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将郑大太爷迎进大厅,丫鬟们赶紧奉上香茶,郑大太爷傲慢的看了郑夫人一眼:「侄儿媳妇,有人和我说你十分不贤惠,所以今日特地来你们家里看看。」

    郑香盈听了这话气得差点要跳起来,这大约便是郑远帆的杰作了,在郑大太爷面前诬陷自己的母亲。她坐在郑夫人身边,双手紧紧的捏成了一个拳头,等着这郑大太爷走了以后,自己再去找个岔子好好教训下郑远帆,务必让他明白不能胡说八道。

    「大伯父,究竟是谁去你那边嚼舌根子?说侄儿媳妇不贤惠,总该有什么事儿罢?红口白牙的来诬陷人,谁这般缺德?」郑夫人脸色很平静,望着郑大太爷的眼神一点也不退避:「说我不贤惠,乃是关乎我名声,侄儿媳妇请大伯父将这话说个明白!」

    「既然你要我说个明白,那我来问你,信诚今年也快四十了,可你膝下依旧无子,还不肯在姨娘生的庶子里边挑一个记在名下,这难道是贤惠妇人所为?」郑大太爷摸了摸胡子,一脸的不屑:「你也到了这般年纪了,自然该想着记名这码子事了,难不成要等到信诚七老八十再去挑个庶子来记名不是?」

    「大伯父,这个记名的事儿不能着急,需得慢慢考量。」郑夫人今日已经豁了出去,没有半点退缩:「王姨娘虽然生了两个庶子不假,可他们对我都很不恭敬,我又怎能将他们记在名下做嫡子养?杜姨娘现儿还年轻,又不是不能生养,大伯父为何这般咄咄逼人的让我就将记名的事儿定下来!」

    郑香盈见母亲说得铿锵有力,说话中气十足,几乎能用掷地有声来形容,心里悄悄赞了一声,早知道母亲竟然能这样强硬,自己也不必自作聪明的想了个主意去阻止这事。现在去通知郑香芳恐怕来不及了,她没办法在这样的气氛里施施然的穿过屋子跑到外头去。

    「老爷,老爷。」正在想着这码子事,杜姨娘院子里的小铃的声音在外边响起,郑香盈扯了扯嘴角,看来她精心安排的好戏要上演了。

    「郑大太爷安好!」小铃奔到了大厅里头,仿佛才知道郑大太爷在里边一般,慌乱的行了一礼,抬起头来,额头上有着细密的汗珠子,脸色红彤彤的一片。郑香盈心里夸赞了一句,这丫头倒是个演戏的好料子,言行十分得当,分寸拿捏得很到位。

    「老爷,方才黄大夫过来替姨娘把脉,说姨娘乃是滑脉,有了两个月的身子!」小铃跪在地上磕头:「奴婢恭喜老爷又要喜得贵子了!」

    郑夫人瞥了一眼郑香盈,心中雪亮,看来这全是女儿安排好的,心里微微一乐,香盈也真是机灵,不管怎么样,先将这郑大太爷糊弄走了再说。她捂着胸咳嗽了两声,接过丫鬟手中的药碗喝了一口:「大伯父,既然杜姨娘有了身子,这记名的事儿便暂且推后再说,我还想多瞧瞧几个庶子的优劣呢。再说我夫君现在正当盛年,又何必如此着急这事,记名迟一点也没关系。」

    郑大太爷没想到自己到七房走一遭竟然扑了个空,心里很是不快,见着郑夫人病怏怏的坐在那里,脑子里转了转,不由得又想出了一件事情来,既然这记名的事儿没办好,再怎么着也该替王姨娘讨点好处才是。

