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十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郑香盈走进主院,郑香林已经带着郑香芳与郑香芬坐在厅里,三个人身上都穿了簇新的衣裳,皆是梅红的底色镶着白色的毛边儿,走到前边瞧着是兔儿毛的,郑香盈心中微微发酸,这荥阳郑氏说出去名头大,可弱支却日子过得紧巴,连镶边的毛都只能用得起兔毛。

    「二妹妹过来了,我还想派人去请了呢。」郑香林惊喜的站了起来,走上前去拉住郑香盈的手,自从上回她给自己出了这个主意,那些刁滑的管事妈妈不再敢过分嚣张,中间克扣的情况虽然还有,但数目不多,每个月的用度也逐渐宽松了。

    「过年总要回来的,怎么还要大姐姐派人来请。」郑香盈笑了笑,将自己身上的斗篷脱了下来交给鲁妈妈,转脸对郑香林道:「大姐姐,我先去拜祭父亲母亲。」

    郑香林点了点头,旁边郑香芳笑着插话道:「大姐姐说了要等着二姐姐过来再一起去拜祭呢,我们一道走罢。」

    郑香盈伸手摸了摸郑香芳的头发:「三妹妹长高了不少,都快到我耳朵这里了。」

    姐妹几人一道去了旁边停放灵位的屋子,拈香祭拜了一番,郑香盈望着那两块灵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又过去了一年,可在查明郑信诚与郑夫人的死因上头,自己却一无所获,只能愧对他们两位了。

    回到大厅的时候郑远帆已经到了,他个子长高了不少,似乎也没原先那样无赖,见着郑香盈进来,一双眼睛在她身上溜了一眼,然后懒懒的望向旁边,也不与她说话。郑香盈有几分惊奇,这郑远帆莫非是转了性子不成,见了她的面也不出言讽刺了,以前可总是要与她对着干心里才舒服。

    郑香盈瞧着郑远帆这模样是不准备搭理自己,心里赞了一声,这郑远帆大了一岁也懂事了些,忽然有了想捉弄他的心思,笑着喊了他一句「二弟」,郑远帆没料到郑香盈会喊自己,差点吃惊得跳了起来,一张脸涨得通红,望着郑香盈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二弟,你今年在家里有没有念书?我今日来考考你如何?」郑香盈见郑远帆一副尴尬神色,更是觉得有趣,有意想逗他玩,将话题引到了念书上边来。郑远帆听着说要考自己的功课,脸上全是不自在,扭过头去不答话,旁边郑香芬抢着替他答话:「二哥每日里念书的时候太少了,二姐姐,你除非考他最简单的三字经,否则我觉得他该答不上来。」

    「要你管!」郑远帆见郑香芬都来嘲笑他,心中不忿,冲她扬起拳头挥了挥,唬得郑香芬缩了脖子躲在了郑香盈身后不敢露面。郑香盈笑着拍了拍郑香芬的手道:「你该多赞扬你二哥,他心中高兴,自然便肯念书了。」

    郑远帆没料到郑香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瞠目结舌的看着她,那一只拳头伸在空中好半日都没放下来,这时就听外边一阵脚步声响,郑远山踏着步子进了大厅,扫了一眼几个弟弟妹妹,见郑香盈端端正正坐在那里,脸上忽然就有了几分不自在的神色。

    「大哥,今年族里发了多少红利银子?」没等郑远山坐下来,郑香芳便迫不及待开口相询,自己弟弟生得晚了几日,去年的红利银子没有领上,今年总算可以开始有了。

    郑远山望了望郑香芳,一脸不虞的神色:「这些事情哪是你能过问的,安安心心跟着你姨娘学着女红也便是了。」

    「我怎么不能过问?」郑香芳是个泼辣货,听着郑远山这般说,嘴巴翘得老高:「族里的红利有我寒弟的一份儿,也有二姐姐的一份儿,自然要问清楚!」

    郑远山溜了一眼郑香盈,旋即又回过头去不往她那边瞧,板着脸对郑香芳道:「这族里的红利银子与你没干系,你自然不能问。三弟那一份儿我替他保管着,等他年纪大一些再给他自己去保管。」

    郑香盈在旁边听了心中冷笑,郑远山可是把郑氏族里的那些条条道道给学全了,看见银子便攥到自己手里,还美名其曰是替郑远寒保管,也不知道他哪里来那么大的脸,都是姨娘生的,只不过他比郑远寒年纪要大罢了。

    「三妹妹没有问错,我也正想问呢。」郑香盈坐在那里望着郑远山只是笑:「三弟年纪小,这红利银子自然要人替他保管,可似乎也轮不到你头上来。」

    听了这话,郑远山的脸涨得通红,一双手捻着自己的袍子一角不住的搓弄,横着眼睛望向郑香盈,口中愤愤道:「二妹妈,你说的是什么话!我又如何没有资格替他保管?」

    「他还有个姨娘在呢,怎么会轮得上你?」郑香盈笑了笑,完全无视了郑远山的气急败坏:「我觉得大哥还是将那银票交给杜姨娘保管比较好。」

    「二姐姐说的一点都没错,我寒弟的银子自然要交给姨娘拿着,哪有落到你手中的道理?」郑香芳在旁边撇嘴冷笑了一声:「还不知道你拿了这银子要去做什么用呢。」

    「要你在这里胡说!」郑远山有一点点心虚,他确实将银子挪用了,被郑香芳这么步步紧逼,已经有些招架不住了。

    方才在族里领银子的时候他遇着了三房的伯父郑信隆,郑信隆对他说有一种方法能让银子翻倍,那边是去放印子钱:「你将这三千多两银子放了出去,一年之后差不多能回来七八千两,这可是一本万利!」

    见郑信隆将那印子钱吹得天花乱坠,郑远山也有些心动,可究竟还是觉得银子放到别人手中有些不踏实,只是讪笑着道:「十四伯父,侄子不如你这般见识多广,到时候想要放那印子钱的时候再来找你!」

    郑信隆没想到郑远山竟然会不动心,挠了挠脑袋继续劝道:「你若是不相信,先别放这么多银子,拿一半来试试,保准你能尝着甜头!」

    郑远山毕竟年纪小,也没有在外边经过什么事情,被郑信隆撺掇了几句,又有几分动心,听着郑信隆拍着胸脯保证:「我是你伯父,还能骗你不成?你父亲与我,那可是最亲近的兄弟,照顾好他的子女也是我该做得事情!」

    捏了捏荷包的角,郑远山只觉得自己手心里都是汗津津的一片,他有些舍不得丢了这个发财的机会,又不敢拿自己的银子去冒险,想来想去最终做了决定,将郑远寒的那一份儿拿出去试试看,到时候赚了的银子归自己。

    「好,十四伯父,那我便相信你,先给你一千二百两。」郑远山点了点头:「那你得先写个借据给我。」

    「没问题。」郑信隆笑得眼睛都眯在了一处,这郑信诚的儿子究竟还是太嫩了些,自己不费吹灰之力便从他这里骗了一千二百两银子,到时候还不还,那可要看他在赌坊的手气好不好了。

    回想着方才的事情,郑远山心中有几分空落落的,若是十四伯父是骗人的,自己该怎么办才好?现在郑香芳逼着问他要银子,自己又怎么甘心将自己那一份拿出来?「我自然会替寒弟保管妥当,你不要再问了,再问我也没有银子给你。」郑远山横了郑香芳一眼:「所谓长兄如父,哪有你这般与我说话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