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出了院子,郑香盈站在中庭花园里,看着自己最近从田庄里移植过来的一株山茶树,墨绿色的叶子衬出了重瓣的花朵,郑香盈心里才舒服了些。

    这山茶花可是她培养了两年才出的新品种,她托人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株近似於绯爪芙蓉的茶花,养活了与园子里原有的红珍珠嫁接在一起才得了两株这样的茶花,今年是第一次开花。这茶花的妙处是颜色格外鲜艳,特别是在花瓣边缘有一线玫红,彷佛是美人的指甲尖一般。她留了一株在田庄里,特地将另一株移到了中庭花园,就是想可以更近距离的观察照看,记下需要注意的事项,以便更好的培育这茶花。

    「二小姐,二少爷过来了。」站在身後的小翠有些着急的拉了拉郑香盈的衣袖,「他手里还拿着弹弓呢。」

    就听「嗖」的一声,山茶花的叶子被打得摇晃了几下,有一朵花被打中了,不少花瓣从枝头落了下来,树下转瞬间有了一层艳丽的红色。

    郑香盈转过身,皱起眉头看了看不远处那个穿着绸缎衣裳的小男孩,恼怒的叫了一声:「郑远帆,你把弹弓放下,若是你再打我这株山茶花,我便对你不客气了!」

    郑远帆朝郑香盈扮了个鬼脸,拿起弹弓拉得满满,又一颗弹丸朝茶花飞了过去,一朵茶花应声而落,掉在了地上,花枝颤巍巍的在风中摇曳。

    郑香盈心中着实气恼,大喝一声,「你给我住手!」

    话音未落,一颗弹丸竟然朝着她的面门飞了过来,郑香盈赶紧一偏头,那弹丸便擦着她的脸飞了过去,虽然只擦到她一点点肌肤,还是有些生疼。

    「二少爷!」小翠惊呼了一声。

    郑香盈见郑远帆实在顽劣,心里大怒,蹬蹬蹬几步追了过去将他擒住,一把抢过他手中的弹弓,用力一折,那弹弓的支架便歪了一边。

    郑远帆见自己的弹弓变了模样,不由得心中大怒,纵身跳起来要去抓郑香盈的脸,「你毁了我的弹弓,我便要抓破你的脸!」

    郑香盈头偏了偏就躲过了郑远帆的手,她这具身子天生便有一把子力气,对付一个七岁的孩子绰绰有余,等郑远帆扑了个空,她反手将他抄住,伸出手来就朝他屁股上打了几下,「竟然想抓破我的脸?小小年纪,心思实在歹毒,我不叫你清醒些,便不是你的姊姊!」

    这一掌才落下去,郑远帆便惊天动地的哭了起来,听到儿子的哭声,中庭花园外过来寻儿子的王姨娘再也忍不住了,抬脚便冲了过来,一边捋着衣袖,嘴里一边骂骂咧咧,「谁敢打老娘的儿子?」

    可当她站定身子看清楚是郑香盈钳住了郑远帆,一股畏惧让王姨娘往院墙边退了几步,可听着儿子哭得凄惨,心中实在忍不下那口气,想了一想便朝郑太太的院子冲了过去,动作快得与她身子的圆润程度极不相称。「老爷,可不得了啦,二小姐在打二少爷!」

    听着外边的大呼小叫,郑信诚按住了郑太太的手,「筱娘,你不要动,我去看看外边出了什麽事儿。」

    郑信诚皱着眉头刚走了出来,就见王姨娘圆滚滚的身子朝他直直的冲了过来,脸上的胭脂水粉被额头滚落的汗水冲得七零八落,有些地方露出了黄黄的肌肤,就如一张白色的糊窗纸被屋子里的熏香熏出了几块黄斑来一般。「老爷,二小姐正在打二少爷,你快去看看吧!」

    跟着王姨娘走到中庭花园,郑信诚一眼便见着郑香盈高举手儿站在那里,一双眼睛盯着郑远帆不放,「你可知错了?」

    郑远帆本来抽抽嗒嗒准备认错,转头见母亲带着父亲出来,不由得神气了起来,将脖子一伸,小手拍着小胸脯对着郑香盈喊道:「我就要拿弹弓打你,你又敢把我怎麽样?爹爹在这里,你还敢打我?」

