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十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管事妈妈耸着肩膀微微摇了摇头:「听说是为了七房二小姐的事情,仿佛说她勾搭上了一个男人,现儿是过去捉奸呢!」

    「勾搭上了男人?」坐在一旁的郑香枝啧啧的发出了惊叹声:「她要明儿春天才满十岁罢,怎么也就知道要勾搭男人了?」

    「香枝丫头,你怎么能说那般粗鲁的话?女儿家要谨言慎行,要斯文有礼,幸而这还只是在咱们内院大堂,若是被旁人听了去,恐怕会笑话咱们郑氏教出来的女儿就如那乡野村妇一般呢!」郑老夫人扫了郑香枝一眼:「你还需沉稳些!」

    郑老夫人最近颇为烦恼,她最喜爱的孙女郑香莲的亲事没能定下来,英国公府简直是狠狠的落了郑家的脸。现儿将近年关,郑氏家族在外边的人已经陆陆续续回来了,每个来大房的人都要问起郑香莲的亲事,郑老夫人听在耳朵里边,心中似乎被扎了无数刀一般,可脸上偏偏还只能笑着说:「姻缘还未到,一时半会也不好定下来。」

    可那些人却似乎不愿放过她,那惊讶的声音又高又亮:「香莲今年十六了罢?也正是该议亲的时候了,不如我来给她牵个线儿?」

    郑老夫人听着这话来了精神,可仔细一听对方条件,气得说不出话来,寒门小户的,竟然想要娶自己的掌上明珠,即便郑香莲不能嫁入英国公府,可她也不至于到了这种被人挑剩的地步!

    郑香莲一直躲在丹霞园不想出来,每次给自己来请安时也是没精打采的,郑老夫人瞧着都觉得心疼,可无论怎么安慰她,郑香莲还是高兴不起来,每次陪着郑老夫人说了一会子话儿便推着说头疼就回去了。

    郑老夫人明白她的心思,还不是不想见几个姐妹,怕她们暗地里边笑话自己,特别是老六媳妇那两个丫头,瞧着似乎不怎么说话,可每次说出话来真真是戳人的心窝子!那个香依丫头正在备嫁,口里提到的都是绣嫁妆该要用什么花样子,这不真真是给香莲丫头伤口上撒盐?

    郑香枝被郑老夫人莫名其妙的训斥了一番,鼓着嘴巴坐在旁边不出声,郑老夫人也懒得搭理她,只是望着那管事妈妈道;「果然有这样的事情?」

    管事妈妈摇了摇头道:「我也是在外边听了几耳朵,好像说七房二小姐今日坐车出去了,仿佛是去会情郎,老太爷和其余几房的老太爷现儿去归真园便是去探个究竟。」

    郑老夫人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点了点头:「是该去看看,七房没有长辈拘束着,那香盈丫头便无法无天,总要有人去管管。若是真的和外男有来往,少不得族里要出面,不能让她这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捧着茶盏的手微微在颤抖,郑老夫人想了很多,香莲丫头的亲事就是坏在郑香盈嘴里,若不是她恶毒诅咒,香莲丫头的亲事这时候已经妥妥当的定下来了。若是能抓着那郑香盈私通外男便最好不过了,将她送到庵堂里边去做姑子,那归真园自然也要由族里收回,这种不要脸的人哪有资格还有自己的园子?自然是要归了郑氏族里,不管是七房平分还是做族里公产,总不能再落在她的手上。

    「赶紧派个人去那边瞧着,有什么事情速速回来报与我听!」郑老夫人揭开茶盏盖子喝了一口热茶,只觉得肚子里边暖暖的一股热流,甚是舒服,微微的眯了眼睛,瞧着那管事妈妈匆匆出去的身影,嘴角慢慢的浮现出了笑容来。

    郑香盈正在屋子里边盘算,洛阳那边固定供菜的地方似乎少了点,明年开春该让掌柜的派人四处去寻访下,看看洛阳附近有哪些农户菜蔬种得好,到时候定点供应,既能解决超市菜蔬的问题,也能给那些农户一笔固定收入,这是一件双赢的事情。

    正在认认真真的写着来年的计划,就听外边有细碎的脚步声,门帘儿晃了晃,就见金锁的脸出现在帘子后头:「姑娘,外边来了几位老太爷,说是你族里的长辈,正在闹嚷嚷的问看你去了哪里?我说姑娘就在园子里边,可他们偏偏不相信!」

    郑家几位老太爷来做什么?郑香盈将笔放了下来,将衣领上边的盘花纽子扣好,拿起白狐狸毛的手笼,站起身来道:「跟我去瞧瞧。」

    迈步走出院门,就听外边有嘈杂的说话声,郑香盈站在院墙那里听了听,只觉得有些好笑,也不知道谁见着小翠和鲁妈妈去洛阳,竟然去族里通风报信,说自己不安于室,竟然私自出了归真园会情郎。郑大太爷也真是见着风便是雨,连问都不问清楚就直接给自己定了罪,正捉着寿伯在训斥呢。

    「你们家主子荒唐,你们这些做下人的便不知道劝着些,难道由着她将郑氏的名声给坏了?」郑大太爷背了手站在那里,望着寿伯的眼睛里满满都是愤恨:「快些将你们家小姐的去向告知,我们也好去将她追回来。」

    「大太爷,我们家姑娘真在园子里没出去。」寿伯有几分哭笑不得,心中有暗暗庆幸,幸得姑娘没有去洛阳,否则这次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没出去?怎么这么久不见她出来?方才不是有个小丫头说进去找她,可怎么就没影子了?」郑三爷在旁边呵呵的笑着,脸上露出一丝刻薄的神色:「本来就没在园子里,再去找又能变出个活人来不成?」

    「几位伯祖父今日怎么如此空闲?」郑香盈站在那里听了一会儿,见寿伯嘴拙,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话,索性自己走了出去,走到郑大太爷面前行了一礼:「香盈多谢几位伯父关心,百忙之中还要抽出时间来看我。」

    抬起头来掠了一眼众人,见人群里有一张熟悉的脸孔,郑香盈心中忽然便有了几分警觉,莫非这次便是那郑信隆煽风点火的将一群老太爷弄到了归真园来审问自己?瞧着他那副贼眉鼠眼的模样,郑香盈只觉得一阵恶心,指不定他是派了人在盯着归真园,自己有什么动向他便知道得清清楚楚。

    这人究竟准备做什么?难道仅仅是因为自己怀疑母亲的死与他有关,他心中不忿便来报复?郑香盈平静的望了一眼站在面前的数人,笑着望向郑大太爷:「大伯祖父,现儿梅花还未开,也不好请大伯祖父来游园,不如就先去内院那边喝口热茶,由香盈招待各位长辈在归真园用午饭罢。」

    郑大太爷脸上有几分尴尬,回眼严厉的盯了一下郑信隆,然后点了点头:「去你那里坐坐,我还正有几句话想和你说。」

    走进内室,弹墨金丝锦缎的门帘落下,几位郑氏长辈只觉得一阵热气扑面而来,瞧着屋子里边收拾得干净整洁,布置得大方雅致,不由得也暗自惊叹这七房的丫头会过日子,窝在这园子里头舒舒服服的做田舍翁,可那吃穿用度却件件精致。

    「金锁金枝,快些沏茶过来。」郑香盈将郑大太爷迎上了中央的主座,自己也毫不客气的在另一个主座上坐了下来,指着两旁的酸枝木椅子道:「各位长辈请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