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十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杨之恒没有搭理他,将手将弦拉紧,大喝了一声:「往哪里逃!」就听「嗖」的一声响,那白羽箭就如流星赶月一般往前边奔了过去。那北狄人见杨之恒竟然不顾同伴安危,直接就朝他们射箭,唬了一跳,赶紧将陈队长往前一推,自己往旁边打了个滚,仓皇的躲过了这一箭。

    陈队长觉得抓住自己的手已经松了,又听着「砰」的一声响,睁眼一看,就见一支白羽箭正掉落在自己身边,捡起那支箭一看,箭头已经被拗了去,只有光秃秃的箭杆,难怪射不进自己的衣裳。

    抬起头来一看,就见那边两人已经战成了一团,那北狄人瞧着也是有一身好功夫,与杨之恒你来我往的打斗得激烈,陈队长抖抖索索的站了起来,从身上摸出了刀子想要去帮忙,可瞧着那边刀光剑影,自己找不到插手的机会,而且还唯恐自己会被那刀剑所伤,他只能默默站在一旁瞧着杨之恒与那北狄人拼斗。

    这是哪一家子弟?姓杨?陈队长仔细思量着,瞧着年纪不大,只比自己小了一两岁,该也是来捞军功的,可青云军里却从来没见过这一号人物,自己从京城来边塞好几个月了,凡是拿着荐书过来的都认识,可从来没见过这个杨队长。

    或许他是靠自己军功拼上去的,瞧他这身功夫可真是让人眼热。陈队长拎着刀子站在一旁心中不住的在打着主意,今年的战事快结束了,自己还只出来运了两趟粮,也没捞着什么太大的功劳,若是能将这北狄人捉住,也算是立了大功了。只不过这功劳还得两个人分,这一点让他觉得很不爽,瞧着杨之恒,心中的嫉妒一点点的涌了上来。

    那边的胜负慢慢的分了出来,那北狄人年纪比杨之恒要大,拳脚功夫也不如他,眼见着只有招架之功却无还手之力,身上已经挨了杨之恒几刀,瞧着手脚慢了下来,下盘也甚是虚浮,正不住的往后边退,陈队长心中大喜,拿了刀子便奔了过去:「杨老弟,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杨之恒与那北狄人交战正酣,忽然就听耳边有叫喊声,转头一瞧,陈队长已经拎了刀子过来帮忙了。心中微微放松了下,两对一,无论如何也该轻轻松松将那北狄人拿下。可就当他全力对付那北狄人时,还没弄清楚怎么一回事情,就觉得刀光扑面而来,他猛的一个抽身就往边上跃了过去,但依然没有来得及完全避开刀锋,就听细微的「刺啦」一声,手臂上的盔甲被划破,一道鲜血顷刻间迸涌而出。

    「杨队长,杨队长!」耳边传来惊呼之声,几个被派出去寻找北狄人的手下刚刚好折了回来,正巧亲眼目睹了陈队长暗算杨之恒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停顿了一刻才喊叫了出来:「杨队长,你没大事罢?」

    杨之恒落在几尺开外,冷冷的望着陈队长,没想到拿刀子对付自己的,不仅仅是敌人还有自己的同伴。方才那陈队长来势凶猛,刀子是往他脖子上边砍了过来的,若自己不是闪避得快,恐怕此时脖子与身子已经分家了。

    「陈队长,你这是何意?」杨之恒皱了皱眉头,从身上摸出一包金疮药撒到自己的胳膊上边将血止住,幸而只是伤了左边胳膊,倒还不算太坏。

    「我……」陈队长见自己暗算不成,嘴里喃喃说不出话来,心中懊悔不能一击到位,竟然杨之恒活了下来:「我是想来帮忙砍那北狄人,没想到却误伤了你,杨老弟,真是对不住了!」

    这可真是强词夺理,凡是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瞧见方才他分明是朝杨之恒扑了过去的,杨之恒几个手下不服气,在那边鼓噪起来:「陈队长,你为何这样狠心?抢军功也不是这样的罢?」

    陈队长倏然转过身去,望着杨之恒几个手下,一张脸涨得通红:「你们,胡说八道!」

    「别和他说了,咱们收拾下准备走,将那人带走!」杨之恒忍着痛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北狄人,望了望天边的月色:「咱们星夜赶路,可以在天明前到前方军营。」

    陈队长见杨之恒几个手下迈步往自己身边过来,心中一急,这北狄人明显就是个头目,怎么能让杨之恒捉了去邀功?他赶紧奔到了那人身边弯下腰去想将他提起来,这时就见眼前一道白亮亮的光闪过,一把刀已经从他的脖子那边划了过去。陈队长的眼睛瞪得溜圆,不可置信的低头看着自己脖子那处有鲜血慢慢的流了出来,然后猛然向前一扑,整个人压在了那北狄人的身上。

    这意外的变故让山间的几个人都吃了一惊,杨之恒摆了摆手,示意让手下不要过去,自己朝前边走了几步。那北狄人眯着眼睛躺在那里,气息有些不匀称,可他说的话却依旧听得很是清楚:「我最看不惯这种背地里放冷箭的小人,特别还是拿来对付自己的兄弟,你们大周多的是这种鼠辈,你少年英才,为何不来我们北狄?我们北狄人尚武,只崇拜英雄,到时候一个王爷是跑不掉的。」

    杨之恒默然,走上前去将陈队长的身子翻了过来,只见他脖子那处有一道光滑的刀印,鲜血正不住的往外迸射,那北狄人的胸口都被他的血染红了。「这是我们自家事,与你没有半点干系。他再怎么暗地里下手,也只是他一个人的事情,与大周无关。」

    伸出手来封住北狄人几处穴道,让手下过来将他与陈队长带下山去。两支运粮队正在山谷外集合等着各自的队长回来,见陈队长已经死了,他几个亲随大惊失色,扑了上去抱住陈队长的尸首大哭了起来:「三公子,三公子!」

    杨之恒没有去打听陈队长是哪家子弟,命令两支运粮队开拔,马不停蹄的将粮草与捉住的北狄人送到了大将军帐下。大将军见了那北狄人头目,略微一愣,旋即哈哈一笑:「左贤王,你怎么竟然如此狼狈?」

    杨之恒听了大将军的话大吃了一惊,原本以为只是捉住了一个小头目,却没想到竟然是北狄的左贤王,自己也真是运气好,一揭盅便中了个大宝。只见那北狄人扭了扭脖子,脸上露出不屑的神色来:「你现在尽管嘲笑我,可我究竟不是你捉住的!」

    大将军望了望站在一旁的杨之恒,赞许的点了点头:「做得好,到时候我可要好好的替你记上一功!」

    杨之恒笑着抱拳道:「将军,为国效力乃是末将职责所在,何足挂齿!」这时外边传来一阵杂乱的声音,似乎有人在外边嚎啕和喊叫。大将军皱了皱眉头道:「去看看,何人在外边喧哗?」

    一功副将应声而出,不多时便来回禀:「大将军,外边是陈队长的亲随正在吵闹,要大将军追究杨队长失责。」

    「失责?」大将军有几分讶异:「什么失责?」

    「他们说是杨队长保护不力,陈队长才会身死。」那副将脸上也是为难的神色,小声提醒了大将军一句:「陈队长乃是陈国公府三房的公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