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四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几个成衣铺子的掌柜见郑香盈安排得妥妥当当,不由得惊奇的看了她一眼,这郑氏七房的嫡出小姐,养在深闺,竟然做事情这么老道,方方面面都做得周全,四角分明。掌柜们拿了小荷包向郑香盈致谢以后,纷纷退了出去,大厅里只余下两个掌柜的还坐在那里。

    「沈掌柜,咱们来签契书罢。」郑香盈也不看坐在那边的骆记掌柜,只是笑眯眯的望向了那胖乎乎的沈掌柜:「你们家送来的样品我很是满意,可你做的这季衣裳也要有样品的效果,否则我会去官府告你不履约的哟。」

    沈掌柜堆着一脸笑站了起来:「哪会这样呢,咱们做生意肯定要诚信。」

    「慢着。」见郑香盈提笔写好了契书,骆记掌柜着急了,大步走了过来:「郑小姐,这是怎么一回事儿?你不是让我们骆记六月初一来你们府上裁衣裳,怎么现儿又和沈氏签契书?」骆记的掌柜脸涨得通红,身后还站着两个伙计,手里拿着皮尺和小本子。

    郑香盈惊讶的看了骆记掌柜一眼,疑惑的皱了皱眉:「是谁给传的信儿?我确实是说叫你们骆记六月初一来我们府上,可并没有说叫你们来裁衣,是叫你们来竞价。你们铺子里虽然没有送衣裳样子过来,可我身上穿的便是你们骆记做的衣裳,骆掌柜你且自己看看,与沈氏的相比,是你的好还是他的好?方才你也送了价目上来,你们家预算的银子比沈氏的要高了许多,为何我就一定要与你签契书?花更多的银子做差些的衣裳?如果铺子里请伙计,一个工价高,做事还不如那工价低的,骆掌柜你会选那个工价高又懒散的不成?」

    骆掌柜听了郑香盈的话,脸上有些挂不住,什么话都没有说,带着伙计们便走出了大厅。郑香林看着那几人的背影,有些胆怯:「二妹妹,伯祖母会不会又来咱们府上?」

    「有什么好怕的,她再来,我还是一杯清茶打发了她出去便是。」郑香盈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如果二伯祖母愿意自己掏腰包替咱们府里裁衣裳,那我倒无所谓她请了骆记过来,银子是咱们府里出,我还用看她眼色?小翠,走,咱们出去转转。」

    如果二伯祖母再次来登门「赐教」,那说明她与这骆记必然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有谁能会这么上心,只是为一家跟自己没什么太大关系的铺子?郑香盈脚步轻盈的迈向后院,二伯祖母要来只管来,她自然有法子让她无话可说,现儿最重要的事情是去看看自己那株宝贵的山茶花。

    走到中间小院,一个身影从里边蹿了出来,郑香盈一把便抓住了他:「郑远帆,你又去后院捣蛋了?」

    郑远帆没想到这时候郑香盈会回来,唬了一跳,两只手不住的往郑香盈头发上抓:「你捉住我做什么,我只是想去看看母亲身子好了些没有!快些放开我!」

    「你怎么就变得这般知礼了起来?」郑香盈疑惑的看了郑远帆一眼,马上就在他身上发现了蛛丝马迹,一片红色的花瓣粘在他袍子的下边,边缘那抹深红十分显眼。「你又去动我的山茶花了?」郑香盈将郑远帆放了下来,生气的瞪着他:「我和你说过的话难懂你就当耳旁风了不成?」

    郑远帆不服气的扭了扭脖子,眼睛却不敢看郑香盈,只是喃喃道:「花种出来不是给人看的?我看着那花开得美,顺手摘几朵又如何?只有你才真是怪,成日里将花当宝贝,谁摘了一朵去便心疼得不行,可我偏偏要摘,你又能将我怎么样?」

