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郑香盈也不搭理她,只是跟着邀月往前边走,走了好久,见了不少的院墙,这才见着了一道矮矮的山墙,院子门口的牌匾是粉白底色用鲜红的朱砂写了三个大字:丹霞园。邀月上前喊门,一个梳着丫髻的小丫头子打开们,朝外边溜了两眼,见到郑香盈,又好奇的多看了下:「邀月姐姐,这位是哪家的小姐?」

    邀月笑吟吟道:「快去通传,十八小姐与七房的二小姐过来了。」

    里边有个小丫头子应了一声,拔腿便往后院跑,开门的小丫头子将郑香盈与郑香枝迎了进来:「我们家姑娘起来好一会子了,正在念叨怎么不见人过来,果然就来贵客了!」

    走到中间那进屋子,就见会客的花厅里收拾得格外整洁,两旁摆了不少的椅子,看来及笄礼准备在这里行了。花厅中间主座上有一位少女,生得十分明艳,眼如秋水唇若流丹,穿着一件礼服,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郑香盈识得那便是郑香莲,以前在族学时见过,于是上前行了一礼:「小妹恭贺香莲姐姐今日及笄,特地替家母带来及笄礼一件,恭贺香莲姐姐事事顺意!」

    「婶娘真是太客气了!」郑香莲望着郑香盈微微一笑:「香盈妹妹快些坐罢!」

    旁边郑香枝的眼睛却一直瞄着小翠手中的盒子不放,等盒子交到郑香莲丫鬟手里,她笑着说道:「十五姐姐,方才香盈妹妹一直说她的礼物可是不同一般,妹妹好奇,想看看究竟里边装了什么,能不能给我瞧瞧,也好让我开开眼界?」

    郑香莲被那个不同一般勾起了兴趣,点了点头道:「红药,你将盒子打开让十八小姐看看。」

    盒子一打开,郑香枝瞄见了那支单簪,哈哈大笑起来:「香盈妹妹,你们七房就将这东西当宝贝不成?可笑一路上抱得紧紧不肯给我看,原来只是寒酸之物,不敢拿出来丢人现眼!」

    郑香盈望了郑香枝一眼,唇边露出一丝笑容来:「香枝姐姐,俗话说千里送鹅毛礼轻人意重,送礼重的是心意而不是礼物本身的轻重。我母亲一直将香莲姐姐的及笄礼挂在心里,病得沉重都亲自去挑了这簪子来做贺礼,这簪子里边便有她的拳拳心意。咱们在族学念书的时候,也学了为人不该浅薄,香枝姐姐,才两个月不见,怎么便越发浅薄了些?只看礼物贵重与否而忽略了送礼人的心意,该不是大家小姐所为罢?」

    「你!」郑香枝听香盈损她不是大家小姐,气得脸色发红,奔到郑香盈面前伸出手去便想掴她,郑香盈早便做了准备,举起手来将她的手紧紧捏住:「香枝姐姐,这般行径,更非淑女所为!」

    「十八妹妹,快些住手!」郑香莲见两人发生了冲突,心里不喜,今日是她的及笄之礼,都还没开始便吵闹了起来,这郑香枝真真是愈发无礼了。郑香莲身边的丫鬟见小姐动怒,赶紧走上前去将郑香枝拖到一旁:「十八小姐快坐着消消气!」一边安慰她,一边打量着坐在对面气定神闲的郑香盈,这位七房的二小姐真是厉害,竟是不肯吃一点亏的!

