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十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放下笔来,郑大太爷心情有些沉重,原来还以为信诚媳妇是个好拿捏的,没想到自己竟然看走了眼,难怪七房那丫头郑香盈如此张扬,原来是随了她的性子。昨日王姨娘在大房这边哭哭啼啼的说了一堆郑香盈的恶迹,他起先还不相信,现在想来,有其母必有其女,信诚媳妇是个歪的,她女儿也好不到哪里去。

    方才灵堂里头不少郑氏族人都在,她竟然不顾自己的尊严,丝毫不让的逼着他将杜姨娘那个没出生的娃记到族谱上,还叫嚣着若是不如她的意,便要告到官府去,真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他乃是堂堂的郑氏族长,却被一个晚辈给胁迫了,说了出去也是脸上无光。

    郑夫人却没有理会到郑大太爷此时复杂的心情,看了那族谱一眼,点了点头:「辛苦大伯父了,府里人多事杂,我便先回去了。」

    郑大太爷瞧着郑夫人那单瘦得似乎风一吹便能刮跑的身影,心里一口气堵着,好半日都吐不出来,揉了揉胸口,带着长随怏怏回府。郑老夫人正在和一群孙女说着闲话,见郑大太爷走了进来,面色不虞,赶紧吩咐孙女们回各自的院子,等着人都走了,郑老夫人这才开口相询:「老爷,这是怎么了?」

    「你还来问怎么了?」郑大太爷气呼呼的坐在椅子上边,伸手接过丫鬟递过来的热茶,眉头虬结在一处成了个倒八字,怎么也解不开:「都是你要横加插手,让我今日在七房丢了脸面!」

    郑老夫人瞧了郑大太爷一眼,见他似乎气得不轻,也有几分奇怪,伸手扶了扶抹额,上头那红宝石闪闪儿的发出光来:「为了那记名的事儿?这难道还能节外生枝不成?」

    郑大太爷将方才的事情说了一遍,郑老夫人讶然不已:「七房不将郑远山记做嫡子,反而去记那个没有出世的娃子,哪有这样的道理?素日里瞧着信诚媳妇是个明理的,怎么于这事上头倒拧住了?」

    「你是看着她那面色和善,实际上是个顶顶有主意的。」郑大太爷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得了郑老夫人的支持,心里总算舒畅了些:「我只好让了一步,将杜姨娘肚子里那个也在族谱上记名。」

    「若是生了个女儿,那可怎么办?」郑老夫人摇了摇头:「这不是胡闹吗?」

    「她说生了个女儿就算记在她名下的嫡女,只要将那个远字改成香字就行了。」郑大太爷慢悠悠喝了口茶水,望着茶盏里飘拂着的茶叶儿,默默的回想着郑夫人的模样。可能是病得久了,她十分消瘦,脸上已经没有什么肉,真真是皮包骨的模样,眼窝凹陷很深,一双眼睛大得有些吓人,当她瞧着自己的时候,不由得让他打了个寒颤,那种目光绝望而空洞,仿佛不是活人的眼神,没有半丝温热的气息。

    「这事真让人费解。」郑老夫人转着眼睛想了想:「她这样做总该有个目的罢?单纯只是杜姨娘得她的欢喜?我瞧着不像。」略微停了停,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来:「是了,她是在给自己女儿铺路呢,王姨娘如此痛恨她们母女俩,以后她要是撒手去了,香盈那个丫头等于就没有了娘家人,现儿将杜姨娘肚子里头那个记在名下,多多少少还有个声气相通的。」

    「不管她怎么想,也不能在众人面前驳了我的面子。」郑大太爷愤愤的将茶盏放在桌子上头:「再怎么着我也是族长,她有什么话可以私下与我说,竟然在大庭广众下让我下不了台,哼,实在是可恶。」

    「可能她们林家也就这个家风了。」郑老夫人眯着眼睛想了想:「那日莲丫头及笄,她竟然让香盈丫头捧了一支单簪来道贺。我原本瞧着那香盈丫头长了个聪明伶俐的相貌,还准备让她多来大房走动,可是……」

    「夫人,你是糊涂了不成?怎么能让她多来咱们府里走动?七房寒酸,她若是来咱们这边走得多了,少不得会嫉妒,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儿出来。」郑大太爷摇了摇头:「瞧着信诚过世的份上,咱们善待他的儿子也就是了,丫头不都是别人家里的人,用不着多操心。」

    「老爷,果然还是你想得周到。」郑老夫人愤愤的喝了一口茶:「没想到那香盈丫头竟不是个好的,在丹霞园里头同枝丫头吵了起来,听说她还动了手,枝丫头给我看她手腕儿上头都红了一片。唉……果然娶媳妇要留心,也不知道那会子老三怎么想着要给信诚牵了这根线儿,林家里的人到现在都还只是些五品六品的小官,没一个有出息,也怪不得他们家初来的女儿小家子气。只是这言传身教,把好好的一个香盈丫头给带坏了坯子,不知道出阁以后会不会糟蹋咱们郑家的名声呢。」

    「她敢!」郑大太爷将茶盏儿敲着桌子砰砰响,喘了两口粗气:「先瞧她几年,若真是坏了坯子,咱们宁可将她送去庵堂里边做姑子,也不能让她出去祸害人,免得咱们荥阳郑家的声誉有失。」

    「可不就是这个理儿。」郑老夫人点了点头:「老爷你是族长,可得想法子维护咱们郑氏的名声,绝不能让那老鼠屎坏了一锅汤。」两人越说越觉得有道理,似乎郑香盈马上就要做出有辱门风的事情来一般,絮絮叨叨的说了不少话儿,说着说着,那话题慢慢的转到了自家孙女的亲事上边:「莲丫头的亲事也要上心了,虽说算命的说须得十七虽以后出阁才好,可她今年已经及笄,自然得先挑选下人家,出阁的日子选晚些便是。」

    郑大太爷却摇了摇头:「不着急,老三那边来信说宫里的娘娘嘱咐,咱们大房的女儿金贵,千万不能随意许配了人家,她会帮她们留意着呢。」

    郑大太爷的第三个嫡女郑如月十八年前选入宫中,刚刚进宫的时候虽说不是三千宠爱在一身,可却也是占尽君恩的,才入宫一年便封了嫔号,再熬了些年份便晋了德妃,最近几年因着她年岁渐长,宫中新进的妃子们又容颜殊丽,这才被皇上冷落了些,可是皇上惦记旧情,隔三差五便有赏赐,对于朝堂上郑氏的人也十分看重。

    「皇上到现在还没有儿子……」一提到德妃,郑老夫人的眉头皱得紧紧:「朝野上下都在担忧这事呢,皇上今年也快五十了,可膝下空虚,满宫妃嫔颗粒无收,这真让人揪心呐!德妃娘娘刚进宫的时候有过一次身子,后边却再也没了喜讯,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钦天监该好好算算国运才是。」

    郑大太爷紧张的往旁边看了看,嘘了一声:「夫人,噤声!这国运岂是你深闺妇人能说的?我们能管好家里的事儿也就差不多了。」

    两人正在说话,外边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一个管事妈妈喘着粗气跑了进来:「老太爷,老夫人,七房的夫人没了!」

    「没了?」郑大太爷骇得睁大了眼睛:「真没了?不会罢?早一个时辰她还与我在宗祠里边说话呢,怎么说没了就没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