    原来这小子竟然是偷偷去摘花了,郑香盈听了心中恼怒,猛的往前一扑,攥住郑远帆的手把他拖了过来,顺手在他屁股上拍了几下:「我已经和你说过了,不能再动我的花,你偏偏不听是不是?那今日我便去告知父亲,让你提前去族学念书罢,免得你成日在家里闹得鸡犬不宁!」

    郑远帆一听着要送他去族学,不由得耷拉了两条眉毛,口气马上软了起来:「二姐姐,好二姐姐,我再也不和你对着干了,以后也不再去动你的花花草草了,你便别去和父亲说这事儿罢,我不想现儿就要去族学哇,不是说好了明年开春才去的吗?」他可怜巴巴的看着郑香盈,眼眶子都有些发红:「二姐姐,我知错了。」

    郑香盈瞧着他那模样,伸手拍了下他的后脑勺:「你说过的话自己可要记得。」松了手将他放掉,郑远帆没敢再像以前那样才一能动弹便跳起来大喊大叫,只是捂住了荷包儿悄悄的沿着墙溜回了院子里边。

    王姨娘见着儿子眼睛红红的从外边回来,赶紧拉着他的手上上下下打量了个不停:「你这是怎么了?拉长着脸一副不高兴的模样?」

    郑远帆见王姨娘问自己,立刻便觉得自己很是委屈,扑进王姨娘怀里抽抽搭搭的把方才的事儿说了一遍,抹着眼泪道:「娘,我不要去族学,那里的夫子可凶了,我记得那时候大哥从族学回来的时候,手心肿得老高,全是被夫子用戒尺打的!」

    王姨娘摸了摸郑远帆的头,一脸怒色:「不就摘了她两朵花,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竟然还下手打我的帆儿!老娘……」愤愤的正想骂下去,耳朵旁边似乎响起了郑香盈的叱喝声,不由得收起了那心思,只能咬牙切齿道:「我的帆儿还得明年才去族学,这事情与她何干,真是先吃萝卜淡操心!」

    郑香盈蹲在山茶花前,瞧着那被生生折去的花枝,气得牙痒痒的,没想到这花被郑远帆糟蹋成这样子。这小子倒有眼力,自己在院子里种了不少花,他偏偏便选这株花糟蹋,看起来自己哪天还是将这山茶送回田庄里边去比较稳当。

    「二小姐,二小姐!」外边传来慌慌张张的脚步声,一个丫鬟的脸出现在门口,正是郑香林的贴身丫鬟小莺,她的脸上有着张皇失措的神色:「二房老夫人过来了!」

    原来以为她再怎么着也该明后日才来的,竟然来得这么快?郑香盈眼珠子一转,将小翠拉到身边交代了两句,小翠听着会意,飞奔着跑去了内院里边,小莺站在门边,有几分焦急:「二小姐,现在该怎么办?我们家姑娘急得团团转,正等着你拿主意呢!」

    郑香盈朝她摆了摆手:「不碍事,你去叫你家小姐安心坐着等我出来便是。」

    不一会,郑香盈便又将郑老夫人迎了进来,还没坐稳身子,郑老夫人便恶狠狠的盯住了郑香盈:「香盈丫头,你怎么就说一套做一套?为人可要实诚,哪能这般阴奉阳违呢!」

    郑香盈心里头暗自鄙夷了郑老夫人一番,不消说这骆记的主家就是她了,否则怎么会这么急匆匆的便跑了过来,快得连自己都来不及做准备。「二伯祖母,香盈虽然年纪小,可毕竟在族学里念过书,也知道做人要实在,又怎么会阴奉阳违?」

    「你还在狡辩!你不是说让骆记六月初一来你们府里裁衣裳吗?怎么今日铺子里的人来了,你却和沈氏签了契书?」郑老夫人气呼呼的望着郑香盈,真恨不能伸手将这侄孙女脸上那刺眼的笑容掐回肉里边去:「你自己说说看,这是不是阴奉阳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