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十四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但无论怎么说大将军对杨之恒还是算照顾了,一把便将他提了个正五品的职位,即便是那蟾宫折桂的状元,也只是直授正六品的翰林编修呢。难怪这么多世家要将自己的子弟塞到青云军中去混军功,从武这条路子可比文职要升得快。自己的舅舅从六品做到五品熬了差不多六七年,现儿还是一个知州,可杨之恒还不到十五,竟然便是正五品了。

    「姑娘,你笑什么呢?杨公子在那边怎么样?」小翠见郑香盈拿着纸慢慢来,满脸带笑,心里也为自家姑娘高兴,看起来杨公子在那边定然混得不错。

    「他呀,升官了。」郑香盈放下信笺吐了一口气:「不知道今年他能不能回来过年,若是回来了,你尽可以让他招待你吃一顿好的。」

    「就升官了?」鲁妈妈站在旁边搓着手笑得眼角处的皱纹都折到了一处:「什么官儿,比得上那县太爷不?」

    县令是正七品,杨之恒是正五品,这中间可足足差了四级,瞧着鲁妈妈一副求知若渴的模样,郑香盈忍俊不禁,点了点头道:「比县太爷可厉害多了。」

    「那能不能和钱知府比?」小翠听了也是高兴:「若有钱知府那么大的官,以后姑娘你又多了个靠山啦。」

    「那可比不上。」钱知府是正四品的实职,管着一方百姓,杨之恒只是官职等级上去了,手中并无权力,说白了他现在只是大将军的私人秘书之类的人物,只有等着朝廷派了实职才能算数,但无论如何也是个新的起点,以后任职或者提拔也方便。

    这边归真园得了信儿,那边豫王府也知道了消息,焦大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他被豫王派去外出公干,大半个月没接着杨之恒的信,心中很是牵挂,回到豫王府第一件事情便是问杨之恒的信件,早两日下人们都说杨公子没有来信,焦大不由得心急,战场上的事情谁说得清!他最怕的事情便是杨之恒一时冲动自己请缨上战场,落入敌人陷阱,寡不敌众,这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今日豫王将他传过去,递给他一封信:「你且放心罢,之恒来信了。」

    焦大飞快的拆开那信笺,匆匆将里边内容看了一遍,得知杨之恒升了副将,不由得也讶异:「之恒这小子真走运,一出马竟然逮着了左贤王!」

    「之恒是个不错的,本王没有看走眼,竟然立下如此大功,难得的是他并不居功自傲,还是听从了大将军的安排。」豫王看着焦大,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神色,焦大在旁边瞧着,心里没有底。豫王那表情很古怪,似乎有些惆怅和遗憾,他暗暗揣测,莫非豫王在嫉妒杨之恒的聪明伶俐,在感叹自己的儿子都比不上杨之恒?

    许兆安与许兆宁是豫王府里最被人看好的两位公子,豫王迟迟不立世子,与他偏爱许兆宁有莫大的关系。按着常理来说,谁家不是立嫡出的儿子,可偏生豫王却对这侧妃所出的儿子看得更紧,那真真如掌珠一般。刚刚生下来便将他记到豫王妃名下做嫡子养,吃穿用度与许兆安没有任何分别,暗地里给许兆宁的赏赐更是多得多。

    或许是因着宠爱许兆宁,对于他的伴读杨之恒,豫王爷亦是格外看重,豫王府里边杨之恒是一个特殊的存在,豫王让下人们称呼杨之恒为杨公子便可见一斑。焦大一边想着一边惴惴不安,士为知己者死,豫王如此礼遇杨之恒,总怕是有他的目的。

    拿了杨之恒的信怅怅然回到许兆宁的院子,焦大一进门便瞧见了许兆宁笑得格外欢快的脸:「焦大叔,听说之恒来信了?」

    拿着杨之恒给自己的信看了一遍,许兆宁顿足叹气:「之恒真是厉害,才去边关便立了奇功。」抬起眼来,他一脸向往的神色:「若是父王许我跟他一道去边关便好了,指不定我也能立下赫赫战功呢。」

