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十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三妹妹,你快些过去罢,免得母亲久等,我还要出府办点事情,就不陪你说话了。」许兆宁没有心思和玥湄郡主站在这里闲磕牙,朝她点了点头,带着手下匆匆离开豫王府,便直奔朱雀街去了。

    朱雀街是洛阳一条繁华的街道,街道两旁皆是铺面,各色各样的东西都有卖,街中间有一个铺面很是显眼,铺子外边刷着白色的底漆,上边有着绿色的点缀,瞧上去神清气爽。铺面的大门比一般的铺子要宽阔,显得很是气派,大门上头的牌匾用红绸布蒙着,中间有一个大红的绸缎花儿。

    许兆宁站在铺子前边望了望,铺子的大门半开,里边隐隐有人在走动,派了一个亲卫上去瞧了瞧,正站在柜台后边的何嫂子一眼便瞅见了他:「二公子来了?」

    亲卫笑着点了点头道:「来了,正在外边呢。」

    掌柜的和何嫂子赶紧迎了出去,许兆宁此时已经到了铺面门口,往里头看了看,只觉明亮整洁,东西摆放得井井有条,十分满意:「你们做得不错。」

    何嫂子笑着将许兆宁引了进来看了一圈,就见上头悬着各种牌子做标志,上边写着菜蔬区、腊味区、干果区、日常区、花草区,相对应的区域里有着各类摆放得整整齐齐的货物,一样样码得整整齐齐,瞧着便觉得心里舒服。

    「这些菜蔬难道也是从荥阳运来的?」许兆宁指了指新鲜的菜蔬,有些惊讶:「荥阳与洛阳快马加鞭运过来也得好几个时辰,为何卖相这么好看?」

    何嫂子笑着答道:「现儿是冬天,能存几日,再说这些瓜果很多都是在洛阳附近的村庄里收购来的,荥阳运来的只有南瓜这些能存上一段日子的。」

    「明日你们家小姐会不会过来?」许兆宁问了好几个问题,最终没有忍住,还是期期艾艾的将这问题问出了口,他有两个多月没有见着郑香盈了,心里实在挂念,想要去看她,可暂时还没找着借口——梅花还没到花期呢!

    何嫂子瞧着许兆宁脸上有些发红,心里一愣,忽然间醒悟过来,心中暗暗好笑,这位许二公子难道是喜欢上了自家姑娘?一想着两个月前的事情,何嫂子越发笃定了这个推测,要不是为何许二公子那边尽心竭力的为自己姑娘奔走?

    这可是一件大喜事儿,只不过……何嫂子忽然又想到了杨之恒来,好像那位杨公子对自家姑娘也很好,不知道以后姑娘的亲事该落在谁身上呢。偷眼瞧了瞧许兆宁,就见他穿着一件哆罗呢的的大氅,上边用着金丝银线绣满了精致的花纹,头上用紫金冠束发,上边镶嵌着美玉明珠。

    许二公子身份高贵,姑娘恐怕高攀不起,还不如跟杨公子小门小户的过日子便是。何嫂子暗自替郑香盈做了一回挑选,摇着头只觉惋惜,若是自家姑娘生在郑氏大房,那也能配得上许二公子了。

    「你没接到她的信儿?」许兆宁见何嫂子微微摇了摇头,一时会错了意,心中有几分惆怅:「她不愿意来洛阳?」

    何嫂子赶紧应声回答:「姑娘没有捎信儿过来,若是她明日要来,今日肯定会在洛阳的客栈歇脚,许二公子可晚间的时候派人去打探一下,是否有荥阳过来的小姐带着丫鬟婆子住店。」

