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带着方妈妈和小翠坐了马车去了荥阳城最有名的首饰铺子珍宝阁,此时正是下午,太阳火辣辣的肆虐着大地,铺子前边支起了一块棉布遮住了前边的日光,但几个店伙计依旧没有因着多了些阴凉而显得精神旺盛,还是半趴半靠在柜台上边,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正不住的打着盹儿。

    郑香盈一脚踏入铺子里边,方妈妈敲了敲柜台,有两个伙计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瞧见一个小姐带着丫鬟婆子站在面前,赶紧殷勤的围了过来:「这位小姐想要些买什么?」

    「给我拿这个出来。」郑香盈指了指一支单簪,簪子头是桃花形状,镶嵌着滴露宝石,瞧着很别致,可郑香盈估着该值不了多少钱。

    果然如她所料,听了这句话,围拢来的伙计散开了,站在她面前的那个伙计没精打采的将那支单簪拿了出来:「八十两。」

    郑香盈拿着簪子在手里转了转,瞧着那单簪着实小巧精致,最好搭衣裳,虽然和自己的预算有些出入,但八十两银子也算便宜。她弯腰瞧了瞧旁的首饰,又选了四副耳坠子,虽然郑夫人只吩咐她给郑香林捎一样首饰,可七房怎么着统共也只有四个女儿,不能让那两位庶妹心里头不舒服。

    首饰一共花了一百八十两,本来算起来改是一百八十五两,郑香盈与那掌柜磨了半天价钱,终于少付了五两银子,方妈妈坐在马车里啧啧惊叹:「姑娘你可真是厉害,夫人出来买东西都不与店家议价的。」

    「能少一两是一两,更何况是五两银子!」郑香盈打开匣子看了看那几个耳坠,四个坠子形状各异,但都很精致,想来几位姐妹都会喜欢。

    回到府里让小翠将耳坠子给杜姨娘那边两位庶妹送过去,自己拿了一副耳坠子来找郑香林。郑香林得知是郑夫人特地嘱咐买给她的,不由惊喜万分,接过耳坠子来便让丫鬟替自己戴好,摇了摇头,两边都亮闪闪的晃了起来。

    「好看。」郑香盈笑眯眯的夸赞了一声,听到外边传来脚步声,转头一看,却见王姨娘半张脸闪了一下,立刻又不见了影子。

    「大姐姐,我先回自己屋子里了,明日要代替母亲去大房参加十五姐姐的及笄礼,府里的事情便麻烦你了。」知道王姨娘要进来找郑香林,见了自己在又不敢露脸,郑香盈整了下衣裳,带着方妈妈走了出去。郑香林站在那里,心里的欢喜化成了一阵不愉快,呆呆的看着一条影子闪了进来:「香林,夫人今日赏了你首饰?」

    郑香林皱了皱眉头,瞧着眉开眼笑的王姨娘,心里有些烦恼:「姨娘,你又来做什么!」

    和郑香盈接手打理中馈也有快两个月了,郑氏七房发生了不少的变化,下人们口里的「这事儿得先去问过夫人」,已经变成了「去找二小姐回话」。郑香林见了数字便头晕,脑袋瓜子又不如郑香盈灵活,索性只在那里做了个摆设,瞧着郑香盈利索的吩咐管事妈妈们要做的事情,心里佩服她做事井井有条。

    王姨娘这两个月日子过得却是难熬,郑香林去跟着管理府中内务,本来还以为能在中间捞点什么好处,没想着郑香林却死活不听她的话,只是唯郑香盈马首是瞻,什么都让郑香盈拿主意,气得王姨娘直咬牙,隔了几日便来郑香林耳边唠叨,催促着让她想点什么法子从中间抠点银子出来。

