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十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自己该找个理由先去荥阳瞧瞧那郑家的小姐,这世家大族的小姐,定然是德容兼备,不会让自己失望的。豫王妃站在走廊下怔怔的想着,直到见着女儿翩然而来的身影,心里边才暖和了几分。

    「母亲,方才我进来时遇着大哥出去,他好像满脸不高兴的样子,怎么了?」玥湄郡主披着一件羽纱斗篷,上边有着精美的刺绣,狐狸毛做成的昭君套让她的脸显得格外精致,一双眼睛亮闪闪的,嘴唇上仿佛有流朱般的光泽。

    「我想给你大哥定门合适的亲事,可他似乎有些不高兴。」豫王妃伸手拉住了玥湄郡主,就如溺水的人抱住了浮木一般:「我这是为了他好,可他为什么就不能体会我的苦心?我想给他挑荥阳郑氏的女儿,难道又错了不成?郑氏乃是大族,在朝为官的那么多,怎么样也是一份好助力,可你大哥……」

    「母亲,我想大哥是没有想通罢?或许他是不是已经有了心上人?」玥湄郡主陪着豫王妃走进了屋子,一脸深思:「荥阳郑氏真这么强势?难怪二哥喜欢往荥阳跑!」

    「玥湄,你在说什么?你二哥喜欢往荥阳跑?」豫王妃也有了几分警觉,抓紧了玥湄郡主的手道:「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去年过了端午节我还跟着二哥去了一趟荥阳呢,只不过他是去那里一个叫归真园的地方赏牡丹,听说他九月又去了那里一次,说是赏菊花去了,我猜他过几日便该去赏梅花了。」玥湄郡主哈哈一笑:「二哥不是喜欢花花草草嘛,这也正常。」

    「原来只是去赏花!」豫王妃脸上这才出现了一丝笑影儿:「我还以为他也相中了荥阳郑氏的女儿呢。」

    「母亲,那可不一定,那归真园的主人是一位小姐,也姓郑,不知道是不是荥阳郑氏的主支。」玥湄郡主努力想了想,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嫉恨:「我看二哥很是喜欢她,总爱缠着她说话。」眼前闪过杨之恒的眼神,玥湄郡主甩了甩头,杨之恒应该没有喜欢上那位郑小姐,那次也没见他怎么与她说话。

    「你说的是真话?」豫王妃有几分紧张,没想到这许兆宁瞧着似乎对世子之位并不热衷,每日除了舞文弄墨便只喜欢种花养草,自己还以为他是个淡泊的,没想到这一切都是假象,他早就自己行动了起来。她咬了咬牙,不会叫的狗才咬人,没想到一个终年病恹恹的宋侧妃成功的骗过了自己,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母亲,我还能骗你不成?」玥湄郡主睁大了眼睛靠着豫王妃撒娇:「不如明年开春带了大哥去荥阳亲自瞧瞧那郑家的小姐,大哥瞧着合意,自然也会承了母亲的情。」

    「玥湄,你说得很对。」豫王妃听了这话即刻间笑逐颜开,拍了拍玥湄郡主的手掌道:「你这一年长进不少,等到将你大哥的亲事定下来,母亲可一定要好好替你寻门合意的亲事,怎么样也要让我的玥湄称心如意。」

    玥湄郡主微微撇了撇嘴,她才不想要豫王妃这般着急给她寻亲事,她现在只想杨之恒快快升了官职,到了能让父亲与母亲满意的时候,她自然便好开口了。杨之恒,想着这个名字,玥湄郡主的唇边不禁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容来,现儿都是十二月初了,他怎么着也该回来了罢?

