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十四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郑香盈让小翠取出些粗布,开始手把手的教那几个小丫头子做花,从最简单的玫瑰花样子开始,一个下午教了她们三种花的做法,每人给了几尺粗布:「你们自己拿了去练习,明日我再来看看你们做的花朵。」

    第二日几个小丫头子将自己一晚上做的花拿了过来,郑香盈从一个小笸箩里挑出了几朵,放在手心里仔细的察看了一阵子,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是谁做的?」

    一个梳着大辫的小丫头子怯生生的走上前来:「姑娘,我是做的。」

    郑香盈瞧了瞧她,齐眉的刘海,头发有些枯黄,面容消瘦,很明显就是营养不良,一双手便如鸡爪儿一般,手指细长,可却太细了些。「不错,你做得很好。」瞧着她那担惊害怕的模样,郑香盈笑着鼓励她:「以后你便帮我管着做花这档子事儿。」

    「真的吗?这事儿归我管?」那小丫头眼睛一亮,脸颊上有丝丝红润,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我能帮姑娘管着这事儿呢?」

    「没错,你叫什么名字?我要鲁妈妈在你名字后头添一笔,以后这花要是卖得好,你还有额外的银子,算是我给你的嘉奖。」

    那小丫头子细声细气道:「回姑娘话,我叫金蝉,姑娘如此看得起我,我定然会用心跟着姑娘学,以后多做些好看的花儿出来。」

    其余三个小丫头子听了,脸上都流露出羡艳的神色来,郑香盈朝她们看了一眼道:「你们也别着急,以后还有你们赚银子的时候呢。这做的花儿算定量,看质量,谁做得多做得好就能赚得多。」

    四个小丫头子听得欢喜,个个拍着手儿喜笑颜开,天窗上边透下来的阳光照在她们的脸上,灰黄的面容上头明晃晃的也有了些红润的颜色。其中金锁的头发上边还戴了一朵自己做的假花,已经快掉了下来,垂在耳边不住的晃动。

    郑香盈瞧着微微一笑,这几个小丫头子瞧着都是机灵模样,好好训练着,必然能成为她得力的手下:「你们且过来,今日我再教你们做几种花儿,你们用心记着法子,拿着这些粗布去练手,等做熟了我再来接着教。」

    小丫头子们闻言都围了拢来,郑香盈开始教几种比较复杂的花样,首先拿了笔在纸上画了个花样子,几个小丫头子瞧着那花,一个个惊奇道:「这是什么花呢?怎么以前都没有见到过。」

    「你们没有见到过的东西多着呢。」郑香盈心中一紧,忽然就想到了前世,那光怪陆离的花花世界,现在与她是越来越远,她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去了。刚刚穿越过来的时候还在幻想着哪日睡觉醒来便发现自己又回到了熟悉的那个世界,可想了这么久,这事情一直没有发生,过了这么多年以后,这个主意也就慢慢的淡忘了。

    她用剪刀剪出了花瓣的样子,然后用碎步裹住一根筷子头,方妈妈已经替她准备好了浆糊,用一根筷子挑着浆糊,把花瓣一片片的粘到了上头,最后用彩线固定好最下端,又剪出了几片小绿叶,将绿叶紧紧的粘在花朵下边,就如小花托一般。

    「真好看。」几个小丫头子和小翠盯着那朵花看了个不歇:「姑娘,你脑子里边怎么有这么多新奇的东西。」金锁羡慕的看着郑香盈,拿着那花转了转:「若是我有姑娘一半心灵手巧就好了。」

    「你们好好去练习,总归有一日你们会做得我也赶不上呢。」郑香盈吩咐小翠取出一些布料交给她们,叮嘱道:「不要怕浪费布,只管按着我教的法子去做,花瓣样子和叶子样子我都画了图,照着剪便是了。」

    培训了几日时间,郑香盈已经把自己前世所会做的花卉全部教给了几个小丫头,她们几个也十分努力,每日都在房间里不断的练手,小翠去过她们房间那边几次,都只见几个人低着头在剪剪缝缝的,头都不肯抬起来一下。

    「姑娘,我瞧着金蝉金锁她们是卯足了劲头想要得那多余的银子呢。」小翠想着见到的情形便觉好笑:「她们几个坐在地上,身边丢了一堆花儿,几个人拿着剪子针线,一个专剪花瓣,一个管着粘那布片,一个就用针线缝借口,金蝉则在验看,瞧着哪里要修补便添上几针。」

    还会分工合作了,郑香盈点了点头,原本还以为她们会因为私心互相藏着掖着,不让对方知道自己做得怎么样,没想到这几个还算是聪明角色,已经初步具备了团队精神。

    超市那边也在紧锣密鼓的装修,那几个工匠看了郑香盈的图纸,也觉得十分奇怪,以前从未见到过这样格局的铺面,可主家吩咐这么做他们也只能照着图样来。第一天进场便将原先的柜台全撤了,然后根据郑香盈的要求,简单做了些雕花的隔断。

    「姑娘,那些工匠都说从来没见过这般装修呢。」何嫂子喘着气儿问:「要不要改一改?」

    「不用,你叫他们照着我画的做便是了,那些隔断做得矮一点,半个人身量就行。货柜架子做成倾斜的,可以分成几层,能多放些东西。」他们自然没有见过这些东西,可自己却没少见过,不做出来试试,怎么知道这超市的妙处。

    「既然姑娘有把握,那我便与那工匠们去说说,让他们继续照着图样做。」何嫂子见郑香盈似乎很有把握,也不再坚持:「听那为首的工匠说,大约一个半月能将这铺面装修弄好。」

    「何嫂子,你去与那些工匠说,别糊弄我们不懂行情,就只是简单装修下,能用得着一个半月?我可丑话说在前头,他尽管拖便是,我却只有这么多银子付,原先不是说好了是包工,但不是按天数算工钱,他拖得再久我也只有这么多银子,而且装修得不好,我可要扣除一部分工钱的。」郑香盈冷冷一笑,这些人都欺负她们乃是女流之辈,想着随便糊弄下能从中间多捞一把而已。

    西大街的铺面只需要粉下墙,地面不用弄,做几个隔断与货架,现儿正是五月末,天气炎热干燥,粉的墙只需几日便干透了,隔断与货架也不是什么精细活儿,哪里像那工匠说的要花一个半月?

    听着郑香盈如是说,何嫂子点了点头:「我这就回荥阳去。」

    豫王府。

    这是一处十分隐秘的后院,若是留心,在葱茏的树木间隐约能见到黑色的屋脊。拨开枝桠交错的树木,从树丛间钻进去,就能见得着两进青色的瓦屋,显得陈旧古朴,走到跟前,便能听到里边有极细微的说话声。

    「之恒明日便是十四,算是半个大人了。」豫王的声音很低,可因着房间小,站得也近,焦大能够听得很清楚。

    「是,难得王爷竟然还记得他的生日。」焦大望着豫王,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声音也很平静:「王爷今日找我来,不是就想与我说之恒过生日的事情罢?」

    「自然不是。」豫王坐在椅子上边,身上穿着一件暗黄色的袍子,领衽镶嵌着深紫色的缂丝,上边的绣花是团花麒麟。他似乎有些心事,眉头微微蹙起,一双眼睛望着焦大有些闪烁不定:「你该让他去军队历练了,有军功在身,提拔起来也顺理成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