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香盈知道了。」郑香盈撇了撇嘴,她可还真想阴奉阳违,郑大太爷交代的又如何,自己不派人去叫她便是了。她真不愿意与那郑香林一块儿做事情,那位庶姐成天就会梳妆打扮,每次见着自己的面便说自己野,没有一点淑女的样子,说话做事都是扭扭捏捏的,叫人看着都有些着急。

    「老爷,夫人」小铃亦步亦趋的跟在郑信诚和郑香盈身后:「你们去姨娘那边看看罢,大夫说姨娘有了两个月身子,可似乎有些不太稳当。」

    「什么?」郑信诚这才忽然想起了杜姨娘的事情,转过身便风风火火的往杜姨娘院子里边去了。郑香盈朝小铃嘻嘻一笑:「咱们是拿了这个将那大太爷打发走的,他人都走了,你便不用再装了。」

    小铃急得直顿脚,眼睛里都要滴出水来一般:「二小姐,我们家姨娘真有了身子,小铃可不是在撒谎!」

    「真有了身子?」郑夫人脸上有一丝喜色,双手合十朝天上拜了拜:「各路神仙一定要保佑杜姨娘这次能生个男孩下来。」念念有词完了以后,郑夫人扶了小琴的手便往杜姨娘院子里走了过去,脚步忽然间便轻盈了不少。

    郑香盈望着父母的身影一前一后的往侧边院子里走去,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姨娘肚子里的孩子竟比我更重要了。」

    小翠在旁边听着也有些难过,可谁叫自家姑娘不是男子呢,任凭她再能干,毕竟也只是个女子,究竟是要嫁到旁人家去做媳妇的,不能撑起郑氏七房的门面。唉,现在也只能希望杜姨娘肚子里头的是个小少爷才好,总比王姨娘生的大少爷和二少爷给夫人记名做了嫡子要强。

    「小翠,你就别低着头了,他们忙他们的,咱们去田庄看看,我那几株花儿不知道活了没有。」郑香盈抬起头来,心里的那种不甘已经消失殆尽,这世道男尊女卑又如何,自己总要按着自己的心意活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快快活活过好这一辈子。

    前世的她自小便喜欢摆弄花草树木,高考以后被中国农业大学的园艺学专业录取,扎扎实实的在里边呆了七年,四年本科三年硕士。毕业以后她回到了农村办了个苗圃,慢慢做出些名气,又在市里开了个花苑。事业正蒸蒸日上的时候,被人唠叨着去相亲,然而就在相亲的路上发生了车祸,她醒来以后就发现自己来到了这里,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婴儿。

    刚刚睁开眼的时候,郑香盈见着的是郑夫人悲痛欲绝的脸孔,她正抱着自己哀哀哭泣,泪水涟涟,好像在给自己洗脸一般:「香盈,娘的香盈,你快醒醒!」

    郑香盈被郑夫人抱得好半天喘不过气来,挣扎着想说话,可那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响亮的哭声,让郑夫人唬了一跳,她惊喜的望着郑香盈,伸出手抖抖索索的探了探郑香盈的鼻息,当她确信郑香盈还活着的时候,激动得无以复加,跪倒在床前念念叨叨的感谢各路神仙大发慈悲将她的女儿送了回来。

    郑香盈见着郑夫人那惊喜交加的脸孔,心里想着,自己前世没了父母,重生一回竟然遇着这么好的母亲,自己就把她当亲生母亲对待,敬重她,关爱她。这么多年来,郑夫人也一直关心着自己,不知不觉九年过去,母女的感情愈发深厚了。

    现儿杜姨娘有了身子,自己难道不该替母亲感到高兴?多年以来她便盼望着杜姨娘能生个男孩,有了身子至少是成功的一半,自己还在这里吃什么醋呢,难道还要和一个没有出生的婴儿计较不成?郑香盈嘲弄的撇了撇嘴角,踏上了郑府的马车,掀起软帘看了看外边,阳光温暖,路旁的绿树扶疏,心里头舒服了许多。

    郑香盈在田庄里转了转,看了看她嫁接的几株蔷薇,已经接了一个多月了,这几株蔷薇长势都不错。她用的是玫瑰做砧木,用蔷薇做采穗母株,蔷薇选的是已经种了八年的那几株,用了靠接的方法。今日来看似乎已经成功,蔷薇花没有一点不适应,长得十分的水灵,叶子绿秧秧的一片,中间还托着几朵迟开的蔷薇花。

    自己园子里多了一种新的植物,明年就能开出娇艳的花朵来,郑香盈觉得非常快活,前世别人叫这种花叫钻石蔷薇,现在大周还没有钻石这一说法,她微微一笑,不如叫「胭脂泪」,这种蔷薇在清晨的时候就能开花,花瓣上的露水就如珍珠一般闪亮。

    现在已经过了月季和蔷薇嫁接的时节,以前她的苗圃里就有一棵月季,她嫁接了几种蔷薇到上边,那月季开出了五色花朵,看着十分喜人,明年她再试试这种,若是成功了,她或许以后还能自己开个花苑赚些银子。

    从田庄回来,郑香盈急着想要告诉郑夫人这个好消息,没有进自己的屋子直接便扑到了郑夫人房间里。郑夫人坐在床头,旁边还站着郑香林。见郑香盈的刘海成了几绺,湿漉漉的粘在额头上,一张脸被晒得红扑扑的,裙角边上还粘着些泥土,郑香林不由得轻轻哼了一声。郑夫人见着女儿这模样,也微微叹了一口气:「香盈,赶紧去将裙子换了,重新梳洗一下。」

    郑香盈应了一声,换洗了出来以后,郑夫人将她叫到身边:「既然大太爷吩咐,让我教你们如何打理内务,那我便将你们姐妹叫过来,教教你们这其中的窍门。」

    郑夫人拿起床边小柜子上头的一本厚厚的账簿子,翻开第一页,指着上头写得密密麻麻的数字道:「要当家,先要对家里的家底有个了解,这是去年一年的开支,进项从前边写起,开支从最后边开始记载。」

    郑香盈接过本子来翻了几页,她还正想看看自己家里的银子究竟是从哪里来的。郑香林也赶紧将脑袋凑了过来,瞧着上边写得满满,还有朱笔勾出的数字,不由得一阵发晕:「母亲,怎么有这么多字儿,看着眼前前边发花。」

    郑香盈抬眼看了看这位庶姐,就见她梳了一个如意髻,上头插了一对穿心蝴蝶花簪子,衬着她黑鸦鸦的头发,倒也栩栩如生,翅膀似乎都能扇动一般。她的刘海整齐的覆盖着前额,微微露出了两条眉毛,一双眼睛就如宝珠一般不住的在荡漾。

    「看着眼花?」郑香盈笑眯眯的问了她一句,才看第一页便眼花,后边还有这么多页呢,那岂不是会看得一头栽到地上?郑大太爷可真是关心王姨娘,这般替她挣福利,可人家却不领情,娇滴滴的大小姐一见着数字就头晕,那还怎么来打理中馈?

    「母亲,这些数字多了,香林见着真有些眼花,容香林先到旁边歇息一会。」郑香林没有搭理郑香盈,只是扶着额头娇喘吁吁:「二妹妹,你先看着,我知道你身子骨儿比我好,便是看十本都不会头晕眼花的。」

    郑夫人点了点头,关切的对郑香林道:「那你先回院子去歇息着,明日早些起来,我来教你们姐妹俩如何打理中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