨总旗还有这般本领!往日他教我们武艺里边可没这一门,跑起来便如风一般快。」

    「咱们杨总旗可真是了不得,此次必然是要立大功回去的。」一个亲随感叹的点着头道:「小小年纪,出身又好,长得又俊,到时候立了军功,升职快,还不知道有多少大家小姐想要嫁给他呢。」

    「杨总旗虽然说年纪该不大,最多十七八岁,可是也该到定亲事的时候了。」旁边运粮队里边的人哈哈大笑起来,杨之恒几个亲随也笑了起来,杨之恒和他们亲口说过,他还没满十五岁,就定亲事,怕也太早了些。、

    夜色蒙蒙,秋霜渐渐的在草尖上生了起来,一点点冷冷的银白映着月色不住的在闪亮。山头上的树木紧紧密密,一阵山风吹过,树木发出了悉悉索索的响声,里边还依稀夹杂着说话的声音。

    「方才往这边来的那几人怎么便不见了。」说话的人似乎有些纳闷:「分明听到了马蹄声。」

    「可不是吗?听着那声音由远而近,怎么忽然就停了。」一个人附和道:「想着该要过来,结果又没了声息。」

    「你们给我打起点精神来!那几个人不来更好,他们难道值得浪费我们的弓箭火炮?咱们是要立军功的,怎么着也该消灭一支运粮队才行。」有一个声音威严的响起,躲在树上的杨之恒攀了树枝探头望了望,就见一个穿着皮袍子的人正在训话,他身边站着二十多个人,山地上放着几辆小车,上边装满了石块,还有两门小小的火炮摆在那里。

    若不是自己的坐骑示警,运粮队从这地方过去肯定会中了埋伏,弓箭火炮一发,必然会是全军覆没。杨之恒捏着一把汗,连呼惊险,决定回去要好好的犒劳自己的马儿一次。「我要喂它吃半斗豆子。」杨之恒默默的想着。

    摸清楚敌人的数量,杨之恒悄悄的从山头撤退,回到驻地时,就见粮车多了些,想必是来了另外一支运粮队。那队长姓陈,见着杨之恒回来赶紧迎了过来:「杨老弟,怎么样了?到底有多少人在那山头上边?」

    杨之恒将自己打探到的情况说了说:「我数了下,山上总共也就二十五个人,咱们两支队伍有差不多两百人,是不用害怕的。只是咱们得要想法子将他们生擒了才是,现在战事将尽,想碰到一个北狄人都难,好不容易一次见了这么多个,咱们可要抓紧机会。」

    陈队长听了这话也来了兴致:「杨老弟,那照你说该怎么办?」

    「咱们好好来合计合计。」杨之恒将那位陈队长拉到了一旁:「虽然山上只有二十多人,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若是他们调转火炮来打咱们,咱们再多人也没有用处,你说可是不是这个理儿?」

    陈队长连连点头:「说的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