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十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族里的安排?」郑香盈冷笑一声站了起来,双目直视郑三太爷:「三伯祖父,我想你知道得很清楚,哪些人会被送到庵堂里去静养。庵堂除了那些姑子住着,另外便是坏了名声的女子在那里念佛赎罪,我郑香盈没有做错半点事情,为何要被送到那不见天日的地方去?你口里说得好听是为我着想,可实际上打着什么主意,莫非我还不知道?」

    郑三太爷的脸瞬间便成了猪肝色,十分狼狈,坐在那里嘴唇皮子发抖,可也寻不出旁的话来反驳。郑香盈没有放过他,走到郑三太爷面前,双眼紧盯住他:「三伯祖父,香盈想问个清楚,究竟为何想出了这样一个主意?香盈究竟是哪里被你们捉住了把柄?」转脸看了看郑大太爷,郑香盈脸上怒意更浓:「大伯祖父,请你设身处地的为香盈想一想,一个孤女住在归真园,族里素日里不闻不问,今日一上门便来兴师问罪,还来打这园子的主意,莫非以为香盈便是那木塑泥雕的菩萨,由着你们来吵闹?」

    「香盈丫头,你说话也太强横了些,这哪里是对长辈说话的口气?」郑二太爷见郑香盈说得咄咄逼人,浑身不得劲,望了望郑大太爷,示意要他压上一压,哪里有一个黄毛丫头在几位伯祖父面前这般嚣张的道理?

    「香盈丫头,你也闹够了。」郑大太爷也有几分郁闷,自己堂堂的郑氏族长,偏偏好几次在郑香盈面前吃瘪,实在没面子:「长辈们都是为你好,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你好好听着便是,怎么能如此起跳?今日我也是听着风言风语才过来的,知道没有这事儿才放心,你不想去庵堂也行,只是自己要谨言慎行,恪守女儿家的本分,若是让我知道了你没有安守本分,别怪我没有事先提醒你!」

    话说到此处,内室的气氛已经十分僵,几位郑氏太爷哪里还有心思在归真园吃饭,带了下人坐了马车便回了荥阳,郑香盈站在门口瞧着那几辆马车扬起阵阵沙尘,手紧紧的捏了一个拳头,深深的感到了一种危机。她能感觉到暗处有一双眼睛正在窥视着自己,她的一举一动仿佛都落在那眼睛里边,而自己却还不能找到那暗中窥视的人,这让她有了些许烦躁,心中有一簇小小的火苗在不住的摇晃,似乎马上就要蔓延开来,顷刻间便成燎原大火。

    回头望了望归真园,虽然天气寒冷,到处都是枯叶满地,可这里却是她的家,是她苦心经营以后得到的一个安静的港湾,郑香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绝不会让人来将这份幸福破坏,无论是谁都不行。

    马车摇摇晃晃的往荥阳城里边走着,郑三太爷黑着脸望向郑信隆,恨恨的咬牙骂道:「蠢材,废物!没有把握一击到位便拉了这么多人来出丑,你究竟有没有脑子?」

    郑信隆耷拉着头坐在那里不敢回嘴,心中却十分不服气,自己是没有沉得住气,可自己的父亲伯父们哪里又沉住气了?一听自己报信儿便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要是他们心中没那念头,又怎么会不先好好查查清楚再过来?听着郑三太爷的指责,他也不敢回嘴,只能坐在那里不言不语。

    「凡事要做得稳妥,怎能能慌慌张张?」郑三太爷轻轻的吐了一口气,闭着眼睛想了想:「总不能让七房这丫头如此嚣张,总要想个法子好好治治她才是。」一想着她逼着郑氏的长辈要银子,心中便是愤愤不已,郑远山都没有提要求,她只不过是个女儿家,迟早要嫁到别人家去的,这么心急七房的财产做什么?那里头又没有她的份儿!

    「父亲,我想咱们可不可以想个法子……」郑信隆眼前一亮,忽然想起了一条计谋来:「她不是说咱们没捏住她的错处,她绝不去那望云庵住吗?那咱们便捉她的错处便是。」

    「你又在想什么?」郑三太爷疑惑的看了看郑信隆:「你别又胡乱出些主意,害得我跟着你丢面子!」

    「父亲,她没有勾搭旁人,咱们可以让人去勾搭她!」郑信隆脸上露出了狡诈的神色:「只要拿住了她与外男牵扯不清,还怕她不被攥到咱们的手掌心里边?」

    郑三太爷眼睛一亮,旋即又黯淡了下来:「若是她不上钩又如何?咱们也只能在旁边看着干瞪眼,怎么着也得让她入彀才好动手。」

    郑信隆奸猾的笑了起来,他掀开帘子往外边瞧了瞧,北风卷着树叶从马车旁边飒飒的过去,他望了望马车后飞扬的沙尘,轻轻的撇了撇嘴角:「这小姑娘家家,涉世未深,又无父母祜持,只要有一个长相俊俏的公子哥儿贴心贴肺的去宠着她,不怕她不上钩。」

    姐儿爱俏,若是有那生得玉树临风的少年,又小意体贴,这没有人关心的孤女还不会感激涕零?到时候想要捉她的错处岂不是容易得很?郑信隆笼着手在袖子里头,眼前仿佛掠过了一张脸,肌肤如玉,剑眉入鬓,一双狭长的眼睛里闪着片片桃花,轻轻转眸便能让人神魂颠倒一般。

    「你想给她设个圈套?」郑三太爷的手摸着胡须停在了那里,良久点了点头:「不错,这倒是个好主意,只是别着急,现儿这丫头应该有了防备,需得让她放松了警惕我们才好下手。」他瞅了一眼郑信隆,咳嗽了一声:「那人可靠否?一定要小心仔细,步步周到。」

    「父亲,你便放心罢,一切包在我身上。」郑信隆笑了笑:「先让她开开心心过个好年,等着开春了再来收拾她。」

    「老太爷回来了。」在走廊下站着的丫鬟见着郑大太爷迈着急匆匆的步子往大堂走了过来,赶紧笑着上去打门帘子:「老太爷,快些进去罢,外边风大。」

    郑大太爷没有搭理几个殷勤的丫鬟,背着手走了进去,大堂里边冷冷清清没有人,他又穿过那抱厦走到了后院的内室。郑老夫人正半靠在床上与杨妈妈说着闲话儿,邀月正弯腰在寻着什么东西,露出了一对雪白的手腕,上头挂着一个绞丝镯子,闪闪儿的在发亮。

    「老爷回来了,吃过饭了罢?」郑老夫人见着郑老太爷有几分惊讶,从床上挪了腿坐正了身子:「谁得罪你了?脸色这般难看?」一定是七房那丫头,郑老夫人心中有几分气愤,只要是挨着了她,必然没有什么好事!

    「七房那笔银子呢?」郑老太爷在靠窗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手指敲着桌面「笃笃」的响,自己倒也是疏忽了,七房这笔银子放了这么久都没有过问,方才在归真园时都被郑香盈堵得没话说。

    「银子?」郑老夫人惊讶道:「问那笔银子作甚?我拿了出去放债了,一笔五万放了两年,另外的零零碎碎放了印子钱,现儿只还了利钱,本钱还在旁人手中呢。」瞧着郑大太爷眉眼不通顺,郑老夫人哼了一声:「七房几个小子闺女还没成年,又不需银子急用,怎么今日巴巴的便问起这事情来了。」

    「还不是那香盈丫头在问!」郑大太爷轻轻的呼了一口气,这放印子钱可真是钱滚钱,很快便能生出一大笔银子来,郑老夫人安排得倒是妥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