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郑香盈在郑夫人怀里扭了扭,伸手攀住她的脖子道:「母亲,既然大太爷都说了要我和大姐姐替你分担内务,访成衣铺子的事儿便不用你来操心了。至于那个骆记,咱们也不是不顾二房伯祖母的面子,我自然会有个方式,不会让伯祖母觉得咱们没有把她当一回事。」

    郑夫人瞧着郑香盈说得老气横秋,微微一笑:「你先将法子说出来,我看看可不可行。」

    前世郑香盈开铺子的时候也采买过花盆花篮这些原材料,只消一叠广告纸发出去,那些商家自然会蜂拥而至,她只需看对方带来的样品和报送的价格,按着最合适的性价比采买便是。这大周朝恐怕还没有谁家会去发广告纸,可让自己府里的管事妈妈去街上的成衣铺子宣扬宣扬,自然效果也不会差。

    「你要喊几家成衣铺子过府来竞价?」郑夫人饶有兴趣的看着郑香盈,真不知道她这小脑瓜里怎么便装了这么多东西,眼珠子一转,便得了个主意。

    「母亲,那骆记的收费并不便宜,可做出来的衣裳不过如此而已,为何咱们一定要白白的送银子给那铺子呢?」郑香盈眼珠子转了转,打量了一眼郑香林,站起身来走了过去,低头摸了摸郑香林身上那件衣裳:「大姐姐,你这衣裳该不是骆记做的罢?」

    郑香林心里砰砰直跳,她一直找不到开口的机会,好不容易听到郑香盈问自己,赶紧点了点头:「这是姨娘在沈氏成衣铺子给我定制的。」

    「母亲,你瞧瞧!」郑香盈将郑香林拉到了郑夫人面前:「你看看这两件衣裳,哪一件更精致,明眼人一眼就能瞧出来,这骆记铺子不过是打着二房伯祖母的牌子,放心放意的赚咱们府里的银子罢了。」郑香盈心里鄙夷着,指不定这骆记里边还有二房伯祖母的一些股份呢,否则她怎么会如此热心?

    郑香盈这急冲冲的模样看的郑夫人抿嘴直乐,见着女儿渴望的眼神,她微微点头道:「就依着你罢。其实我也在想着要换掉骆记,可又不想去驳了你二伯祖母的面子,正好借着你和香林替我打理内务的机会,将成衣铺子换一家试试。」

    「母亲,原来你……」郑香盈听了郑夫人答应下来,心里正高兴,听着后边几句话,又气得顿了顿足,郑夫人真是好手腕,得罪的人事情自己不做,拿了她和郑香林做挡箭牌儿。

    「香盈,你要知道母亲的难处。」郑夫人见女儿的身子僵了僵,也知道她在想什么,苦涩的笑了笑:「咱们七房在郑氏里边说起来是最弱的了,虽然说三房跟咱们差不多,可他们人丁兴旺,自然又不是咱们能比的,不靠着其余几房扶持着,咱们七房怎么才能在荥阳城里安安稳稳立足呢?若是母亲断然将骆记拒绝了,恐怕你伯祖母少不得心中埋怨我。若她知道是你们两弄的,也只能说句小孩子不懂事罢了。」

    这就是所谓的宗族观念了,郑香盈心里颇有些愤愤不平。母亲说不靠其余几房扶持,七房在荥阳难以立足,她倒是觉得那几房都在合力欺负七房,借钱的借钱,推销的推销,就没见谁主动来问七房要不要帮忙。即便有来帮忙的,也是类似于郑大太爷与二房的伯祖母一般,都带着私心,从来都不是真正为七房着想。

    郑香盈在族学念了几年书,大房二房那些嫡出小姐们都是将头望着天,根本就不肯搭理她,一个个如同骄傲的孔雀一般。就连四房五房六房的那些小姐们,也是追着大房二房的跑,不把她与三房的几个看在眼里。

    说实在话,郑香盈根本不羡慕那几房小姐的穿戴,也不愿意渗透到她们那个小圈子里边去。她们与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完全不一样,凑到一处,那些小姐们都在说着衣裳首饰,而郑香盈留意的却是族学里种植的花草树木,经常蹲到旁边研究那些花花草草。

    教书的娘子也十分趋炎附势,对其余几房小姐们都很热络,唯独对郑香盈与三房的几位小姐便没有好眼色,一心还想找她的岔子,想让她出洋相让那几房的小姐开心。郑香盈不得不感谢上天给开的外挂,即便在课堂上呼呼大睡时被娘子叫起来识字,她都能镇定自若的将她指的字念出来,气得那娘子牙痒痒的,站在那里脸上一阵青一阵红。

    郑氏宗族,郑香盈趴在郑夫人的肩头,不屑的哼了一声,只要他们不来欺负七房便谢天谢地了,还指望着他们来帮助,简直是痴人说梦。

    「你们姐妹俩好好去商量下,我现儿有些乏了,就先去歇息了。」郑夫人伸出了手来,旁边立着的小琴赶紧上去搭了一把手:「夫人小心些。」身后的梁妈妈也走上前来,两人一左一右的扶着郑夫人往后院去了。

    「二妹妹,你说咱们究竟该怎么办?」郑香林的一颗心跳得飞快,不管怎么样,她还是按着姨娘的吩咐将沈氏成衣铺子推荐了一回,至于用不用,她自己也不能决定。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先将这消息放出去,然后再让那些成衣铺子将她们的样品和价目送过来,咱们挑最实惠的来裁衣裳便是了。」郑香盈命小翠去拿文房四宝来:「我先写个通告到咱们府门外头。」

    郑香林羡慕的看着郑香盈龙飞凤舞的写了一张布告,上边是端端正正的小楷,写得张弛有度,看着很是舒服。她与郑香盈一道在族学念了几年书,可似乎天生就没有郑香盈聪明,同样是一起看书识字,郑香盈能过目不忘,而她却要记不知多少天才能记住。现在见着郑香盈不假思索便写好了一张通告,更是只有羡慕的份儿了。

    这通告贴出去没几日,荥阳好几家成衣铺子就过来联系了,郑香盈心里头高兴,将那几家铺子的名字写了下来:「你们铺子里的样品先放在我们这里,六月初一的辰时,烦请你们再来一趟,带着你们铺子的衣裳价目,公开竞价。」

    几位成衣铺子的掌柜见郑香盈说话老成,不由得心里也有几分惊讶,顿时收了那轻慢的心思,皆笑着答应下来:「如此甚好,我们那日准时来便是。」

    刚刚送走了几个掌柜,就听着一阵脚步声传了过来:「大小姐,二小姐,二房的老夫人过来了。」

    郑香林听了这话,不由得打了个哆嗦,眼睛不由自主的朝郑香盈瞄了过去:「香盈,伯祖母过来定然是为了这成衣铺子的事儿,咱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郑香盈满不在乎的笑了一笑:「我们七房自家的银子想怎么花便怎么花,哪里轮得着她来指手画脚?大姐姐不要害怕,有理走遍天下,咱们出去将她迎进来罢。」

    郑氏二房的老夫人是个看上去表情严肃的老太太。她由丫鬟扶着站在大门口,眼睛盯着门旁边贴着的那张通告,嘴巴闭得紧紧,鼻翼两边有深深的凹槽,将她的嘴唇往下拉出了一条弯弯的弧线,一见着她那嘴巴的形状便知道老夫人这时候很不高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