    瞧着郑香林一脸不高兴,王姨娘很不欢喜,骨笃着嘴道:「香林,你可是从我肚子里边爬出来的,怎么就不听我的话,反而捧着那隔了肚皮的?」眼睛忽然瞅着郑香林耳朵边上亮闪闪的耳坠子,眼睛顿时瞪得老大:「哪里来的?夫人赏的?」

    郑香林点了点头:「方才二妹妹送过来的。」

    王姨娘歪着脖子看了半日,方才拍了手儿道:「倒也不错,瞧着这耳坠子也该要几十两银子,快些取下来给娘给你收着!」

    郑香林唬了一跳,这东西到了姨娘手里边,就如进了铁桶一般,那是有去无回的,在她心里边只惦记着两个儿子,这耳坠子到了姨娘手里,定然是攒下来为他们准备的,才没有自己的份了呢。想到这里,郑香林退了一步,捉住桌子角儿望着王姨娘,轻轻摇了摇头:「姨娘,这耳坠子香林很是喜欢,想要经常戴着,便不必姨娘帮忙收着了。」

    王姨娘瞧着骗女儿的耳坠子不成,心中老大不愉快,用手戳着郑香林的脑门子骂:「你倒是个人精了!对着夫人和那郑香盈便会摇尾巴,瞧见自家人却冷这一张脸!说你机灵,可着实又笨得很,难得有了机会管理内务,你便不会和那郑香盈商量好,每人管几件?落到你手里头的,随随便便漏一星半点,咱们少说也能挣两三百两银子,也好替你两个兄弟贴补些!」

    郑香林偏了偏头,又羞又气,眼睛扫了王姨娘一眼,脸上憋得红红:「姨娘,我们怎么打理内务的,跟你却没有半点关系。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去族学了,还得赶紧向二妹妹去请教功课,你便自己去找事情做罢!」

    王姨娘见女儿不搭理自己,身子一撇便出了房门,气得将头上的绒花扯了下来扔到桌子上边,又解开衣领露出一堆雪白的肉来:「小燕,快些替我去打水过来擦下身子,一身的汗粘得衣裳都湿了!」

    女儿真是个木讷的,而且不跟自己一条心,竟然不知道趁着这个机会多捞些银子,也好攒下些私房。郑远山在学堂里有时候受同窗欺负,回来只是闷着不出声,还不是七房银子少了,不能在外头充大爷!香林若是能在打理内务的时候抠出几百两私房来,给远山存了做零花之用,怎么样也会让他那些同窗高看他一眼。王姨娘越想越起,胸脯前边起伏不定,让旁边伺候着的小燕见了都红了半边脸儿。

    明日郑香盈不是要出去,这可是个好机会,能赚几两是几两。王姨娘手叉着腰,嘴里咬着一绺头发,眼珠子转了转,快活的笑了起来。

    七月的天光来得特别早,郑香盈醒来的时候,外边已经大亮了。她在床上坐起来,瞧着床前明亮的日色,擦了擦眼睛喊道:「小翠,送水进来。」

    「姑娘睡得真香。」小翠推开门走了进来,瞧着郑香盈两颊白里透红的,就像那春日里的蔷薇花一般粉嫩,双眉如黛,星眸若醉,忍不住又多看了两眼:「奴婢瞧着姑娘现儿越发美貌了,怕是年纪大了,脸也长开了些。」

    郑香盈「扑哧」一笑,从床上跳了下来道:「我才不用你拣着好话儿夸我,我自己还不知道自己生得貌美?」

    小翠抿嘴笑了笑,也不反驳她,只是用心服侍郑香盈梳洗了,给她找了一件嫩黄的穿花蛱蝶的衫子,配了一条流苏月华裙,头发梳了个如意髻,依旧戴着她那对琉璃蝴蝶簪子,只简单的配了一副石榴石的手钏儿。

    带着小翠去郑夫人那边请安,郑夫人瞧着女儿的模样心里舒畅:「香盈,你也十岁了,只得五年便可行及笄之礼了,到时候母亲一定要给你一样好东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