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怕她作甚!」一听着又是郑香盈在捣乱,郑老夫人的眉头皱到了一块,紧紧的捏住自己的衣袖里子,心中只觉气愤不已:「这银子关她什么事情?她早就领了自己的银子到开外去了,咱们赚多赚少,哪里轮得上她说话?」

    「话是这么说,可咱们毕竟也得要面子里子都要做足,你让老六媳妇随意写几项银子的去向,到时候拿去七房给他们瞧瞧,也好让他们安心。」郑大太爷吩咐了一声,然后歇住了话头:「邀月,去给我装筒烟丝儿。」

    「老爷,不是说那香盈丫头似乎与外男有来往?」郑老夫人见郑大太爷似乎没有旁的话要告诉她,心中十分想知道这事儿,可又觉得不方便开口,思前想后还是问出了口。

    「没这样的事儿,你别听人胡说。」郑大太爷拿了碧玉烟斗磕了磕桌子,花白的胡须与那烟雾混成了一处,面目瞬间模糊了起来。

    推开门,就见外边一地金黄,鲁妈妈高兴的望了一眼天上:「今日天气真好,看来今日是个黄道吉日。」

    「哪能不是呢?」小翠从鲁妈妈身后探出头来看了一眼,攀着她的肩膀只是笑:「妈妈,咱们快去瞧瞧,这洛阳的分号开业是啥热闹场面。」

    鲁妈妈转过脸来瞧了瞧小翠,伸手刮了刮她的脸:「知道你心急,咱们走罢。」

    洛阳街头比荥阳热闹了许多,小翠悄悄挑着马车的帘幕往外边瞧,只见街道比荥阳的要宽阔了不少,可依旧到处都是人,摩肩接踵的,就连街道中间都不时有行人匆匆而过。空中有一种说不出的香味,似乎是路旁的酒楼里传出来的。

    「这酒楼早上就开业了。」小翠有几分惊奇,从帘幕缝隙里往外觑了几眼,就见一座酒楼很气派的立在街边,从里边走出了几个穿着锦衣华服的公子哥儿,走在最前边的那个穿了一件明蓝色的袍子,着一双黑色羊皮靴,一张脸长得甚是周正,可眉眼却有些不通顺。

    「妈妈,你瞧,那位公子也真是奇怪,看起来该是大家子弟,为何皱着一对眉毛,仿佛旁人欠了他银子似的。」小翠拉了鲁妈妈过来指了指外边,轻轻一笑:「若是我能有他那么好的命,生下来便锦衣华服,有仆从围绕,偏生还要摆出那样一副神色来。」

    鲁妈妈将帘子一角掀起来了些,瞅了瞅那位华服公子,嘿嘿笑道:「这世人的心思谁又能猜到?小翠你可管得真宽。」

    两人正在说话间,忽然一阵北风卷了过来,只将那帘幕高高扬起,露出了小翠的明眸皓齿,鲁妈妈「呀」了一声便慌手慌脚的去扯那帘子,可那软帘偏偏飞在空中好半日不掉下来。就在这当口,那位公子已经骑马走到了街道中央,正好与马车并肩同行,一转脸便瞧见了小翠的脸,不由得怔了一怔。

    「妈妈,快将帘子拉住。」小翠只觉那公子双眼灼灼,心中有几分不安,赶紧让鲁妈妈将帘子拉住扣好,再也瞧不见外边的街道,这才摸了摸胸口道:「那公子瞧人的眼神实在有些不对劲。」

    鲁妈妈伸手戳了戳小翠的肩膀:「素日里坐车便喜欢到处乱看,这下可知道害处了,以后千万别再这样了,今日还只是你我在马车里,若是咱们姑娘在,那公子一双贼眼这般盯着她,少不得羞辱了姑娘。」

    小翠红着脸点了点头,坐正了身子,不敢再四处张望,就听着马车辘辘的声音时而响起,时而又被外边的声音淹没。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马车终于停了下来,禄伯在外头扬声喊道:「到地方了,你们是下车还是坐车上?」

