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十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奴婢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方才七房有人来报丧了,看来还得请老太爷过去瞧瞧才行。」管事妈妈直起身子,不住的揉着胸口:「听说七房那边乱糟糟的一团,都在等着老太爷过去呢。」

    郑大太爷听了这话心里格外舒畅,微微笑道:「毕竟他们还是离不得我。」

    郑老夫人扶着丫鬟的手站了起来:「老爷,我同你一道去罢,毕竟信诚媳妇没了,我这个做伯娘的自然该去看看。」

    两人带了丫鬟仆妇坐了马车去了七房那边,还没进门,就听着里边哭声与吵闹声混成了一团,在外边听着格外刺耳。郑大太爷皱了皱眉毛,撩起长袍下摆,迈步走了进去,就见前院里有不少人,站的站着,跪的跪着,身上白色的衰衣与黑色的棺木挤在眼里,仿佛是两种颜色在厮杀一般,看得郑大太爷眼前一阵发晕。

    「这究竟是怎么了?」郑大太爷站在那里,沉声问了一句,前院里的人听着他的声音,大家皆转过头来:「大太爷来得正好,这事儿非得你来秉公处理才是。」

    「究竟是什么事儿?」郑大太爷见着郑香盈一脸倔强,拉住一个人的衣裳不放手,不由得有几分生气,信诚这个女儿也已经满了十岁了,怎么这样不讲究,大庭广众之下拉着男子的衣裳不放,虽然说这个人是她的伯父,可总归也不太好罢。

    「大太爷,这人方才鬼鬼祟祟的从我们家内院跑出来,形色十分可疑。」郑香盈伸手指着那个男人,眼睛里充满了愤怒的火焰:「我母亲虽然精神头不好,可哪有这般容易就过世了?香盈觉得我母亲方才过世与他定然有关系,请大太爷彻查此事,也好给我母亲一个交代!」

    郑大太爷顺着郑香盈的手望了过去,不由得大吃了一惊,那满脸不屑,悠闲自得站着的男子乃是三房的郑信隆。

    这八月的天气似乎没有凉快的意思,即便是站在树荫底下,全身都还在冒汗,瞧着郑香盈捉着郑信隆不放手,郑大太爷不由得脸涨得通红,呵斥了一声:「香盈,你怎么能对你的伯父如此无礼?还不快些撒手!」

    郑信隆听着郑大太爷说话,十分得意,瞧着郑香盈只是歪着嘴巴笑了个不歇:「侄女儿,你快些放手,亏得现在还年纪小,若是年纪大些,让人瞧见你扯着我不放,还以为是那处出来的,惯会站在街上拉客呢!」

    「啪」的一声脆响,郑信隆便觉脸颊上热辣辣的一片,捧着脸惊愕的望了过去,就见郑香盈正横眉怒目站在自己面前,一只手高高举起,似乎又要朝他那边脸扇了过来。郑信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黄毛丫头竟然这般对他不恭敬?周围的人也很惊讶的望着郑信隆的脸,这让他更是气愤,暴跳了起来,正准备捉住郑香盈一顿好打,这时郑大太爷开口说话了:「信隆,快快住手!」

    郑大太爷背着手走到了郑香盈的面前,眉毛拧到了一处:「你怎么便这样没修养了?大庭广众之下与泼妇无异。这是你的伯父,你怎么着也该敬重着他,怎么相反动起手来了?」

    郑香盈瞧着郑大太爷义愤填膺的模样,冷冷一笑:「伯祖父,这事情总有个原因,我也不是没有缘故便动手,你们方才也都听见了他说的话,那可是一个长辈应该说出来的?」瞥了一眼脸红脖子粗的郑信隆,郑香盈义正言辞道:「如此粗鄙的言语,哪怕是贩夫走卒在这样的场合下也不会说出来,更何况是荥阳郑家的爷?伯祖父,香盈不知道这人在族学里都学了些什么,只知道做人总要有廉耻之心,君子之仪,既然以前没有人好好教他,那香盈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来提醒他了。」