    许兆宁听了这话心里头高兴了几分,点了点头转身便走了出去,掌柜的站在一旁呆呆的望着许兆宁的背影:「二公子怎么今日瞧着格外开心。」

    吃过晚饭许兆宁便派了人去洛阳各个客栈打听,自己背了手在园子里边走来走去,心里颇不宁静。天空里灿若云锦的晚霞慢慢的消褪了颜色,缕缕青灰色的暮霭沉沉的压了过来,许兆宁的心思也跟着往下沉,一双眼睛望着园子门口,几乎要将那门槛望穿。

    「二公子。」长随气喘吁吁的奔了进来:「悦来客栈里边有一位小姐是来自荥阳,留在客栈的簿子上头的姓氏是荥阳郑氏。」

    「她来了,真的来了。」许兆宁快活得几乎要跳起来,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眼前浮现出一双灿灿的眼眸,那眼波就如春水一般荡漾着,诱着他一步步的沉了下去。

    豫王府的另外一个院子里边灯火很亮,许兆安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长随,皱着一双眉头问道:「你确定这几日他只是往朱雀街跑?只是他开了一家铺子?」

    那长随点了点头:「二公子身边虽然有不少亲卫,可小的还是盯紧了他,他确实只是往朱雀街那边去,每日就在那铺子里边与掌柜的说几句话便回府了。」

    「我知道了,你且退下。」许兆安摆了摆手,有些心神不宁,这许兆宁究竟是在弄什么,只是开一间铺子,也值得他这般大费周章?这里头必有蹊跷,自己还得再细细查下去,事情不会只是这么简单!

    「大公子,喝口茶暖暖身子。」门帘子被掀了起来,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捧着茶盏走了进来,她身上穿的衣裳与丫鬟们不同,可也不很是华丽,弹墨撒花绫罗衣裳,一条石榴红的裙子,上头绣了几只蝴蝶儿,随着她姗姗前行,那蝴蝶便犹如要飞了起来一般。

    许兆安瞧着进来的这少女,心里边的焦躁才平静了些,她是豫王妃前不久指了下来的屋里人,名字叫荷蕊。从她身上,许兆安得知了男女之事的甘美,一颗心不知不觉的放到了她的身上,对她格外娇宠。

    「怎么不多穿点儿,外边这般冷。」许兆安将茶盏接过来,揭开盖子一看,上边漂浮着几颗莲心,抬头朝荷蕊笑了笑:「你又弄这茶给我喝。」

    荷蕊站在一旁笑得娇俏:「大公子,我见你这些日子有些上火,特地给你用莲子心来泡茶,能去除心火。」

    许兆安慢慢的喝了一口,那种清苦的味道从舌尖慢慢涌起,一直沉到了心底,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涩味道。这心火如何能去?年岁逐渐的大了,可这世子之位却迟迟没有定下来,仿佛有一碟美味的菜肴摆在自己面前,但却不能入口一般。

    母亲……许兆安捏了捏手心,枉费她出身陈国公府,竟然一点举动都没有,任凭着自己在这里自生自灭!

    屋子里头烧着暖炉,温暖如春,门帘今年已经换成新的,弹墨金丝锦缎的面儿,上边绣着一丛精致的牡丹花。任凭外边北风呼啸,可这门帘上的牡丹却依旧国色天香,饱满的花瓣似乎要从锦缎上弹了出来一般。

    「姑娘,你真不去洛阳?」小翠站在郑香盈旁边扭着身子,低头拉了拉自己的衣裳角儿,显得有些不自在。她身上穿着一件崭新的掐腰对襟棉衣,元宝领上边镶着白色的绒毛,衬着她的肌肤更加粉嫩了些,棉衣下边是一条撒花绫罗裙子,做了十二幅,在地上逶逶迤迤的拖着,松松儿积出了一堆波纹来。

    「有你和鲁妈妈代替我去,我便很放心了,归真园这边事情多,我还能脱得开身?」郑香盈笑微微的望着小翠只是笑:「你只手脚放开些,就当自己是郑家小姐,不要顾忌太多,走到外边将头抬高一些,笑得自然些,保准没有人怀疑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