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二妹妹?她怎么了?」郑远山听到郑香盈的名字忍不住皱了皱眉,这位二妹妹仗着是嫡出的身份,素来便不把他们几个看在眼里,今日她又做了什么事情,竟然让自己姨娘跪在地上?

    王姨娘淌着眼泪水将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望着郑远山板得紧紧的脸孔,王姨娘哭得声嘶力竭:「她本来就是一只不生蛋的母鸡,难道我说错了不成?我好心好意的想把自己的儿子送给她做儿子,可她却偏偏还不领情!她生的那个郑香盈,更是个狠心短命的,竟然让她的贴身妈妈来打我,还动手打你弟弟,可你那个糊涂父亲却一点都不责怪她,反而把我罚在这里跪着!」

    郑远山叹了一口气:「姨娘,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一心想让我做嫡子,这才去打扰了夫人,但你确实做得不对。」

    王姨娘愕然的抬起头来,脸上的眼泪珠子纷纷落了下来:「你说什么,我做得不对?」

    「那是自然。」郑远山跺了跺脚,脸上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来:「姨娘你人微言轻,去和夫人说这事,那岂不是费力不讨好?要想把这事儿办成了,只能请一个压得住场面的人来。我父亲最害怕的人是谁,姨娘你心里也该清楚,连我父亲都害怕的人,夫人难道就不害怕?」

    听了儿子这番话,王姨娘简直是如梦初醒一般,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捶了捶自己的膝盖,顺便反手抹了下眼睛:「远山,你究竟是读书人,实在是聪慧,怎么不早和娘说呢!」

    「现在说也不迟。」郑远山站在那里不屑的望了王姨娘一眼,脸上的神色有与他十二岁的年纪极不相称的沉稳:「只不过姨娘以后做事情该稳妥些。」

    「娘该怎么做?你告诉娘,娘什么都愿意去做。」王姨娘歇了会子气,又重新跪在了那根蒲团上边:「还得半刻钟娘就可以站起来了,你给出个主意,娘都听你的。」

    「姨娘,明日你派远帆去郑家大房见大太爷,让他如此如此哭诉一番,依着大太爷那爱管闲事的性子,定然会来咱们家里替你主持公道。」郑远山似乎挺到了细碎的脚步声,转头望了望身后却没有见到人,这才接着往下边说了过去:「大太爷是郑氏现在的族长,记名这事,族里也可以来管管的。」

    王姨娘惊喜的连连点头:「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她愤愤的看了看门外,哈哈大笑了两声:「夫人,明日你怎么着也该服软了罢?」

    屋顶上的炊烟尚未散尽,从黑色的瓦里慢慢盘旋到了树梢,空中弥漫着一种似乎要钻到人心里边去的清香,深深吸上一口,郑香盈感觉自己心胸都舒畅了许多。

    「姑娘,二少爷出门去了!」小翠匆匆的跑了过来:「该是去请大太爷了!」

    昨日夜里王姨娘院子里的小燕偷偷溜过来报信,说那郑远山给王姨娘出了主意,让她今日去找郑大太爷来解决这记名的事儿,郑香盈听了皱着眉头想了想,看起来王姨娘是不到黄河心不死,怎么着也想将自己的儿子记到母亲名下做嫡子了。

    虽然这郑远山做不做嫡子与她并没有半分关系,反正按着大周的惯例,女子出嫁以后便不算娘家人,除了家里给的嫁妆,什么财产也落不到自己头上来。可是母亲因着对王姨娘心中有忌恨,所以怎么样也不想将她的儿子记到自己名下,只希望杜姨娘能赶紧生个儿子好抱了过来。

    王姨娘正也是看到了这一点,不想夜长梦多,所以这才想急着催要将郑远山记名成嫡子,谁知道那杜姨娘肚子什么时候鼓出来,会不会生下一个小少爷来呢?若是那杜姨娘万一生了个儿子,自己便不要再想这记名的事儿了。

    「出门去了?」郑香盈放下手中的画笔,看了看小翠:「你去杜姨娘那边交代一下。」

    小翠点了点头,但却没有挪步子,脸上有犹豫之色:「奴婢担心杜姨娘恐怕还没有这么大的胆子,不如姑娘去说说?」

    杜姨娘是郑夫人的贴身丫鬟,当年郑夫人见她老实可靠,这才挑中了她给郑信诚做通房,为了让王姨娘不起跳,郑夫人又在她生了个女儿以后,让郑信诚提了她做姨娘。杜姨娘性子软,十分的安分,在郑家七房的后院里无声无息,若不是她那两个女儿郑香芳与郑香芬不时的在院子里边嬉闹,几乎没有人会想到郑信诚还有一位杜姨娘。

    「你去将三小姐喊到这里来。」郑香盈想了想,自己去姨娘院子里头也不大合适,父亲昨晚歇在杜姨娘那里,现儿还不知道起身了没有,不如先将那庶妹喊了过来,让她与杜姨娘去说说。

    郑香芳不多时便跟着小翠过来了,她今年八岁了,个子却快追上了郑香盈,小小的圆盘子脸上有一双灵活的大眼睛。郑香盈瞧着郑香芳身上穿了一件水碧色的纱衣,八成新的模样,只是衣裳下襟显得有些短了,笑着对郑香芳道:「哟,三妹妹,个子长高了不少,你这衣裳便显得短了些。」

    「可不是吗?」郑香芳扯了扯自己的衣裳下摆:「这还是去年做的衣裳呢,现儿就等着府里请绣娘来裁衣今年夏季的衣裳。」

    郑香盈笑了笑,郑香芳与她母亲杜姨娘性子完全不同,活泼跳脱,喜欢说说笑笑,小院里头经常能听着她欢快的笑声。「香芳,父亲起身了没有?」郑香盈拿着画笔在纸上添了几笔,深绿色的叶子在艳红的花下边出现,斜着身子追逐春风一般,活灵活现。

    「起来了。」郑香芳走过来瞧着郑香盈画山茶花,鼻子里边哼了一声:「王姨娘一大早就在旁边院子里头指桑骂槐的,她有本事就昨晚将父亲拉去她院子呀!自己没本事,就会隔着墙骂些难听的话,丢死人了!」

    郑香盈低着头细细的在纸上皴染着烟雨背景,一边淡淡说道:「若是那郑远山变成咱们郑家七房的嫡子,你服不服气?」

    「什么?」郑香芳睁大了眼睛摇了摇头:「这事怎么会成?姨娘告诉过我,母亲就在想等着她生出儿子再记名的,否则郑远山不早就记在她名下了?」

    「你姨娘说的倒是没错,只是那王姨娘却等不得了,今儿她去请郑家大房的老太爷过来帮着断这件公案呢。」郑香盈停下笔,一颗墨珠子滴在了宣纸的左上角,淡淡的一团染开了去,雪白的纸上有了深黑浅灰的印迹。

    郑香芳有一丝慌乱,她一直以为郑氏七房的嫡子该是自己姨娘肚子里爬出来的,没想到那王姨娘却这般迫不及待!夫人身子不好,自从得了二姐姐以后便没见过她有身子,自己姨娘只生了自己和郑香芬两个姑娘,前年本来有了喜脉,可不知竟然莫名其妙的弄没了,休养了一年才把身子养好。「二姐姐,这可怎么办才好?」郑香芳伸出手来轻轻的在山茶花的旁边点了点,手指上染了一缕淡淡的墨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