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十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香盈丫头,今日来却是有一件事情想与你说。」郑大太爷轻轻咳嗽了一声,忽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郑香盈好端端的在园子里边,自己方才指责她的那些话自然都是无稽之谈了,现儿也只能在旁边敲打敲打她。

    「大伯祖父请赐教,香盈听着呢。」郑香盈瞧着郑大太爷的神色,知道他准备说什么,在他没有触及到自己利益的时候,她也不想反驳他,毕竟自己一个人势单力薄,没有必要与郑氏来对抗,除非是他们压迫自己到犄角处,只能奋起抗争,那自己也不会畏惧,少不得与他们撕破脸皮。

    「我听说经常有一位少年公子来找你,可有此事?」郑大太爷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这话题问了出来:「你可要实话实说。」

    「经常有一位少年公子来找我?」郑香盈冷冷一笑,扫了一眼两旁的人,眼神落在了郑信隆身上:「我不知道究竟是谁在背后嚼舌根子,这样随随便便非议一位待字闺中的女子,莫非是想把香盈逼死不成?这女儿家最该爱护的便是闺誉,香盈怎么会做出这种不知廉耻有辱门风的事情来!」

    郑大太爷闻言语气舒缓了些:「香盈丫头,你自己知道分寸便好,我也只是想提点你一句,千万要洁身自好,不能做出那种事情来。」

    「大伯祖父,请告诉香盈,究竟是谁在背后如此编派我的不是?所谓三人成虎,说这话的人多了,香盈便是全身都是嘴都说不清楚了。还请大伯祖父明示,香盈倒要与他三人对六面的问个明白!」郑香盈心里边全是火,自己非得追着要郑大太爷将郑信隆说出来不可。

    「香盈丫头,这传话的人也是为你好。」郑大太爷一怔,见郑香盈脸上全是怒意,赶紧安抚她:「你也别太往心里边去了。我们今日来主要也是想来看看你过得怎么样,顺便替你过世的父母规劝你几句。今日你的马车出了园子,不少人都瞧见了,少不得有人会猜测你私自出了归真园,这些方面你都得好好注意些。」

    坐在一旁的郑二太爷此时也开口了:「即便是你那丫鬟坐着你的马车出去,那也是你监管不力,若是别人将她的所作所为也算到我们郑氏头上,那岂不是被泼了一盆污水?」他不满意的望了望郑大太爷,心中想着长兄怎么约来越糊涂了,这么好的机会不抓住,趁机好好整治她一把,反倒只是温言良语的规劝两句便完事了。

    「我的丫鬟有急事需要回家,我顾念她对我忠心耿耿,准她坐了我的马车出去,这又如何不行?」郑香盈瞧着郑二太爷那张脸便觉厌恶,在他脸上,她看出了不甘、妒忌和贪婪,他大约又在动歪脑筋了。

    「丫鬟只是仆人,怎么能坐主子的车出去?万一她是去会情郎,那你便要替她背黑锅了。」郑二太爷脸上的笑容有几分阴测测的:「香盈丫头,我们也是为你好,可千万不要不识好!」

    「依着二伯祖父看,那香盈现儿该怎么做才好?」生气到了头反而只觉得好笑,郑香盈瞧着郑二太爷那张脸,笑微微的问了他一句,她倒想听听这位二伯祖父有什么高见。

    「你一个人住在归真园,没有人管束着我们也不放心。」郑二太爷摸了摸稀稀疏疏的胡须瞧了瞧郑大太爷道:「大哥,我们不如将香盈丫头托付给一个靠得住的人管教着,这样也不用担心她闺誉受损了。」

    「二哥说得不错。」郑三太爷赶紧附议:「离荥阳四十里有个云阳镇,那边有个望云庵,那庵主极为博学,人也厚道,咱们出些银子将香盈丫头送到那边去,住到议好亲事再回来备嫁,这样便两全其美了。」

    郑大太爷听了两人的话,沉吟了一声,望了望郑香盈:「香盈丫头,你自己觉得呢?」

    这可真真是好笑了,竟然还要自己来表态?暖炉里的银霜炭毕毕剥剥的烧着,一点点红色的火星子偶尔溅跳出来,转瞬间又变成灰白一片。内室里边一片沉寂,空中流转着一种奇妙的氛围。郑香盈平静的望了一眼郑二太爷和郑三太爷,扬声道:「各位长辈难道非得要香盈去庵堂?那我这归真园又该如何处置?」

    「你只需静心修行便是,我们可以替你打理着归真园,等你回来备嫁时再将园子交给你。」郑三太爷脸上笑得就如开了一朵花:「我们可是在为你着想,香盈丫头,这样的好事情哪里去找?」

    「敢情各位长辈竟然是将香盈当傻子了。」郑香盈微微笑了笑,冲着郑大太爷点了点头:「我倒想问问,族里这一年替我们七房打理着那些家产,不知道有多少进账?这都快过去一年半了,可香盈都没有见着半分银子,哪里还敢再将归真园托付给族里来打理?」

    屋子外头的北风呼呼的刮着,即便那门帘是厚重的金丝锦缎制成,可还是被刮得不住的摇晃,门帘上的牡丹花一闪一闪的,洁白的花瓣与那娇黄的花蕊似乎活了过来一般。郑大太爷有几分尴尬的望着那门帘儿没有说话,他事情多,早已便将七房那一笔银子忘到脑后了,要回家问问郑老夫人才知道。

    「你莫非还不相信族里的长辈不成?」郑二太爷有几分心虚,他暗暗的将那十多间铺面的租金涨了价,其中还有一间被大媳妇挪用,铺面的租金他都拿了去放印子钱,现在不少本钱还在外头没回来,若是郑香盈问着要银子,恐怕还得自己贴补。

    「香盈自然相信族里的长辈,只是作为七房嫡女,香盈也有权利知晓自家的银子究竟还剩多少,那些银子都是我的父母辛辛苦苦为我们存下来的,若我们不闻不问,那便是对不住父母的心血,是大不孝。」郑香盈笑微微的望了望几位郑氏长辈:「还请几位长辈将七房收益这档子事情明明白白的公布于宗祠的外墙上,这样也能让族人心服口服。」

    「你!」郑三太爷脸上红了一大块,他管着七房的几千亩良田,还打算与郑大太爷报个减产,中间赚些差价,没想到郑香盈竟想出这样的主意来,要将七房的财产公开,旁人一看便知道其中猫腻,那到手的银子恐怕是要飞了。

    「怎么了,三伯祖父?」郑香盈将手笼儿转了转,一双妙目扫了过去:「香盈说的难道有错?族里替七房打理财产,一年到头都没个声息,我们七房的子女难道没有资格过问一句?就连七房公中的银子都这么不清不白,香盈的私产还能放心交到族里不成?」

    郑大太爷听着郑香盈的话字字诛心,不由的有几分尴尬,打量了郑二太爷和郑三太爷两眼道:「香盈丫头,你说的也有道理,只不过现儿年关族里事情多,等着年后闲了便将七房的财产结算下,将盈余报与你们知晓便是。」

    郑香盈听着觉得倒也公道,刚刚准备点头,就听郑三太爷尖声道:「既然族里将七房的账目摆了给你看,那你也该听从族里的安排去那望云庵,静养到议亲以后再回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