    「侄儿媳妇,怎么病成了这模样?」郑大太爷放缓和了些声音,似乎正在关心着郑夫人的身子一般:「你该少操些心,好好歇息才是。」

    「多谢大伯父挂怀,每日里府中有不少事儿须得亲力亲为,侄儿媳妇虽然抱病在身,也只能勉强应对,怎能让信诚还来操心这府中内务?」郑夫人微微弯腰,向郑大太爷致谢。

    「你说得不错。」郑大太爷连连点头:「男主外女主内,信诚现儿最重要的事便是安心念书,准备八月下场参加秋闱,你不能拿这内务之事来干扰他。我瞧你现在需要休养,不如拨个姨娘替你打理中馈,那杜姨娘既然现儿有了身子,自然要安心养胎,便让王姨娘接管了这府中内务便是。」

    郑夫人吃了一惊,没想到郑大太爷竟然管起了这事儿,可是他说的理由却是十足,自己没有提防到他想要替王姨娘挣这个,糊里糊涂的掉进了他的陷阱里边。望着郑大太爷那洋洋得意的脸,郑夫人正准备说话,旁边有个脆生生的声音响了起来:「伯祖父此言差矣。」

    众人抬眼一望,就见郑香盈从郑夫人身边站了起来,走上前去朝郑大太爷行了一礼:「大伯父,这姨娘只是半个主子,旁人喊得好听尊她一声姨娘,若从身份上论,依旧不过只是一个奴才,又怎么能有奴才越过主子去管理府中内务之事?旁人若是知道了,恐怕会说我们郑家七房不懂规矩呢!」

    郑大太爷起先见着郑夫人说不出话来,还在心里得意,没料到一个黄毛丫头竟然出声反对,这让他一张脸涨得通红,气得咳嗽了几声,拍着桌子指着郑香盈道:「长辈们说话做小辈的只有听的份儿,哪里轮得上你插嘴?还不速速退下!」

    郑香盈丝毫没有退避,一双眼睛直视着郑大太爷,昂起头来,一丝笑容出现在嘴角:「孔子曰,君子有九思,视思明,听思聪;孔子又云,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圣人教育我们不能闭目塞听,只要香盈说的有道理,何必以辈分论之?现今母亲抱恙,香盈自然要竭力帮着母亲分担内务,这才是孝道,伯祖父请放心,香盈自然能在母亲的指点下将府里内务打点整齐。」

    郑大太爷听着郑香盈的话说得句句在理,自己也找不出什么理由来反驳她,一时之间竟没了声音。郑夫人见着女儿将郑老大爷驳得哑口无言,心里欢喜,欠了欠身子轻声道:「香盈今年十岁了,也该教她打理中馈了,出阁以后才不会手忙脚乱。侄儿媳妇谢过大伯父关心,只是这打理内务的事儿便让香盈学着做罢。」

    「那王姨娘不也有个女儿,似乎比她大几个月?」郑大太爷好不容易才将一张脸转成正常颜色,慢慢吸了一口气道:「侄儿媳妇,手心手背都是肉,不能因着她是庶女你便不教了,她也该学着如何打理中馈才是,你们府里的内务就让她们姐妹俩来打理罢。」

    送了郑大太爷出了院子门,郑夫人立时觉得一身轻松了不少,望着郑香盈微微一笑:「你来管内务?早几日还新鲜,多管了几日就怕你厌烦了。」

    「母亲,瞧你说的什么话,你现儿身子不好,女儿替你分忧解难是应当的。」郑香盈笑嘻嘻的挽住了郑夫人的胳膊,心里欢欣鼓舞,她最喜欢的做的事情除了种花便是做生意,当年她开的花苑可是生意兴隆,拿着账簿算账那真是一种享受。

    郑信诚听着郑香盈说得诚恳,也很是高兴,摸了摸胡子道:「既然香盈这般有孝心,夫人便教她打理中馈罢,左右她嫁去夫家也会要学着管内务的。」停了停,郑信诚望着郑香盈的脸上有一丝郑重:「香盈,你可不能欺负你姐姐,大太爷交代要你们两姐妹一起管,你不能不喊她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