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一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章 郑宅内嫡庶斗法】

    小小的池塘里种着荷花,阔大的荷叶密挤挤挨在一处,蜜蜡般的叶面上滚动着晶莹的露珠,荷叶丛里伸出了数枝粉色的早荷,有些还是蓓蕾,像少女生气时微微噘起的小嘴般可爱,有些则已经盛放,嫩黄色的花蕊被阳光照着,格外柔嫩。

    「小姐,小姐!」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园子的一边传了过来,让正在荷塘边垂钓的郑香盈抬起头来望了望。

    一个穿着翠绿色衣裳的丫鬟从小道碎步跑着过来,「小姐,咱们快些回去吧,听说王姨娘将太太气坏了,都请了大夫过来了呢!」

    「咚」的一声响,荷塘旁边的杏树上落下一颗小小的青杏,溅起了一点点水花,郑香盈将手中的钓鱼竿猛的提了起来,一道银白色的光亮闪过,鱼线的那端竟然钩上了一尾小小的鱼。

    「回府。」郑香盈将鱼从钩子上取了下来,扔到旁边的鱼篓里,将头上戴着的斗笠一掀,露出了一头黑压压的头发,一张脸蛋白里透红。

    上车返家,一路上马车不住的微微摇晃,辘辘的声音重复着,郑香盈闭紧了嘴坐在车上,心里很不是滋味。不是说姨娘只是半个奴才?她家里这个王姨娘可真是神气,仗着自己生了两个儿子便时不时的到母亲面前来耀武扬威,偏生父亲不闻不问,好像放任着那王姨娘,於是她便越发放肆了。

    真恨不得自己能快些长大,那王姨娘敢再来便一个巴掌将她甩到一边去—— 姨娘是什麽东西,竟然敢和正妻叫板,那不是找死?

    「王姨娘今日是和我母亲说了些什麽?」郑香盈皱了皱眉头,望着坐在一侧的方嬷嬷,「怎麽你们也任由她吵去了?不会将她架了出去?」

    「小姐,那王姨娘今日是为了那寄名的事儿来的。」方嬷嬷低着头,小心翼翼的说:「她是老爷带着过来的,老奴们哪有这麽大的胆子将她架出去?老爷才说了几句话,族里那边就来了人将他喊了去……」说到此处,方嬷嬷住了嘴,没有再说话,只是伸出手使劲的擦着眼泪。

    「你不用说了,我知道是怎麽一回事了。」郑香盈的眼光落在了马车的软帘上边,那软帘是用湖绸做的,只有六成新,被外头的日头一照,透出了些斑驳的影子来。

    外人一提起荥阳郑家,个个都说郑家真真威风,乃是钟鸣鼎食的世家大族,可这个中滋味却只有郑家人自己才明白。世家大族里有的人家鲜花着锦烈火烹油,有的人家却只是勉强维持着一般的生活,过得连卖米、卖油的富户都不如。看着那软帘不住的随风招展,郑香盈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这幅软帘恐怕有两年没有换过了,上边还黏着庶兄的一只手掌印。

    回了郑府,刚刚走近郑太太的院子,便瞧见院门墙边有一个暗色的人影,如一片枯叶黏在那里一样,郑香盈停住脚,偏着头看了看,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来。「我还没去找她,她倒自己送上门来了!方嬷嬷,给我揪住她!」

    墙边那人听着後边说话的声响,转过脸来,见着郑香盈满脸怒容的站在面前,吓得赶紧站正了身子,「二小姐从庄子里回来了?」

    郑香盈踏前一步,抬起头来望着对方,脸上有倨傲的神情,「王姨娘,你在这里偷偷摸摸的做什麽?怎麽做了多年的姨娘了,还是没有能改掉做丫鬟时养成的臭毛病?到这院子鬼鬼祟祟的,是想听壁脚不成?」