    一辆马车匆匆从官道上疾驰而过,云锦的帘幕上沾着些许灰尘,让那上边的刺绣显得有些灰扑扑的,可路边的行人瞧着,那马车依旧是华贵无比。马车一路烟尘跑到了归真园门口,寿伯见着禄伯赶了车子回来,赶紧将门打开:「洛阳那边铺子生意如何?」

    禄伯停住车子摆了摆手道:「快去告诉姑娘,小翠受伤了!」

    寿伯听了唬了一跳,赶紧打发跟着自己守门的小厮进去通传,郑香盈听着小翠受伤赶忙奔了出来,到了马车这边就见小翠已经由鲁妈妈与禄伯扶着出来,头上包扎着一圈布条儿,脸色有些灰败,身上的衣裳也有几处破了,十分狼狈。

    「小翠,这是怎么一回事儿?」郑香盈抓住小翠的手,心中十分难受,小翠出去的时候衣裳整洁,笑容满脸,回来却成了这一副模样,真让她触目惊心。

    鲁妈妈简单的将洛阳的事情说了一遍,郑香盈听了只是皱眉:「那豫王府的大公子也太猖狂了些,闹市纵马,难道他便没想着会伤害无辜百姓?」

    鲁妈妈抹着眼泪道:「他哪里有想?我瞧他分明便是故意想要来撞许二公子,只是许二公子躲闪过了,结果没想到人群拥挤却将小翠给挤到了地上。」

    「大夫怎么说?」郑香盈低头看了看烫在床上的小翠,心中暗暗祈祷小翠千万不要有事,她与小翠相处这么多年,亲如姐妹一般,瞧着她遭了难,伤心得都说不出话来。

    「许二公子给小翠请了洛阳最好的大夫,大夫说没什么大事,只是些皮肉伤,修养一个多月也就好了。」鲁妈妈咬着牙捉住小翠的手,脸上犹有惊怖的神色:「穷人命贱,只能由着那许大公子逍遥自在了。」

    郑香盈沉默了一回,鲁妈妈说的便是实情,自己不可能去找那许大公子的祸事,只盼小翠能快些好起来才是。这样瞧着,豫王府的世子之争已经是形同水火,但愿许兆宁能够安全避过才好。

    天上开始飘起了雪花,开始还只是细细碎碎的雪珠子,慢慢的便成了柳絮成了鹅毛,漫天飞舞在归真园的上空。郑香盈站在门口望着内院,黑色的泥土地上不多时便盖上了薄薄的一层白色,她叹了一口气:「又是一年了。」

    不知道杨之恒在西北过得怎么样,他没有随着青云军回来,留在边塞做了大将军的副将,今年自然是不能回家了。想到去年除夕的光景,郑香盈心中忽然惆怅了起来,那骑着白马的少年,仿佛是定格在脑海里的旧照片,微微的泛着黄色,年代有些久远。

    地上的积雪被踩得咯吱作响,郑香盈带着鲁妈妈走进七房的大门,站在门口的管事妈妈见她走进来,惊喜的给她行了一礼:「二小姐回来了。」

    郑香盈点了点头:「妈妈带人去将我马车上的东西搬下来送到两边院子里去。」每次回来总要带些归真园的土特产,虽然对王姨娘很看不上眼,可毕竟都是郑信诚的姨娘,自己若是只送了西院,东院什么都不给,这面子上都没有顾住,没由得让人说闲话。左右都是自己园子里出产的,指甲缝里漏一点给她便是。

    管事妈妈瞧着郑香盈款款而去的背影,点着头感叹道:「二小姐可真真好心,王姨娘这般无赖,她偏偏儿每次都不会少了她那一份儿。」

    「究竟是夫人生的,与那姨娘所出自然不一样。」旁边的门房接了口:「瞧瞧咱们大少爷便知道,虽然也被扶着做了记名嫡子,可你看那份气度,实在是小家子气,也不知道今日从族里接回来的红利会不会给二小姐呢。」

    「可不是吗。」管事妈妈叹息了一声:「大少爷,哼,那可是什么东西都往自己那窝里扒拉的,别说是二小姐了,便是大小姐与二少爷他都不管的呢。」摇了摇头,转身喊了两个小厮帮着去搬东西进来不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