    郑香盈一把将郑远帆拎了起来,抬手又在他屁股上拍了一掌,「父亲来了又如何?你做错了事就该认错,还敢嘴硬?」

    「爹爹,二姊打我!」郑远帆一双手不住的乱动,他被郑香盈拦腰倒提着,看着郑信诚的脸陡然变了个模样,哭的声音更大了些。

    「香盈!」郑信诚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快些将远帆放下来,他年纪小,禁不得你吓唬!」见儿子被女儿倒着提了起来,脑袋离地没有多远,郑信诚有几分着急,虽然知道女儿有力气,可他还是害怕她年纪小,体力不支,只要一松手,儿子的脑袋便要撞到地上了。

    郑香盈撇了撇嘴,到底是重男轻女,哪怕是姨娘生的儿子,父亲都看得比自己这个嫡女要重。她将郑远帆放了下来,站直了身子望着郑信诚,眼神里没有半分屈服,「父亲,远帆拿弹弓打我的花,还打我的脸,你瞧瞧这里!」她伸手点了点自己的脸,那地方还隐隐有些疼痛。

    郑信诚见着郑香盈脸上确实有一处地方微微发红,再看看那边的地上有几瓣残花,立刻知道了郑远帆挨打的原因。

    郑香盈自从会走路开始便对花花草草格外感兴趣,三岁那年还缠着郑太太给她在城北买了个小田庄,没事便叫贴身嬷嬷带她去田庄里边栽花养草。这中庭花园里边她也种了不少花,株株都是她的心肝宝贝,若有谁乱动了她的花花草草,她非得和那人翻脸不可。

    「远帆,你怎麽能用弹弓去打你二姊的脸?」郑信诚望着奔到王姨娘身边哭哭啼啼的郑远帆,声音里边透着几分严厉,「若是你二姊破相了怎麽办?你可想到了後果?」

    「破相了才好呢,谁叫她长得比大姊好看!」郑远帆丝毫没听出来郑信诚话里的怒意,脸在王姨娘的衣裳上蹭了蹭,将泪珠子擦乾了些,这才抬起头来指着郑香盈喊,「她怎麽能比大姊生得美?到时候旁人都喜欢她,不喜欢大姊怎麽办?」

    郑信诚望了一眼王姨娘,见她怯怯的缩着脖子往後边躲了下,心中有几分生气,不消说是她故意在郑远帆耳朵旁边说这些话,郑远帆听得多,自然便脱口而出。

    「王氏,看你教的好儿子!」郑信诚气呼呼的摆了摆手,「以後不许你经常去远帆的院子,没由得让他也学了你的粗俗无知!」

    见郑信诚并没有袒护王姨娘与郑远帆,郑香盈心里赞了一声,父亲虽说对母亲不能一心一意,纳了两个姨娘,可有些事情并不糊涂,还经常维护她。望着王姨娘一张圆脸委屈得皱了起来,眼睛恨恨的瞧着自己,嘴角也很不甘心的往下拉成一条弯弧,郑香盈上前一步,对郑信诚行了一礼,抬起头来很诚实的说道:「父亲,香盈今日命方嬷嬷打了姨娘。」

    与其等着王姨娘到时候添油加醋的去告状,不如自己先将这事情挑明了说。看着郑信诚的眉毛皱成了一个倒八字,她不慌不忙说道:「父亲,你先别生气,且听女儿将这事向你说个清楚。」

    【第二章 精打细算谋寄名】

    「她王姨娘只不过是一个妾,也不知道是谁给她这麽大的胆子,竟敢对着母亲说出那种不恭敬的话来。母亲卧病在床起不了身,只能由我代替母亲教训她,也好让她知道这後院的规矩。」郑香盈面不改色的看着那瞪着一双眼睛,几次想要插嘴的王姨娘,笑得十分欢快,「王姨娘,你现在只能继续憋着,我没有说完,父亲没有开口让你说话,你便不能出声,否则就是不守规矩。」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