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郑香盈扭过头去,双目有如寒星,一眨也不眨的盯着郑信晖:「六伯父,我们七房虽然说起来是弱支,可也是郑氏族里的人,我父亲不明不白的死了,我这做女儿的想查清这冤情,有何不对?即便我父亲不是被人害死的,也要让我知道这里头的真相,这样我心里才会舒坦些,六伯父,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

    郑信晖被郑香盈盯着,只觉她目光锐利,难以直视,只得将脸避开,喃喃对刘府尹道:「府尹大人,若是不忙,还请去传唤了那汤大夫过来。」

    刘府尹见郑香盈神情执拗,单瘦的身子站得笔直,又瞧了瞧那郑信诚的尸身,不禁也有几分怜惜,叫师爷拿了一支签子出来交给旁边站着的衙役:「速去东街传了汤大夫过来。」

    东街与府衙没有多远,只得一刻钟不到,那位汤大夫便来了。郑香盈瞧着汤大夫大约四十岁许人,身子清瘦,长相瞧着也不显得奸猾。刘府尹将他唤到前边来:「汤大夫,你瞧瞧这茶盏里的茶水,可是用你的神仙粉冲泡的?」

    汤大夫捧起那茶盏闻了闻,点了点头:「不错,我都不用尝,就闻着这气味便知是我那神仙粉泡出来的茶水。」

    「汤大夫,这神仙粉难道人人都能用?什么样的人不能用?俗话说是药三分毒,这神仙粉可有什么不好的作用?」前世的用药说明里都有适用人群、禁用人群和副作用,郑香盈不相信一种药能适用于任何人,或者郑信诚就是那一类。

    汤大夫惊愕的看着面前咄咄逼人的郑香盈,这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怎么说话便跟大人一般模样,问题一个接一个的抛出来,差点都让你没法子躲闪。「这神仙粉,自然是有禁忌的,我卖药都要先看人再卖药,不是胡乱卖的。」汤大夫摸了摸胡须:「我可不是那种只顾贪图钱财就置旁人生命不顾的无良之徒。」

    「汤大夫,那你来看看,你可否卖了药给这人?」刘府尹指了指那边郑信诚的尸身:「这有桩疑案需得你来帮忙。」

    日头已经慢慢的往西边沉了,夕阳的余晖照在外边的树梢上,地上有着幽长的黑影。屋子里边的光线不是太好,似乎有什么沉甸甸的压了下来一般,笼罩在停尸的那一角。

    刘府尹吩咐师爷掌灯,屋子里这才亮堂了些,暖黄的灯光将那一角照得格外明亮。尽管郑信诚的肤色已经有些青白,可汤大夫还是一眼看出他曾经在他那里买过神仙粉:「当时我给他把脉,觉得他这身子能服用这神仙粉,因此卖了三包给他。」

    「三包?」郑香盈微微一顿:「三场考试?」

    「是。」汤大夫点了点头:「这神仙粉不能多服,每次一包足矣。」

    「若是多服又会如何?」杨之恒在一旁突然出声了:「会不会气血攻心?」

    汤大夫一愣,打量了下杨之恒:「这位小公子师从何人,为何如此明白药理?你说的没错,若是多服了,便会引发气血攻心,轻者会耳鸣头晕,须得休息一段时间,重者会引发肢体麻痹,或者语言不通,更甚至还会因着气血冲顶,若不及时救治便会身亡。」

    三包神仙粉,那应该还剩一包,若是那一包不见了,便是有人故意投到郑信诚的茶壶里边去了。郑香盈的双眼放光,盯住汤大夫不放:「汤大夫,你卖这神仙粉的时候有没有说清楚这厉害关系?」

    汤大夫点了点头:「自然说清楚了,这人命关天的事,岂能儿戏!」他俯下身子仔细查看了下郑信诚的脸色:「莫非这位便是死于气血攻心?」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因为刘府尹已经转头去让衙役将郑信诚的遗物拿过来:「快去看看,那里边还有没有神仙粉?」

    东西一件件的清理了出来,衣物、书本、日常用的小东西,还有一个荷包,打开口子将里边的东西拿出来,是一个小纸包,还没等打开那纸包,汤大夫便点了点头:「那便是我卖的神仙粉,那包药的纸是我特别定制的。」

    药包儿打开,里边有一堆白色的药粉,汤大夫拿过一些放到鼻子下边闻了闻:「不错,这便是我们家的独门药。」从怀里掏出一杆小小的秤来,他将那药称了下,眯着眼睛看了秤杆上的星戳子:「分量也没有少,看来这药没有人动过。」

    郑香盈不免有些泄气,这第三包药的出现,证明了那茶水里的分量并没有过量,可他又怎么会气血攻心而死呢?站在她身边的杨之恒也有些气馁,原本以为可以从这神仙粉的分量上面来查,没想到也钻了死胡同。

    「郑小姐,令尊过世,你难免伤心,但现在看来令尊确实是自己身子有恙所致,并非有人故意谋害。郑小姐也不必过于执着了,先去签字结案,然后领了令尊尸身去安葬罢。」刘府尹怜惜的叹息了一声,抬头望了望窗户外头挂在树枝上的斜阳,心里不免有几分焦躁,今日八月十五,家中妻妾正等他回家团聚,偏偏被这事儿拖在这里动弹不得。

    「香盈,你便听府尹大人的话,先去结了案罢。」郑信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子,拉了拉郑香盈的手:「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

    「汤大夫,可还有旁人到你药堂里买了神仙粉?」郑香盈将郑信晖的手甩开,看都不看他一眼,径直走到汤大夫面前发问:「若是有人在你那里买了神仙粉,再投到我父亲茶壶里边呢?」

    汤大夫瞧着郑香盈寒星一般的眼眸,摇了摇头:「郑小姐,到我药堂里买这神仙粉的,不说千人,至少也有几百人,我如何能全部记得清楚?之所以记得令尊,是因着我见他耳边有一个肉痣,瞧着非常显眼,所以才记得。」

    郑香盈的心跳得颇快,若是她将那三房的四爷喊了给汤大夫来看,不知道他识不识得?若是他也在汤大夫那里买了这神仙粉,那很有可能便是他做下的这事情。可是那三房的四爷又怎么会跟着她来见汤大夫?况且若是他没在汤大夫这里买神仙粉,那岂不是会将关系闹僵,郑氏家族会觉得她有意在抹黑族里的形象?

    正在犹豫之间,就听刘府尹不耐烦的声音响起:「郑小姐,各人体质不同,说不定令尊考试时十分急切,故而导致了突发急病,与这神仙粉并无关系。仵作与这位焦爷都验过尸了,令尊并非他人毒害,你又何必一定纠结有人谋杀?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谁又能知道自己寿命何时终结呢?」

    郑香盈不服气的睁大了眼睛,正准备回驳刘府尹的话,这时有人伸手摩挲着她的头顶:「郑小姐,就听府尹大人的话,咱们回去罢。」

    抬起头来,郑香盈见着焦大关切的目光,他的目光十分柔和,让她不由自主的有一种安心的感觉,杨之恒也在身边拉了拉她的衣袖:「郑小姐,听我师父的没错,咱们走罢,你母亲还在悦升客栈呢,她肯定等得着急了。」

    被他一提醒,郑香盈忽然想起郑夫人来,点了点头道:「好,我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