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十一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咱们兵分两路,一路去山谷下边迷惑他们,一路跟着我去山上捉人,你觉得如何?」杨之恒瞧着那队长的脸慢慢转了颜色,十分奇怪:「怎么,你害怕了?」

    陈队长低头不语,心里不住的在筹划怎么样做才能让自己抢到最大的军功,杨之恒的意思是要自己带着士兵去送死,他带了人去山头上抢功劳,真是端的好算盘,自己可没有那般傻,为旁人做嫁衣裳。

    「陈队长,你倒是给句话!」杨之恒瞧着陈队长的不爽利劲头心中也是不快,自己出了主意他还不愿意去做,大不了自己带了亲随与运粮队里的人去便是。

    「你倒是算计得好,让我去送死,你去抢功?」陈队长最终嚷了出来:「这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儿?你还让我给句话,我还会有什么话给你!」

    杨之恒听了这话有些气结,他本是担心陈队长的安危,这才想着要他去诱敌,自己去山头捉人,可没想到陈队长竟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里边的弯弯道道让他实在没办法想通,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那还怎么去共同进退?瞪眼望着陈队长,杨之恒点了点头:「那你去山头上捉人,我带人到山下去诱敌便是了。」

    陈队长见杨之恒一脸坦荡,不由得也有几分心虚,干笑着道:「这捉人可是危险的事儿,我年纪比你大,还是由我来罢。」

    杨之恒心里明白,口里只是装着糊涂,抱了抱拳道:「那便多谢陈队长关照了。」

    两人商定好了计策,各人点了五十人跟着自己走,每支队伍里边还留五十人守着粮草。杨之恒的亲随望着陈队长的背影有些担忧:「杨总旗,我看这陈队长一脸奸猾之相,恐怕到时候捉了北狄人他不会报咱们的军功呢。」

    「不报便不报,咱们先将粮草送过去才是正经。」杨之恒命令众人去折一些树枝过来缚在马尾巴上边:「快些做好这事儿,他们快要上山了,咱们得赶着去前边。」

    「马尾巴上缚树枝?」手下十分奇怪:「这究竟是什么道理?」

    「你们不用多问,只需照我的话去做便是。你们放心,我自然要保证你们的饿安全。」杨之恒胸有成竹的模样让手下安心了不少,纷纷四散开去寻树枝,不多时便按照杨之恒所说装备好了。

    「咱们出发!」杨之恒一马当先往前边冲了过去,就见坐骑后边烟尘滚滚,就如有十几匹马在同时奔跑一般,手下见了这股烟尘,一个个兴奋了起来,马上领会到了杨之恒的意思,这么大的烟尘往山谷那边走,还没有到那腹地烟尘便先到了,北狄人肯定会误以为来了不少兵马,会逮着机会赶紧开弓放箭,而实际上他们却还没有到那山谷腹地。

    「咱们不用进那山谷去,让马儿去那边跑一圈即可。杨之恒指着那山下一条小路道:「咱们从这里抄近路上山!」

    「那我们的马怎么办?」手下有几分迷惑:「难道这些马都不要了?」

    「怎么会不要!」杨之恒翻身下马,俯下身子摸了摸马脑袋上的鬃毛,贴着它的耳朵轻轻说:「这里就全靠你啦,你带着它们望前边跑一圈赶紧回去,听到没有?」

    那马仰头长嘶了一声,似乎表示它听懂了杨之恒的意思,还将那前蹄在地上刨了刨,显得很是欢快。众人瞧着一人一马说话的神态亲昵,都惊得张开了口望着杨之恒,不知道这里边有什么古怪。杨之恒转身微微一笑:「这马一直跟着我,它能听懂我的话。」见众人还是不相信的神色,又补充了一句:「真的。」

    就在众人皆摇头表示不相信的时候,杨之恒拍了拍坐骑的脑袋:「快些去罢!」

    那匹白色的马昂起头来,长嘶了一声,抬起腿便往前边疾奔而去,后边十来匹马也跟着往前冲了过去,杨之恒一挥手:「上山!」

    正在往山上攀行,就听着轰隆隆的声音响起,想必是北狄人在放箭发射火炮了,杨之恒心里虽然记挂着自己的坐骑,可还是不敢放松,双手双脚用力,飞快的往山头上奔了过去。等他们爬到山顶时,陈队长的那些手下早已赶到,正在和北狄人激战,杨之恒大吼一声加入了战团里边,他武艺本来就好,这北狄人现在又是惊弓之鸟,不多时便将他们擒获了。

    杨之恒点了点人,他原来数着分明有二十五个人,此时却只有二十四个,少了那个穿皮袍子的头头,究竟去了哪里?站在山头上正四处张望,旁边慌慌张张的跑了一个兵士过来:「杨队长,我们陈队长不见了!」

    月亮冷冷清清的照在山林之间,点点秋霜闪着寒铁般的光芒,杨之恒站在山上四处望了望,那位陈队长究竟会去了哪里?他指了几个人道:「跟我走,即便是被北狄人抓走了也不会去得太远。」

    数人在杨之恒带领下分头搜索,这山头并不大,才过了约莫半个时辰,便见到熬草丛间有凌乱的脚印。杨之恒仔细瞧了瞧,这些脚印不像是一个人的,明显的有两个人,他点了点头,指着那条小路道:「往这边追下去!」

    几个兵士点了点头,分开草丛便往下边去了,杨之恒站在那里没有动,忽然飞身跃起伸手摘下树上两片叶子,猛的一蓬枯草里射了过去。就听「哎呀」一声喊叫,那草丛抖了抖,从里边滚出了两个人来。

    杨之恒冷冷的望了一眼,这人正是先前他瞧见的穿皮袍子的人,手里还紧紧的抓着那个陈队长。那人前额全部秃了,耳朵后边开始却有卷曲的头发,两撇胡子翘着向天上,耳朵上挂了一个大金环。

    「好俊的功夫!」那北狄人身手倒也矫健,眨眼间便已经飞快的站了起来,那陈队长被他扣在手中当了一面盾牌。「你故意将你手下支开是怕他们中了我的暗招,不错,你真是条好汉子!」那北狄人毫不吝啬的夸奖了杨之恒一番,低眼瞧了瞧陈队长,脸上露出鄙夷的笑容来:「若都是如他一般,躲在兵士们后边做缩头乌龟,你们大周总怕早就完了!」

    杨之恒瞥了一眼那陈队长,他的脸色发白,全身似乎已经瘫软,望着自己的眼睛充满了哀求的神色。

    「你想不想救你的同伴?若是想救他,那便给我寻匹快马来,我骑马离开以后自然会将他安全放回来。」那北狄人桀桀怪笑起来,拎了拎陈队长的衣裳:「我瞧着他该身份金贵,他穿得盔甲都与一般将士不同,绝不是普通人,你自然该要掂量着他的身份。」、

    杨之恒略微楞了楞,这陈队长或许也是和他一样,带着荐书来投军的,这运粮队最是安全,报功的时候又最好附带添上一笔,能做到运粮队的队长,这人身份确实也不简单。可是怎么能因着要保护他的安全却将北狄人放走?瞧这北狄人也绝不是什么泛泛之辈,能带人绕到这里布置机关,而且还能如此镇定的于自己讲条件,绝不是一般兵士。

    「我怎么能放你走?」杨之恒冷冷一笑,反手从身上拿出弓箭来,陈队长见了杨之恒的举动,扯着嗓子喊了起来:「杨老弟,别射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