    「郑香盈,你这野丫头,还是这般横蛮无理!」郑香枝瞧了瞧自己的手腕,上边有几个红红的手指印,心中大怒,朝郑香盈恨恨的看了一眼:「你们七房竟然在我大房来撒野,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模样!」

    「我是来恭贺香莲姐姐及笄的,什么叫撒野?你自己奔过来打我却反倒吃了亏,这两岁的年纪是痴长了不成?」郑香盈眼神清澄的看着她,唇边一丝淡淡的笑容。这笑容让郑香枝更是火冒三丈,转脸吩咐自己身边的丫鬟:「还愣着做什么,快些将她赶出去!」

    「十八妹妹,你先在旁边歇着罢!」坐在主座上的郑香莲皱了皱眉头:「再怎么样,香盈妹妹也是客人,你又为何如此无礼!」她朝郑香盈微微笑了笑:「香盈妹妹,这簪子很精致,若不是我母亲已经替我准备了一支簪子,我还真想将它用在我的及笄礼上呢。香盈妹妹,替我谢过婶娘,她实在费心了。」

    及笄礼上簪子的选用十分讲究,一般都会是选择德高望重的长辈所赐的簪子,或者是未婚夫婿托人送来的玉簪,怎么样也不会用到这支单簪。郑香盈心里自然明白,郑香莲这般说也只是图个好听罢了。郑香莲的声音温婉,说得也格外动听,可郑香盈从她的眼神里依旧瞧见一丝轻视的神色,不管表面上做得多么恭敬,大房的小姐们骨子里都是一个德性,根本便瞧不起他们这些弱支偏房。郑香盈心里不免腹诽,一个家族内部的人都互相瞧不起了,荥阳郑氏可能去之不远矣。

    「香莲姐姐何必客气,我母亲身子不大好,我要赶回去侍疾,便不能观礼了。」郑香盈站起来朝郑香莲点了点头:「失陪了。」

    黑色压着红色花朵的吉服柔顺的垂在了地上,郑香莲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没有挪一下身子,只是拿一双妩媚的眼睛朝郑香盈身上扫了下,优雅的点了点头:「既然香盈妹妹有事情,那我也不挽留了,妹妹好生走,别在园子里迷了路。」

    身后的门帘刚刚落下,就听着里边传来细细的说教声:「何必与她去计较,她们七房也就只能拿出这些东西罢了,她说得好听些是七房的二小姐,实际上过得还不如咱们的贴身丫鬟呢。你与她去计较,就跟同丫鬟计较一般,岂不是失了面子?怎么着你也不该失了自己身份,要明白咱们可是出身大房,行事举动都不能给咱们大房丢脸。」

    「她素日在族学里边与我不对盘,我只是想借着机会好好教训她一番。」郑香枝的声音里有些埋怨:「十五姐姐,你倒会做老好人,这么轻巧便将她放过了,我还想等着姐妹们来,一道羞辱她一番呢!对了,她送的那簪子,你真看得上眼?不如赏了给丫鬟去戴罢!」

    郑香盈在门口听着,听着里边姐妹俩的对话,一双手紧紧捏成了两个拳头,很有一种冲动想再走进屋子将那支单簪夺回来,可是想来想去毕竟失礼,咬了咬牙,带着小翠与方妈妈匆匆忙忙离开了丹霞园。

    七月的天气十分炎热,郑香盈坐在马车里,心情有些烦躁。今日在大房里受到的待遇是她来大周第一次遇到的,以前虽然在族学里也常受大房二房小姐们的排挤,可今日上自堂姐,下到门房,个个都给她脸色瞧,这让她深刻的体会到什么叫「落后便要挨打」。倚着马车的小窗户,郑香盈伸手捶了马车壁一下:「狗眼看人低,总有一日我要让他们不再小瞧我。」

    小翠轻轻叹了口气:「姑娘,咱们不与她们计较,自己过得痛快才是。」

    郑香盈眼睛一亮,朝小翠笑了笑:「你说得对,这便叫幸福指数高,没想到你竟然还能想得这些话儿来安慰我!」

    小翠与方妈妈瞧着郑香盈忽然间又眉开眼笑起来,两人对望了一眼,自家姑娘真是急脾气,这烦恼来得快也去得快,不过这样总比闷在心里头要好得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