    王姨娘脸色刷地转成了赤红,虽然她比郑香盈要高出一个头,可依旧觉得在这位十一岁的二小姐面前,自己连气都喘不过来。

    见王姨娘不言不语,郑香盈沉下脸道:「我母亲的屋子,你一个做姨娘的又岂是能随便进去的?以後没我母亲的传唤,不许你踏进这院子半步!」

    「二小姐,今日是老爷带我进後院,可不是我随随便便进去的!太太到现在还没得个小少爷,总归不是一件好事,我寻思着也该替太太分忧解劳,所以这才来向太太进言。」王姨娘呐呐的分辩着,见郑香盈斜眼瞧着自己,一副似笑非笑的神色,不由得有几分恼怒,扯着嗓子喊道:「不孝有三,无後为大,为郑家香火着想,太太也该将一个少爷寄到她名下了!」

    「方嬷嬷,给我掌王姨娘的嘴!」郑香盈皱眉斥喝了一声,「这寄名的大事,哪里轮得到一个做姨娘的来操心?这可是你能肖想的事儿?听说今日你为这事将我母亲气得病倒,都请了大夫过来,这岂不是反了?」

    王姨娘吓了一跳,转身便想逃开,却被郑香盈的贴身丫鬟小翠拦住了去路,「王姨娘,二小姐在和你说话,你怎麽能走开?还不站好身子恭恭敬敬听着她的话?」

    方嬷嬷也走了过来,伸出手便往王姨娘脸上招呼过去。方嬷嬷乃是郑太太从娘家带过来的陪嫁丫鬟,现在已经升了做郑香盈的贴身嬷嬷,对郑太太最是忠心,今日郑香盈到别庄游玩,留了她顾院子,後来听说王姨娘又去找郑太太的碴,前去的她亲眼见王姨娘气坏了郑太太,心里积着一口闷气,於是赶到了别庄通知郑香盈,如今听着郑香盈叫她掌嘴,自然不会含糊,抡起胳膊来就搧了王姨娘几个巴掌。

    王姨娘吃了几个巴掌,大声呼痛,跳了起来便想与方嬷嬷扭打,小翠又哪里会让方嬷嬷吃亏,两人拉住了王姨娘,将她的发髻扯散,衣裳纽子也拉开了两个,露出了脖子到胸脯上一片白色的肌肤。王姨娘两只手不住的挥舞着挣扎,只可惜一个人抵挡不住两人,头发越发散乱,蒙住了脸面,十分狼狈。

    墙角处探出了一个脑袋,见王姨娘挨打,马上又缩了回去,郑香盈看得真切,那是服侍王姨娘的丫鬟小鹃,大喝了一声,「小鹃,你过来!」

    小鹃畏畏缩缩的从墙角走了出来,垂着手站在郑香盈面前,「二小姐有何吩咐?」

    「你是姨娘的贴身丫鬟,自然凡事要细心些,姨娘做糊涂事的时候,你也该多多劝着她一些!今日姨娘气得太太都发了病,你这做贴身丫鬟便没有了责任不成?」郑香盈威胁的看着小鹃,「以後若让我知道还有同样的事儿发生,我绝不会轻饶了你!」

    小鹃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不住的磕头,「二小姐,小鹃以後定然会拦着姨娘,不让她去做糊涂事儿!」

    「这就是了,你紧紧跟着姨娘,她要是想再来打扰太太歇息,你自来告诉我便是。」郑香盈看了看在一旁扭打的三个人,胜负早已分出,王姨娘被制住动弹不得头发黏在了脸上,蒙着一双眼睛,衣裳半开,裙子也歪了一边。

    「小鹃,扶着姨娘回她屋子里头梳洗下,这般披头散发的模样,真真难看。」郑香盈吩咐了一声,带着方嬷嬷与小翠便往里走。

    王姨娘站在门边,将头发撩开,看着郑香盈走得匆忙的背影,咬牙切齿的想扑上去,刚抬起脚来又停住了,心里头究竟还是不敢,只能转身打了小鹃一个巴掌,「没用的东西,老娘要你来听壁脚半天没见个人影回来,偏偏这时候又来卖乖露丑!」

    小鹃捂着脸委屈的望着王姨娘道:「姨娘,你何必和二小姐硬杠?她是太太肚子里边爬出来的,身分不一般,这院子里六个少爷小姐,就只有她一个是嫡出,连老爷都格外看重她几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