    小翠望了望鲁妈妈:「妈妈,咱们下去?」

    鲁妈妈犹豫了下,点了点头:「咱们下去罢,反正这里没人认识咱们。」

    两人还在商议,就听马车车厢有咚咚的声音,外边传来一个欢快的声音:「郑小姐,你总算是过来了。」

    小翠撩开马车帘幕,就见许兆宁站在外边,笑微微的往马车里边瞧,她跳下车来朝许兆宁行了一礼:「许二公子安好。」直起身子来冲他笑了笑:「我们家姑娘没有来,园子里头有不少事情等着她处置呢,她打发我与鲁妈妈过来了。」

    「哦,原来是这样。」许兆宁有几分失望,可脸上却没有显露出来,笑着指了指那超市的大门道:「你们来晚了,吉时已到,这铺子已经开业了。」

    小翠瞧着一地的红色鞭炮细屑,又看了看那洁净明亮的铺面,伸出脚碾了碾那纸片儿,欢声说道:「开业了好哇,我们家姑娘派我来也只是想来瞅瞅开业盛况。」

    「小翠,那位公子跟着过来了!」身边的鲁妈妈惊呼了一声,拉了拉她的衣袖,小翠回头一看,就见酒楼前那位公子骑着马站在不远处望着他们,脸上阴郁之气更重,一双眼睛勾勾的望着她,似乎对她纪元甚深。

    「你怎么认识他?」许兆宁瞥了一眼那边,脸色也变了变:「那是我的兄长。」

    小翠回头望了一眼马上的许兆安,又看了看许兆宁,惊呼了一声:「竟然这么巧,今日同时见到了豫王府的两位公子!」瞧了瞧许兆宁微微笑着的脸,小翠偏了偏头:「还是许二公子好,瞧着一脸和气,你那兄长实在太过严肃了些。」

    许兆安骑着马冷眼瞧着小翠与许兆宁笑语盈盈,心中实在不爽,昨日晚上他打听到今日许兆宁的铺子开业,特地想来瞧个究竟,在洛阳有名的酒楼用过饭便往这边来,刚刚到这铺子门口,却见在酒楼门口遇着的那位小姐正在与许兆宁语笑嫣然。

    瞧着这马车帘幕用的是云锦,看来这小姐的出身不会低,也不知道是哪家贵女,可又怎么会抛头露面的与许兆宁在街头调笑?许兆安见着小翠穿得十分华美,一张脸蛋也甚是精致,再瞧着两人一边说话一边往他这边瞧,似乎正在嘲笑他,心中的怒火怎么也没法平息,催马便朝小翠与许兆宁那边狂奔了过去。

    「不好,惊马了!」围在超市前边的人都大惊失色,纷纷闪避,许兆安洋洋得意的一笑,扬起鞭子打了一下马屁股,那马吃痛,更是跑得飞快,就如离弦之箭,一眨眼便冲到了许兆宁面前。

    站在许兆宁身边的亲卫看得分明,哪里敢怠慢,早就扯了许兆宁往后边退,一时人群涌动,在往街道两旁躲闪的时候,站在马车旁边的小翠被人挤到在地上,鲁妈妈心里着急,赶紧伸出手来护住她:「别挤,别挤!踩到人了!」

    许兆安的马呼啸而过,街道上边堪堪给他分出一条路来,他踏着人群跑了过去,回头望了望那新开的铺子,得意的一笑,自己即便不能动许兆宁,可也总得给他制造些乱子,可不能让他春风得意,有大把的银子赚,还有明媚的贵女作陪。

    他忽然想到了酒楼前边见着的那张脸,回头又看了看人群,心中不免一惊,方才那个与许兆宁说话的小姐已经不见了,马车那边正围着一群人,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去瞧瞧那边,看看是怎么了?」不知为何许兆安心中有些不舒服,他自己也不明白究竟是因为什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