    郑香盈说话又急又快,就如那流水一般哗哗而过,但却又让在场的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众人面面相觑,即便有想帮着郑信隆说话的,却又抓不住郑香盈的错处,只能望着郑信隆摇了摇头,活到这把年纪,竟然被侄女儿扇了耳光,说出去也真真丢人。

    「香盈,你莫要胡闹了!」郑大太爷气得胡子都在发颤,望着郑香盈的眼睛有些愤恨:「若不是方才诬陷说你伯父有害死你母亲的嫌疑,他怎么会出口伤你?这根子究竟还不是在你身上?」这侄孙女真是胆大,不仅敢打长辈的脸,还敢随意说出这般没有没有根据的话来。

    「伯祖父,我可是有依据的,香盈怎敢随意诬陷旁人害死我母亲!」郑香盈听着郑大太爷似乎有意包庇郑信隆,心中愤恨不已,方才郑夫人说头有些疼痛要回自己屋子歇息,过了不久因着灵堂里的一些事情要进去请示郑夫人,她匆匆忙忙去了后院,却撞着郑信隆挨着墙鬼鬼祟祟的往外头走。

    郑香盈见着这人便是在洛阳怂恿着郑夫人去义庄的那人,因此心中自然起了疑心,吩咐方妈妈堵住了郑信隆:「你怎么去内院了?」

    郑信隆弯着腰道:「刚刚内急,外院茅房都有人,我便去内院里边找找。」一边说着话,一边眼珠子转了个不停,显得有些紧张。郑香盈见了他那模样,不免有几分疑心:「外院几个茅房都满了?我可不相信,小翠,去搜下他的身子,看他是不是趁着现在咱们府里头乱成一团想进去浑水摸鱼的。」

    「你怎么能如此不敬重我?我可是你的伯父!」郑信隆大喊了起来,人悄悄的往墙角那边闪,这让郑香盈更是疑心。几人正在门口僵持,鲁妈妈急匆匆的从内院里奔了出来:「姑娘,不好了,夫人……过世了!」

    这消息实在来得突兀,就犹如晴天里头响了个霹雳一般,郑香盈晃了晃身子,脸色发白:「母亲故去了?怎么一回事?」

    鲁妈妈悲戚的垂泪答道:「老奴方才在那边屋子里找给爷穿了进棺椁的衣裳,找好了以后去夫人内室,发现夫人趴在床上,那姿势与素日里有些不同,一探鼻息,已经一丝热气儿都没有了!」鲁妈妈嚎啕大哭了起来:「我可怜的夫人,怎么就舍得丢下姑娘跟着老爷走了!」

    郑香盈打发小翠去郑氏大房报哀耗,转过头恶狠狠的盯着郑信隆,吩咐鲁妈妈与方妈妈将他看住:「这人刚刚从后院出来,形迹可疑,你们将他看管好了,切忌不可让他走脱!」

    匆匆走到内室,郑香盈一眼便瞧见郑夫人侧脸一动不动的趴在床上,眼睛没有闭上,睁得大大的看着她。她慢慢的走了过去,在郑夫人的床边跪了下来,到大周九年了,郑夫人对她关爱有加,悉心照顾,在她心里,真是她亲生的母亲一般。她记得郑夫人温柔的抚摸,记得她轻声的话语,记得她在马车遇险的时候紧紧将自己搂在怀中,即便是拼了命也不愿意自己受一丁点伤害。

    「母亲……」郑香盈轻轻的喊了一声,望着郑夫人的眼睛,心中有着浓浓的悲伤:「你都还没有享到福呢,就这么走了,叫香盈心中好难过。」她的眼泪珠子簌簌的掉落了下来,滴在床褥上头,滚了两下,很快便化成了一滩水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