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一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郑香盈转头朝小翠吐了下舌头:「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现儿没有旁人,谁会来说我这样做不合规矩?你瞧我还朝你扮鬼脸呢!」说完扭头,提了裙子三下奔做两下去了大厅。古代女子就是可怜,初夏了还得穿这种及地的长裙,不说走路不方便,还闷着特别的热,害得她总是有种冲动,拿剪刀将夏季裙子都剪了一半才好。

    郑夫人正坐在大厅中央,见郑香盈抹着额头的汗珠子走进来,慈爱的朝她招了招手:「香盈,你且走慢些,还早呢,瞧你跑得一头一脸都是汗。」

    坐在旁边的郑香林轻轻的哼了一声,心里想着郑夫人就是偏心,一见到自己的亲生女儿,笑得眉眼都要柔和些。方才她进来的时候,郑夫人虽然脸上也挂着笑,可哪有现在这样笑得真心实意的?只怪自己没福气,不能托生到夫人肚子里头,背了个庶字,不知道要吃多少乌糟气儿呢。

    「你们俩听我说。」见郑香盈坐了下来,郑夫人才徐徐开口:「这打理中馈的最紧要的便是要做到心中大致有数。收入多少,支出多少,能吃什么样的饮食穿什么样的衣裳,这些都要有个预先的划算。」

    郑香盈听着点了点头,郑夫人的那个账簿放到前世也算是标准的会计做出来的账本儿了。她昨日看了那账簿子,大略估计了下,家里一年进项约莫是两万两银子左右。十多间铺面租金约莫是八九千两银子,三千亩地租出去,大约一年也能得九千两银子。

    除了铺面和田庄,还有一项收入来自族里。郑氏族里不有不少公中管理的铺面和田庄,每年到了过年,族里便会按着人头发放红利银子,族谱上头有几个名字便发几份。七房人丁稀少,上了族谱的只有三个人,郑信诚郑夫人和郑香盈,每人每年差不多能到手一千两银子。郑夫人曾经和郑香盈说过:「族里给你的银子都攒下来给你出阁时做压箱钱。」

    看过收益郑香盈觉得还是比较满意,两万两银子放到前世也算是小富了,家里每年各项开支大约是一万两左右,这也就是说每年能积攒下来差不多一万两银子,这些年大约也攒了十来万两银子,大约是给他们几个准备办亲事花的。现在家里有六个儿女,加上杜姨娘肚子里头那个,每人成亲的时候也能打发一万多两银子。每年族里发给自己的银子攒下来至少也有一万五千两,加上这一万多两,有三万两银子旁身,虽然与郑氏其它几房嫡女的压箱钱不能相比,可她也已经很是满意了。

    见郑香盈坐在一旁,一副沉思的模样,郑夫人不由得点了下她的名字:「香盈,你在想什么这样出神?」

    「女儿在想母亲的话,这都是母亲大人积累下来的经验,我不得好好揣摩着?」郑香盈抬起头来朝郑夫人笑了笑:「母亲继续说,我听着呢。」

    「你这个机灵头儿,油嘴滑舌的说这些奉承话儿是让我听了欢喜不成?」郑夫人慈爱的朝郑香盈笑了笑,开始往下边说持家的要旨,如何交割对牌、如何去查验、如何收账之类的事情。

    郑香盈前世便自己经营过花苑,所以对这些一听便明白,上手得很迅速,郑夫人见她一双眼睛顾盼生辉,脑袋不住的点着,知道她领悟到自己说的话,心里很是高兴,转头再看看郑香林,却是一副云山雾罩的模样,眼睛茫然的看着她。

    「香林,你有什么问题?」郑夫人努力将声音放平和些,王姨娘生的孩子她都不喜欢,只是这郑香林倒也算乖巧,不像那郑远帆令人生厌,所以对她倒也说不上憎恨。

    「我只是在想问,家中若要买什么东西,怎么知道去哪家铺子买?只要给管事妈妈银子便可以了不成?」郑香林吞吞吐吐的提出了一个问题来:「例如这夏季便要来了,我们府里要裁新衣裳,那是直接到外边叫一家成衣铺子过来还是要先去访过哪些铺子比较好呢?」

    今日一早,她又被王姨娘啰嗦着要她推荐沈氏成衣铺子:「这可是一笔大生意,若是能做成,你大姨少不了能给咱们送些银子过来做酬谢!」

    郑香林虽然实在不想照着王姨娘吩咐的说话,可还是不忍心拂逆了她的意思,正好郑夫人刚刚提到家中采买的事,她便借机提出来,看看郑夫人究竟有何反应。

    郑香盈听着郑香林提出的这个问题,也很是感兴趣,瞪了一双圆圆的眼睛望向郑夫人,连声应和:「大姐姐问的这个问题我也想问呢,咱们府里头各项开支,是有人专门负责管的不成?这四时衣裳又是谁管呢?」

    见两个女儿都听得这般认真,还能提出自己的想法来,郑夫人不由得满脸堆笑:「小项开支自然是专人管理,例如每日里头买菜之类的活计就摊派到人,而买米、裁衣裳,却是交给了外边的铺子。」

    「那我们的衣裳是哪家成衣铺子呢?」郑香盈低头望了望自己身上穿着的衣裳,觉得做工很普通,刺绣也不甚精美,昨日她看了那账簿子上边关于衣裳的开支却不便宜,心中很是奇怪,难道荥阳就这家成衣铺子做得最好不成?

    郑香盈的一双眼睛亮闪闪的,就如点漆一般,阳光从窗户外边透进来,照在她白玉般的小脸蛋上,温润可爱。郑夫人瞧她那副好奇的模样,不由得伸手将她拉到自己身边,瞧了瞧她身上穿的那件衣裳,伸手点了点郑香盈的鼻尖:「你怎么问起这个问题来了?」

    「就是想知道而已。」郑香盈撅着嘴撒着娇:「我瞧着这给咱们家做衣裳的,年年就那几种款式,都不见有什么新鲜花样儿,都有些厌烦了。」

    郑夫人摸了摸郑香盈的头发,将她头上那只蝴蝶簪子扶正了些:「给我们府里做衣裳的是骆记成衣铺子,那是二房推荐过来的。那时候我才当家,还不知道荥阳有哪些成衣铺子,你二房的伯祖母便叫管事妈妈带了骆记成衣铺子上门,我瞧着她们做的衣裳还不错,又是长辈推荐,怎么敢推辞,于是就把府里的衣裳都定在了她们铺子,一直做到现在。」

    郑香林在旁边默默的听着,张口想要推荐沈氏成衣铺子,却又只觉得实在有些难为情,一张脸憋得通红,坐在那里不住绞着手指,心里在想着如何才能开口让郑夫人把目光转到旁的成衣铺子上头。这时就见郑香盈半趴在桌子上头,将自己的一双手伸得直直:「母亲,为何不让别的成衣铺子来试试,你看看我身上这衣裳,做出来的针脚不均匀,绣花也不精致,还不如方妈妈给我绣的帕子好看呢。」

    听了这话,郑香林有些紧张,盯住郑夫人,耳朵竖了起来,想听听她怎回答,就听郑夫人叹了口气,徐徐道:「香盈,你瞧娘这身子骨儿,哪还能到外头去访成衣铺子,一家一家的比较,得要费多少功夫?再说了,那骆记是二房长辈介绍来的,总得多少卖她些面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