    焦大笑道:「那是肯定的,二公子文韬武略都比之恒要强,去了边关定然会立下更大的军功。」

    许兆宁闻言摆了摆手,笑着对焦大道:「焦大叔,你也来糊弄我。我自己知道比之恒不上,但比起我那兄长来说自然是不会差,只有占强的份儿。」他微微叹了一口气,坐到了桌子旁边,忽然间声音低了几分:「我有时候挺羡慕之恒的,羡慕他能到处闯荡,而我就像笼子里头的一只鸟,哪里都不能去。」

    旁边站着的丫鬟见许兆宁忽然说得伤感,赶紧笑着来劝解:「二公子,你哪有不能去的地方?瞧着你这些日子不整日在外边跑?」

    许兆宁白了她一眼:「这个哪里比得上杨公子在外奔跑?」虽然言语间不认同,可毕竟语气又缓和了几分,唇边露出了一丝笑容来。焦大在一旁瞧着心中有些觉得奇怪,自己到外边替豫王跑了一趟回来,就发现许兆宁似乎与往日不同,瞧他一副如此开心的样子,自然得了一件欢喜的事儿。

    许兆宁这些日子隔三差五的便往朱雀街那边跑,在那里他为郑香盈挑了几个相连的铺面,把这些打通做了一间大铺面。郑香盈派了何嫂子过来帮着弄了将近两个月,不仅是把铺子里的装修弄好了,还将掌柜与伙计们训练好了,昨日开始荥阳那边便陆陆续续的运了些货物过来,伙计们开始将东西上架。

    不知明日郑小姐会不会亲自过来看这铺面开业,许兆宁心中有些期待,一颗心总是上上下下个不停,走路的时候都有些魂不守舍,遇着玥湄郡主的时候都差点将她看成了是郑香盈。

    「二哥,你这是怎么了?」玥湄郡主笑微微的瞧着许兆宁,脸上已经没有往日那种飞扬跋扈的神色,被教养姑姑管束着快一年了,从外表看来,好歹也有了淑女的模样。

    「玥湄,你这是去哪里?」许兆宁有几分惊讶,自从杨之恒去了西北,这位三妹妹就不再变着法子往他院子里边来了,有好一段日子没见着她。今日见面,忽然间发现她似乎换了个人一般,走路不再风风火火,脸上也不再是时时眉眼耸动,仿佛沉稳了许多。

    「我去母亲那边请安。」玥湄郡主站在那里脚步不挪,眼中有着期盼的神色:「二哥,西北那边有消息否?」

    许兆宁微微叹息了一声,原以为三妹妹已经慢慢将杨之恒放了下来,没想到究竟她心里边还是在记挂着他。想着自己对郑香盈也是时时牵挂,许兆宁不禁有些感同身受,点了点头道:「三妹妹,之恒立了军功,大将军很赏识他,升了他做副将。」

    「真的?」努力维持出来的形象顷刻间便不翼而飞,玥湄郡主脸上露出了欢快的神色来,她的一双眉毛都快飞到了鬓角里边去:「我便知道他肯定可以的。」眼睛望了望许兆宁,里边露出了快活的神色来:「二哥,副将是几品官?」

    「正五品。」许兆宁感叹道:「真是不容易,」

    「啊,原来才正五品,我还以为至少有四品三品呢。」玥湄郡主有些讪讪然,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那位大将军也真是,怎么着也该提拔他做正四品的官儿罢。」现在自己年纪见长,过不了两年母亲就该给自己挑人家了,若是杨之恒能捞到高一点的官职,母亲瞧着前途好的份上,指不定还会遂了自己的心愿。可现在瞧着年纪轻轻要做高官委实为难,也不知道能想出什么法子来帮他才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