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十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伯祖父,香盈想说说自己的想法。」郑香盈站了起来,脚却没有动:「这十二万两银子里边可有我的一万两,这可不能动,另外杜姨娘肚子里头的那个也是在族谱上记名的,分配的时候自然要与大哥是一份儿的,其余你们商议着怎么去分配,香盈也管不到了。」

    郑大太爷揉了揉胸口,这郑香盈临走之前还要说上这么一大堆话,好像她才是主持分家产的人一般,这郑氏族里哪能轮得上她来指手画脚!再说她总在那里争自己的银子,难道打算拿着银子去倒贴人家不成?「香盈,你先去,这事族里自有公论!」郑大太爷严厉的看了她一眼,大声叱喝了一句。

    厅里有一种紧张的气氛,再迟钝的人也能看出郑大太爷有几分生气,可郑香盈却没有退却,只是站在那里盯住他:「伯祖父,香盈觉得我说的十分合理,为何如此动怒?」

    郑远山在旁边听着很不满意,还没开始分呢,郑香盈倒要先扒拉出一万两银子过去,那他不是吃亏了?他瞪了郑香盈一眼:「二妹妹,回去罢,这里哪有你插嘴的份儿!」

    郑香盈毫不畏惧的看,昂着头道:「这里是郑氏宗祠,每一个郑氏子弟都能在祖宗牌位前边说话,我只是担心众位长辈年纪高,偶尔会忘记这码字事情,开始伯祖父不就忘记了我们的小弟?」

    没想到郑香盈会振振有词的反驳自己,郑远山觉得在这么多郑氏长辈面前失了面子,他哼了一声道:「郑香盈,你休得猖狂,现在是长兄如父,你凡事都要听我的!」

    郑香盈惊讶的望了他一眼,郑远山素日里都是谨小慎微,即便王姨娘出来闹腾,他也只是在旁边劝着她回去,没想着这边才记名做了嫡子,马上便开始趾高气扬了。「虽说长兄如父,可也要看这长兄究竟有没有做如父亲一样的事儿!」她甩了郑远山一张冷脸:「若是父亲在世,他才不会这般说我,他从来便是个谦谦君子。」

    父母尸骨未寒,郑远山便想着要控制她了?若真是长兄如父,那以后自己的日子便会过得水深火热了,王姨娘把持家中的内务,郑远山把持她的亲事,自己的前途真是一片黑暗。郑香盈咬了咬牙望着郑远山,见他一副满是算计的神色,心中格外郁闷,该想什么法子才能摆脱郑远山的控制呢?

    正在想着,那边郑二太爷开口了:「香盈,你为何如此斤斤计较?你拿这一万两银子也不会发了大财,不拿与各位兄弟姐们一起平分显得你很大度,为何不做让人赞美的事,却要不余遗力的损了自己的形象呢?」想着夫人时常在自己耳朵边上嘀咕,说七房那个香盈丫头牙尖齿利,是个尖酸不过的人,今日见着,果然如此。

    郑香盈听了这话气得笑了出来,合着她要将自己一万两银子无私的拿出来给大家分,这才会落得一句好话?前世在幼儿园开始便受过教育,老师教园里的孩子们拍着手儿念:「自己的东西要看好,别人的东西不要拿。」她郑香盈不是个小气的人,但也不会拿着白花花的银子去买个好名声,以后要用到钱的地方可多着呢,没银子旁身怎么能过好日子。

    「香盈,你听见二太爷说的话没有?」郑大太爷看见郑香盈的表情就知道她依旧跷跷不服,拧着眉头道:「你便不必再如此计较,一万两银子,随便到哪里挤一挤便出来了。」

    郑香盈呵呵一笑:「大太爷,二太爷,我们七房这么多年来才攒了十二万两银子,若是挤一挤便出来了一万两,那怎么这现儿七房也该有百万雪花银了!我郑香盈不贪心,族里该怎么分便怎么分,可这一万两银子却是族里每年分给我的红利,我母亲生前也说过是要给我做压箱银子的,我自然要先将它拿出来。」

    郑大太爷见着几个长辈开口,可郑香盈依旧是我行我素,不由得有几分气恼,拍着桌子道:「莫非你年纪小小便想着要嫁人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没想到你还没出阁便要想着要倒贴了!你这么惦记着这一万两银子,那不如就将这一万两银子扔给你,让你一个人过日子便是!」

    旁边郑四太爷与郑五太爷见郑大太爷震怒,赶紧劝慰郑香盈:「一个女子总要有娘家扶持着,怎么能不要人相帮呢?你快些向大太爷认个错儿,先回家歇着,等我们商量好如何分配家产,自然会有人来告知你。」

    郑香盈冷冷一笑,娘家人扶持?只要娘家人不想方设法算计她,自己便已经额手称庆了,还能指望他们扶持自己?按着郑大太爷起先说的那法子,还没算上郑远寒,自己与几位庶出的姐妹一道才能分到三万两银子,加上郑远寒,还不知道能分多少呢!

    有一万两便是一万两,每年郑氏族里还有公中红利一千两,自己带几个丫鬟婆子到田庄上种花养草,足足够够。她朝郑大太爷点了点头:「伯祖父说的是真话不成?若不是开玩笑,香盈倒愿意接受这个主意,拿了银子住到田庄上边去。」

    郑大太爷吃惊的瞪着郑香盈,没想到自己本是一句威胁人的气头话,她却开口答应了,而且是在有长辈劝着她顺从的时候,她竟然还是那般无所顾忌,神色自若的看着他,仿佛搬出郑氏七房是一件极开心的事情一般。

    「你……」郑大太爷震怒,指向郑香盈的手都有些不利索:「快些来人,给她一万两银票,让她速速滚出去!」

    没想到事情忽然急转直下,房梁上两师徒看得差点都掉了眼珠子,好半天工夫,焦大这才赞了一声:「这郑家姑娘,好大的气性!」

    杨之恒虽然脸上有担心的神色,可依旧却是对郑香盈信心满满:「我觉得郑姑娘肯定是想好了退路,这才开口提出来要搬去田庄,否则哪家姑娘不是依着父母兄长过生活,还想着带丫鬟婆子自己去单门独户的过?」

    「不简单,郑姑娘真不简单。」焦大微微点了点头:「之恒,咱们过会也跟着去田庄瞧瞧,到底是个什么地方,能让这位郑姑娘如此想要住到那里。」

    宗祠内银票已经交割完毕,郑香盈拿了几张银票点了点,一千两一张,刚刚好十张。她微笑着朝郑大太爷行了一礼:「多谢大太爷关照,我便在田庄里等着听族里分配的田产与铺面的信儿了。」

    郑大太爷一口气险些提不上来,这个郑香盈着实可恶,什么东西都只会往自己兜里扒拉,拿了银子便想着田庄和铺面了!他只觉得自己的头隐隐作痛,揉了揉胸口,声音有些嘶哑:「这不是你要管的事儿了,我们本来也只是拟定一个分配的法子,但家产都还是会由公中保管,只是没想着你这般急吼吼的一定要走银子。你这般贪婪无耻,不顾手足之情,没有一点谦让之心,着实是郑氏的不肖子孙,虽说你是嫡出的小姐,可我们郑氏却不会姑息这种奸恶之人,家产分配你也休想再占到便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